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環境前線:堅決不移的311核災求償訴訟

立報/本報訊 2013.07.22 00:00
■貴史

福島核災之後,提告的災民前仆後繼,然而他們所要挑戰的並非易事,例如,二本松市一座高爾夫球場向東電提告,因後者主張輻射是無主物、不需負責而敗訴,週刊現代經濟調查東電律師團的背景,是日本擁有340名律師、四大事務所之一,也是最大的律師事務所。不過,即便對手有著強大法律後援,災民們也不會退縮,甚至不時發動大規模行動,包圍東京地方檢察廳與東電總公司。

據日本各媒體等資料,5月31日,在東京地方檢察廳與東電總公司門前,「檢察廳對東電強制搜查」、「東電自首」、「聽聽福島的呼喊」抗議民眾的牌子與聲音此起彼落,從來自災區的3台巴士的150人開始,漸漸超過千人,圍住這兩個地方,他們是成立1年、由1萬4,716名原告組成的「福島核電告訴團」,今年1月發動「要求(對東電)嚴正搜查與起訴緊急連署」,到現在已經募集超過10萬人的連署,這一天,他們也在日比谷野外音樂堂發起與連署同名的集會。

集會上,告訴團在靜岡縣的代表、長谷川克己發表一段短短的演說:「避難之後,親友、職場、小孩學校的家長會等等,和福島的許多羈絆都斷了,失去了鄉親對我的信賴;即便到現在,映入眼簾的仍然是孩子們奔跑過的、福島的大自然,可是,那裡已經變成了,要回去不是那麼簡單,也沒有回去的理由的一個地方。」

名譽和孩子的未來 非取回不可

因為避難之後,不再住在故鄉的關係,以前的地方政府不予補償,成了「任意逃走的人」;儘管面對嘆息也不可救的諸多現實,對他們來說,還是有非取回不可的、非贏不可的事物,一個是名譽,一個是孩子的未來,為了這兩點,長谷川克己加入了告訴團,他說:「有被害者就有加害者。加害者秉持誠意謝罪,才有妥協的第一步,我們提出的,只是身為人的、理所當然的主張。」

副代表佐藤和良致詞說:「311後現在已經超過2年了,災區災民還持續著困難的生活,16萬多的人,被故鄉惡劣的環境逼出去,不得不捨棄原有的生計,儘管政府給了每月10萬日圓的補償,但這筆錢能做什麼?屋頂塌了,地板腐爛了,老鼠跑來跑去,這樣的家回得去嗎?高劑量的地區能去嗎?政府說一年空間線量20毫西弗以下的地方可以回去,這種標準連車諾比都不幹,日本是個比烏克蘭跟白俄羅斯還要殘酷的國家。」

▲日本東北部發生海嘯和大地震後,仙台一位男人和小孩看著被摧毀的家園,圖攝於2011年3月24日。(圖/路透)

「山下俊一這些人,自核災那年3月21日進入福島,到處說100毫西弗以下是安全的,許多人就因為這樣被曝了,結果現在,未成年人罹患甲狀腺癌。我認為這麼大規模的被曝現實,是由此累積而來的,不是很可悲嗎?」「現在住『應急假設住宅』的生活很辛苦,是應急用的耶,夏熱冬寒,離鄉背井,家人散落四方,故土一去不返,作為人生活的權利被蹂躪著,失去了生存權。」「像這樣重大的權利侵害,如果檢察官不作為,不是很奇怪嗎?為什麼檢調不拿著紙箱到東電扣押資料?我們希望對東電強制搜查,釐清他們的責任。」

佐藤和良所說的山下俊一,是福島縣立醫科大學副校長,於2011年3月19日擔任福島縣放射線健康風險管理顧問,他在擔任顧問前後的許多言行出入頗大,例如在同年3月12日讀賣新聞裡,他說:「不要被曝10毫西弗以上的話,對人體幾乎沒有影響。」「過去在原爆症認定訴訟(原爆傷害者為釐清自身疾病與原爆關係的訴訟)裡,罹癌被爆者的被曝線量在10到100毫西弗之間。」

