回到頂端
|||
熱門:

史諾登流亡俄國 日子恐難過

中央商情網/ 2013.08.03 00:00
(中央社莫斯科2013年8月2日綜合外電報導)揭露美國政府監控計畫的「深喉嚨」史諾登獲得政治庇護,即將在俄羅斯展開新生活,但專家說根據前例,史諾登已不再是自己命運的主人,他在莫斯科的流亡生活可能會很難過。

前美國國家安全局承包公司雇員史諾登(Edward Snowden),在莫斯科的謝瑞米提耶佛機場 (Sheremetyevo airport)過境區待了近6週後,昨天終於離開機場,而針對史諾登未來命運的外交角力引發美俄摩擦。

華府指控史諾登犯下間諜罪,洩露網路和電話監控計畫細節,現在史諾登帶著有效期限1年、可每年換發的庇護文件,展開新生活。

前俄羅斯情報人員說,以先前叛國的案例為鑑,看來史諾登未來的生活不會輕鬆。

前蘇聯情報機構國家安全委員會(KGB)職員克羅克夫(Lev Korolkov)告訴路透社:「前例告訴我們,叛逃離開祖國的人日子可能很難過。」

「他們內心承受重大壓力,可能持續很長一段時間,有時候甚至會持續一輩子。」

克羅克夫說:「史諾登只有待在過境區時才是自由的。」

1960年,美國國安局密碼專家馬丁(William Martin)和密契爾(Bernon Mitchell)不滿美國收集情報的方法,叛逃至蘇聯,但馬丁後來在蘇聯的生活遠稱不上理想,還說自己當初是有勇無謀。

其他例子也不大鼓舞人心。

費爾比(Kim Phlby)是二戰期間和戰後替蘇聯當間諜的英國「劍橋幫」成員,1930年代叛逃後活在軟禁當中,每天一直喝酒,受寂寞和憂鬱折磨。

他的同伴勃吉斯(Guy Burgess)也變得重度依賴酒精,並且叛逃後仍不忘向倫敦訂製衣服。

其他知名的叛逃英國人當中,只有非劍橋幫成員的布雷克(George Blake)流亡生活過得不錯。他和俄國人結婚,現已高齡90多歲,去年還獲得俄國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頒發獎章。

冷戰結束已久,但有些事情沒有改變。俄國時常指控華府在海外倡導人權,自己卻沒做到,史諾登這下成為克里姆林宮有用的宣傳工具。

媒體專家卡契卡耶娃(Anna Kachkayeva)說:「他不再屬於他自己。他踏入了政治,成為人質。」

「他像個滴答作響的定時炸彈。也許他們留著他是為了某些用途,可能讓他上電視,也或許不會。」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