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34年公務員生涯 朱宗慶畢業光榮退休

自由時報/ 2013.07.31 00:00
記者趙靜瑜/專訪

在校園裡匆忙走路卻充滿自信的身影,在畢業典禮上為畢業生撥穗的關懷身影,在主管會議上堅持「玩真的」的堅定身影,經歷34年的公務員生涯,有30年都在北藝大度過,擊樂名家也是北藝大校長朱宗慶即將退休,今天是他公教生涯的最後一天。朱宗慶說,這幾個月同仁幫他辦了歡送音樂會與許多的餞行,「這幾天,我開始有了畢業的感覺。」

台藝大前身國立藝專畢業之後,朱宗慶到國立台灣交響樂團(前身為台灣省交響樂團)擔任樂手,後來去維也納學打擊;1982年返台,以當時的音樂風氣,一個學打鼓的人,竟有機會到大學教書到退休,「北藝大創立之初,負責籌備音樂系的系主任馬水龍老師找上我參與擊樂組的設立。」返國第一年,北藝大就提供了教職,「當時我年輕氣盛,覺得第一年擊樂組招生沒有好的,一個都沒收。」沒收學生就代表沒有工作,但朱宗慶認為這是他應該要堅持的地方,於是他去了舞蹈系教節奏,隔年才開始收擊樂組學生。

「現在想想,自己當年很勇敢。」此舉也讓朱宗慶相信自己的堅持,後來念北藝大的打擊學生個個都是一時之選,引領了台灣打擊樂的發展。這份勇敢,也讓朱宗慶不同於其他的公教人員,只要不做壞事,他都敢往前衝,這份精神,他也用在朱宗慶打擊樂團的發展以及兩廳院的行政法人運作,現在朱團已經是世界四大打擊樂團之一,兩廳院也在朱宗慶的努力下,從黑機關轉為行政法人,現在積累多年,已經是台灣的表演場地火車頭。

朱宗慶說,能夠退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其實很高興,「我不戀棧這些位置,一方面我希望可以有階段性的新開始,二方面我也不給別人壓力,任何一個單位,都是積累多年多人的努力,才會更好,我希望一棒一棒都接下去。」朱宗慶說,台灣是一個給機會、給掌聲的社會,「像我這樣一個出身鄉下的打鼓人,在北藝大任教超過30年的時光,我可以說北藝大是我打拼人生事業最初的堡壘,也是最重要的基地,當然不捨,但很謝謝北藝大,給了我人生中這麼美好的一段過程。」

8月1日起,朱宗慶就回歸民間,「我還是忙教書,忙打擊樂團,忙兩廳院,只是這三件事情的順序不同。」朱宗慶說,將來他會以朱團為重,無論是演出、研究、教學等都要更上層樓;「兩廳院同仁都很優秀,身為董事長,就是幫大家解決問題,監督結果。」在北藝大朱宗慶仍有打擊樂與藝術行政兩門講座,雖然自公務生涯退休,但工作沒有結束。

「家,永遠是我的動力來源。」小女兒今年要升小一,朱宗慶感謝妻子的陪伴,「她個性溫柔,想得很遠,也常常跟我說跟我結婚真好。」這些甜蜜的負擔,讓朱宗慶感性的一面完全散發,人也瘦了將近10公斤,精神奕奕面對未來,至少對朱宗慶來說,退休不會是人生的句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