但是擔任顧問後,在同年3月20日的記者會上又說:「以現在福島的輻射濃度判斷,甲狀腺完全不受影響,現在的輻污狀況完全不用擔心。」同年3月21日,在福島市民演講會上說:「每小時100微西弗以下,對健康絕對無害。」此話一出,受到來自國內外的追問與批判。

因為發言備受爭議,民間接連提告,例如2011年7月15日,作家廣瀨隆與明石昇二郎對他提告「業務過失傷害罪」(隔年8月1日東京地檢與福島地檢受理);據2012年11月16日每日新聞報導,「福島核電告訴團」對山下等人提告「業務過失傷害罪」、違反「公害犯罪處罰法」等。(參見立報文章「健康調查主持醫生言論乖違 福島學童狀況蒙憂」)

罹癌人數讓專家說法破功

儘管山下俊一以專家身分所說「甲狀腺完全不受影響」言猶在耳,但從福島縣民健康管理調查發現的壞消息卻從未間斷,6月5日最新一波的報告,第一次接受檢查的17萬5千名未成年人之中,確定罹患甲狀腺癌的共有12位,而可能罹癌的人數也上升到15位。

前者和一般兒童罹患甲狀腺癌的機率,調查主事者福島縣立醫大鈴木真一教授接受東洋經濟雜誌訪問所說的──1百萬人只有1到2位──相比,落差達85到170倍,另外在2012年度需要第二次檢查、罹癌可能性更高的935人裡,目前檢查不到3成,預計數字還會再升高。(本段引自立報文章「日官員中傷民團議會 災童支援法案猶未定」)

除了賠償健康危害、被迫離鄉等,「福島核電告訴團」所著眼的,還包括社會信賴等精神資產的損失,5月31日集會的決議文說道:「不追究政府與企業的任何責任的話,法治國家的基礎便為之崩壞,損害日本社會的信賴關係,為了建構有責任感的日本社會,正確地追討企業與國家的犯罪是必要的。」

▲在日本岩手縣山田町的食物補給處,一位女性抱著嬰兒,家人在一旁領取瓶裝水,圖攝於2011年3月24日。(圖/路透)

「我們的目標在於,追問社會上這樣一種不保護弱者、捨棄他們的做法的根源為何,向加害者追討從人類開始到其他生物與環境所受的損失,創造出新的日本社會,為此我們要連結受到政府與企業迫害的所有人,一起奮鬥,心手相連,邁向新的、尊重且重視生活在這個國家的每一個人的價值觀,讓後代子孫得以留存。」

在全國各地有著9處分部「福島核電告訴團」,如鮭魚逆流而上,一波接著一波,強度越來越剛,單單以被紀錄在日本獨立媒體IWJ Independent Web Journal上的活動,自去年9月記者會後,今年2月開始便屢次包圍東京地方檢察廳與東電總公司,從數百人到千人持續增加,連署快速衝刺到超過10萬份,而且這只是單單東京本部的行動,其他分支也不時上街抗議,吸引更多民眾加入。

誠如全世界都知道的廣島長崎原爆,日本不是第一次遭遇核輻射,福島災民也不是第一批受害者;近27萬名的廣島長崎原爆受害者,帶著「死前無論如何都要告發原爆被害的殘酷現實」的心情,自2003年4月當時,在全國17個地方法院提告開始擴散,至2009年為止獲得連續19次的勝訴,這中間原告們要在法官面前,公開60年來自己的一切隱私,述說從癌症開始的種種病痛、生活苦惱與精神壓力,勝訴誠屬不易。

如今,抗議的福島災民們也是一樣,唱著黑人民謠《我等堅決不動搖》:「我等堅決不動搖、我等堅決不動搖,就像立於水邊的樹木不動搖;我們會戰鬥,為了自由而戰鬥,就像立於水邊的樹木不動搖。」「反核就像立於水邊的樹木不動搖。」為平反自身的損害前進,為打造新的價值觀與社會邁步,為自己也為了日本的下一代。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