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揹負致死罪名!收押士官 家人煎熬

TVBS/ 2013.07.24 00:00
洪仲丘案,無論是被害者,還是加害人的家屬,在一連串的調查中,憂傷悲痛的心情都是一樣的,被依虐待部屬致死罪名移送的士官陳毅勳,他的媽媽到宜蘭最大的寺廟裡拜拜,面對唯一的兒子涉案,痛心到不知道該怎麼辦,而陸續被收押的包括副旅長、連長、副連長,所有人的家人,都用盡力氣,不管是受訪,還是Call in到節目澄清,都能感受到家人的煎熬。 陳毅勳的媽媽,穿著牛仔外套、黑色長褲,獨自來到宜蘭最大的關公廟,關公是她唯一可以請託的對象。記者:「陳媽媽,不好意思,可以跟你溝通一下嗎?」陳毅勳媽媽:「謝謝你啊!」 見到記者,原本不想多說,但聽到毅勳這兩個字,媽媽淚崩。陳毅勳媽媽:「我只有這麼一個兒子!我只有這麼一個兒子!」 極欲想說的是,在她心裡毅勳多無辜,但毅勳已經被收押,身為人母,一點辦法都沒有,好無助;同樣也被收押的連長徐信正,媽媽見人就解釋,孩子不可能做壞事。徐信正媽媽:「他很老實,人家講幾句大聲,他就嚇死了。」 當媽媽的是慌了手腳,做爸爸的到處奔走,副連長劉延俊,爸爸在營區外徘徊,只求有一點好消息,一點點都好。劉延俊爸爸:「要怎麼辦案?怎麼辦案?我去要求他們!」 為人父母有多擔憂,妻子為了丈夫,嬌弱也要變堅強,副旅長何江宗的太太說,我也想知道真相,不要誣賴他。 洪仲丘媽媽:「我兒子沒了啊!」 沒了兒子的洪媽媽最痛,兒子被收押的,被視為殺人兇手的媽媽們的心,也是備受煎熬。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