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社論:監聽事件中被忽略的商業責任

立報/本報訊 2013.07.16 00:00
史諾登揭發美國透過「稜鏡計畫」以幾乎全面的方式監控大部分民眾的網路、電話通訊後,所有的媒體都把焦點集中在美國政府的「老大哥」作為、是否還存在跨國高層的合作。媒體痛擊政府高層的密謀,卻把網路業者描述成被迫配合的小白兔,這是媒體觀點的錯亂與潔癖。

國外媒體將一個全面監控計畫簡化成為「政府高層隻手就能遮天」,而Google、Skype(微軟)等業者是迫於政府淫威,被動地把軟體後門、客戶通信內容交給政府掌握。這種情節只會出現在好萊塢式的電影當中,似乎政府內部總有個秘密單位擁有超出外界甚多的高科技,然後在不需要業界的幫助就能完成高難度的任務。這種觀點完全不合邏輯。以今日高度資本主義化的社會,以及資本家不斷強調政府無能、業界幾乎能取代政府效能的狀況,很難讓人相信稜鏡計畫是政府獨力完成而不需要有業界參與。

從實際經驗來看,任何政府的行動都需要有後勤輔助單位,非政府所能獨力完成。如果史諾登所洩漏的稜鏡計畫內容,包括美國透過監控海底光纜來掌握網路通信、培訓駭客入侵網站、植入木馬軟體都是真有其事,這些複雜的行動都需要有相關業者配合才能完成。

此事早有前例,德國在納粹主政時的種族滅絕行動前,就用讀卡機將眾多猶太人的的資料進行建檔,而為了完成德國政府指定的特殊檔案格式,許多美英等國的電子廠商甚至都曾參與競標作業,而其中有些供應商甚至成了永續經營的典範而存活到現在。要說這些廠商都只是單純的在商言商、完全不知道自己所製造的機器是用在何處,實在是說不過去,因為,特殊的機器設計是需要不斷的溝通才能完成,而供應商與客戶之間的關係絕對不會止於機器交貨,機器啟用之後的調整、維修,絕對會有很多的細節可以讓業者可以接觸到政府計畫的內容。

以稜鏡計畫的內容來說,海底光纜的監控就需要有特殊的機器,這些都可以在市場上找到供應商,而截聽的訊息更需要有後續的處理,包括密碼破解、資料庫軟體進行檔案管理。以密碼破解而言,首先需要有數學家的理論支援,實際破解時則需要有專門設計的電腦硬體,然後再有專門撰寫的軟體以電腦運算來進行破解。至於網站入侵,更需要團隊合作,電影中往往都把這些過程簡化成宅男模樣的駭客在鍵盤上敲敲打打就搞定一切,實際上,這些工作都已經超出情報單位,或是政府所能處理的範圍,而需要有專業的軟硬體廠商,甚至是學術界的支援才能完成。

這個作法並不是今日才開始,在網路時代之前的政府監聽行動就已是這般規模。當時就可以用特殊的儀器在電話線路上進行類比信號的截聽,而不需要直接進入電信業者的機房,然後截收的信號再轉化成密碼,然後經過大型電腦主機用特別設計的軟體進行「暴力式運算破解」。整個過程都要有縝密的後勤的體系配合:儀器會有專業供應商,大型電腦需要有特定的電腦業者(例如IBM、Cray)加以維護,密碼破解的則是由專業數學家完成,當年的歐美情報單位甚至固定參與代數領域的學術研討會,以累積諮詢時的學者名單。

然而,媒體面對史諾登的爆料,卻把它處理成盤古開天闢地第一遭,似乎政府找幾個駭客高手來培訓,然後從市面上買桌上型電腦再接上網路線就可以吃遍全天下的網路通信資料,而忽略這是一個需要有分工、大量人力配合才能完成的工作,國家機器好像是永動機,自己就能完成維修、後勤支援的工作,網路公司變成誤入政治叢林的小白兔,一切都是政府這個大惡狼的錯。媒體刻意忽略業者在稜鏡計畫中的角色,完全脫離現實。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