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無知政府,無效防疫!

新頭殼newtalk/劉威良 2013.07.31 00:00
文/劉威良(世界關懷台灣流浪動物歐洲代表) 台灣五十多年沒有狂犬病,人民與官員警覺性都不高.其實這個疾病在世界上每年可以奪走五萬五千人的性命,也就是每十分鐘就有人因狂犬病而致死。得病後深受痛苦一週以上而死,是非常殘忍的致病性疾病。九月二十八日世界狂犬病日,就是要呼籲全世界,正視與對抗狂犬病致病的問題。世界上最主要發病死亡國家是非洲與亞洲,除了缺乏周全醫療照護原因外,對狂犬病病情與疫情缺乏解說與澄清,大多數民眾曝露於屬於高感染性的致病危機中而不自知,是讓致死率高居不下之主要原因。 台灣山區東西兩邊山區都有感染的野生動物,台灣人口密集,原民及山區民眾對狂犬病都尚未有足夠警覺,亦出現動物發病甚咬傷人的情況,都讓人擔憂台灣犬病即將爆發,而 農委會對山區野生動物仍在做監測與評估的階段,防疫腳步牛步化,對一年後才開始抗狂犬病疫情的台灣,實在是緩不濟急。 台灣現在是狂犬病疫區,所有被咬到或被貓等抓傷的人,只要那隻動物沒有打過狂犬病疫苗的,其實都讓人潛藏在狂犬病致病可能。為了疫情控制,與民眾生命安全,每隻流浪動物或家貓與家犬在沒有確定有打狂犬病預防針前,咬傷或抓傷人都必須處死,已證實是否有狂犬病感染,這也是大家所不願見到的。家犬打預防針,流浪犬怎麼辦?抓得完嗎?可怕的是,如果流浪犬那麼容易被抓,抓的時候,更易攻擊咬人,而可以輕易被捕的動物,大多是病了,而致病原因可能就是狂犬病,到那時疫情已擴散到人可以捕抓到病犬的程度,台灣要免除狂犬病疫情也就更不可能了。 台灣農委會緩慢與無效的防疫措施,根本讓外行人都覺得驚異,其實擺明了是不想讓狂犬病根絕,台灣民眾,同伴動物及經濟動物都將可能生活在永遠是狂犬病的疫區生活中。狂犬病從潛伏到發病可以長到一年以上,所以專家所謂一年後會大爆發之意也是如此。 德國在1954到1983年之間狂犬病感染案很多,甚至達到上達一萬零四百多件案例。而自2008年開始,德國是 屬於陸域生態系非狂犬病疫區。三十年來對抗狂犬病,一直到2006年曾發生被狂犬病病毒狐狸咬傷的人一例外,自此後德國沒發現有狂犬病病毒案例,從2008年後至今德國是屬於陸域生態系非狂犬病疫區,也就是所檢測的動物,都沒有狂犬病病毒,這項抗狂犬病的作戰美名其實得來不易。 經過德國防疫分析,過去所用的剷除野地狐狸的方式,如捕抓,設陷阱與毒殺及結紮都無法有效防治,部份還產生不良後果,造成環境危害與公共安全問題。自1983年起,德國改採用口服免疫施予野生動物與加強獵捕,動物受到保護,不會得病,對人也就不造成危害,疫情得到非常有效的控制,一直到成為陸域生態系非疫區。 在歐洲國家因做口服狂犬病疫苗而讓狂犬病疫情得到控制的,最早是芬蘭與荷蘭,在1991年就是陸域生態系的非疫區,義大利,瑞士與法國都分別在1997 , 1998 及2000年成為非疫區,但相繼又有案例發生,而比利時,捷克,盧森堡與德國,奧地利都在2001年到2008年成為非疫區,一直保持至今。東歐國家目前對狂犬病尚未有有效策略。 德國土地面積大約台灣十倍,三十年抗疫經驗,七年來未再有案例發生,成功抗疫,困難度比台灣高十倍以上,防疫人員每三十公里投擲與人工密集放置口服疫苗誘餌奏效,為防疫立下大功。 感染狂犬病風險是絕不可能杜絕的,即使是德國仍有蝙蝠帶類似狂犬病病毒, 如果咬傷人也可能造成人的狂犬病致病。 曾有三十年對抗狂犬病疫情經驗的德國,對狂犬病仍不敢吊以輕心,當初沒有做好防疫,讓他們必須花上億歐元的經費,密集投遞與放置口服疫苗抗病,而台灣農委會專員,還仍質疑德國並非真的狂犬病疫區,對口服疫苗仍心存懷疑。 待坐辦公室評估當然容易,只是狂犬病傳染到人民,疫情擴大爆發時,他們也只會兩手一癱,裝作無知,受害民眾與無數犧牲的動物將永無免於受狂犬病侵害的恐懼,這才是馬政府真正帶給台灣人民的永久遺害,這也是馬政府的真正歷史定位。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