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揭露搞笑藝人幕後辛酸─ 內村光良的導演日記

蕃騰人物/陳志龍 2013.07.15 07:25

《火焰挑戰者》是我們青春的記憶

以上介紹是希望八年級以後的朋友知道在某段時期內台灣曾經發生過什麼事,也才好帶出這次的主角─ 內村光良。當然對於八年級以前的朋友來說應該不會感到陌生,畢竟當訪問過程中內村光良提起《火焰挑戰者》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時,我也由衷對他感嘆了一句:「那也是我們青春的記憶啊」。

而內村光良的青春記憶有部分就收藏在他這次帶來的第二部導演作品《我們的交換日記》中。電影描述中學時期即立志朝史上最強搞笑二人組邁進的田中與甲本組成「房總泳者」,多年後依舊無人聞問,甲本為振作士氣提議用「交換日記」為兩人搞笑事業激盪出不同火花。而就在力圖振作後兩人在搞笑比賽中過關斬將,成功似乎近在眼前......。雖然電影改編自鈴木收的暢銷小說,但搞笑藝人出身的內村光良恐怕在電影裡也暗藏了許多自己的親身經驗與心情吧。「還沒有走紅前的狀況大部分都是小內小南的親身經驗。」他說。而就像電影裡的「房總泳者」得面臨解散與否的現實問題,內村光良說其實小內與小南也曾經面臨過解散的危機。

「因為我們也跟電影裡的一樣是參加電視選秀出道的。我們第一次是第二名,第二次是第四名。我就提議說,如果第三次沒有拿到冠軍我們就解散吧。很幸運的最後我們就拿到冠軍,也就不用解散了。不過拿到冠軍後,那個節目就停播了,因此開始經歷電影中落魄的那段時間,但當時我們已經從奪冠的經驗裡得到自信,所以後來不管是在遊樂園、餐廳等場所表演對我們都不是問題了。」

電影裡對未成名前的搞笑藝人在許多場合表演時,台下觀眾的冷漠反映有很殘酷的呈現。有趣的是其中一場在某家Live House場地的戲,那場地就曾經是小內小南曾經表演過的地方。

「其實是去勘景的時候,當我站到舞臺上才想到,這好像是我以前站過的地方啊。而不是特別去找那個地方來拍。而且真的跟電影裡拍的一樣,當時台下沒有人在看我們的表演。」

對於搞笑藝人本身都不見得能受到現場觀眾青睞,這次分別飾演田中與甲本的小出惠介與伊藤淳史都是演員出身,如何抓到搞笑演出的精髓恐怕是拍攝時最大的挑戰。

「兩位主角都是專業演員不是諧星,所以在教導他們怎麼搞笑是花了最多時間跟心力的。我跟兩個演員就是關在小小的排練室裡面每天就待在裡頭一直練一直練。有一次是真的帶兩個主角到表演搞笑的Live House實際站上台表演看看,結果很慘,冷場得很誇張。所以他們在台上就冷汗直流。不過有這次經驗他們就知道面對現場要怎麼掌握感覺才不會冷場,觀眾才會被吸引。」

「因為他們是突擊上場,並沒有先讓觀眾知道,所以上場的時候觀眾反應很熱烈,覺得意外可以看到兩位演員的表演,可是尖叫跟掌聲也僅止於剛上場的那瞬間,等表演之後下面的觀眾都變得很嚴肅。」

小內的電影語言

「這次是製片拿著故事來問我能不能擔任這部小說的導演。一方面是7年前我拍過一部電影叫《花生好棒》,他看了之後覺得很有興趣。另外是我本身也是從事搞笑藝人的工作,對搞笑藝人的辛酸跟幕後可能特別的了解,所以如果由我來擔任導演的話說不定能夠勝任吧。應該製作方是這樣的考量。」

內村光良先簡單說明了一下這次的拍攝緣起。老實說我在看這部電影前並不抱太大的期望,大概是認為做為一個資深又成功的藝人大概就足夠耗費人生大部分的時間跟心力,就算再有餘力兼任其他身分,恐怕也帶著業餘或玩票的性質與品質吧。不過看完電影後我覺得意外的好看,做為一部通俗的商業電影這無疑是一部相當成熟的作品。尤其我對電影中俯瞰偌大的泳池裡以兩個主角游泳的速度與方向象徵兩人在人生不同階段的分合印象深刻,這無疑完全是屬於電影的語言,而不是小說式的,後來也得到內村光良的印證。

「其實一開始在思考如何改編成劇本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畫面就是這兩個人的關係,想要用在泳道游泳的感覺呈現。就像他們游過他們的人生,游過他們的困難這樣的感覺。一開始就有這個畫面。因此才去更改原著,原著裡頭並不是游泳社的人,也跟游泳沒有一點關係,但是為了拍游泳的戲才設定他們高中是游泳社的同學。」

另外原著完全是以「日記體」的方式寫成,一開始要如何將一篇篇日記轉換成影像也的確困擾了內村光良許久。不過是後證明他的確完全用電影的方式來講述這個故事,並且成功。或者應該說,你可以感覺到導演對於觀眾是非常在乎的。

拍電影的時候我的確是會在意觀眾的接受度。所以除了節奏處理上比較明快,重要是不要讓觀眾覺得膩,要一直有新的東西丟出來。前半段因為是搞笑的東西,所以比較好處理,保持節奏跟一直丟出新東西就可以,可是後半段因為是比較感人跟沉重的部分,所以我就會擔心在處理上會不會觀眾睡著。所以在日本第一次試映的時候,我最在意就是觀眾的反應,大家有沒有睡著,有沒有讓觀眾被吸引住。」

不能兩個都要嗎?

他的下一個電影計畫是一部輕鬆的功夫喜劇,我一想就想到成龍那個路線,但他解釋不是拍那種大型動作片、功夫片,是「像卓別林那樣的滑稽喜劇,由小動作組成的喜劇。」但無論如何他最想拍的還是喜劇,並且笑說如果有機會的話希望能自編自導自演。

「上一部《花生好棒》雖然我當主角,但其他演員都是搞笑藝人,所以比較有一種大家去玩一個作品的感覺。這次《我們的交換日記》不演出的原因是因為想要專心擔任導演的角色。」

問他導演工作也做得如此出色,那麼如果人生只能在導演與搞笑藝人這兩種身分間選擇一種,他會怎麼決定。他十分艱難的思考後,還是先說出「不能兩者都選嗎?」(可見真的非常折磨人),最後他還是做了比較明智的選擇。

「如果硬要選的話還是會選擇搞笑藝人。」說完他又再次強調是「硬要選的話」。

「但最好還是希望能兩者都能兼顧。不過如果只有導演這個身分的話,我會懷疑自己只有導演這個身分而已嗎?而我本身也是站在幕前的人,所以如果只做幕後的工作反而會懷疑自己的身分是否僅止於此而已。所以硬要選,搞笑藝人那邊的範圍看起來會比較大。」

這次來台他一出機場就有二十多位粉絲接機,他謙虛稱自己這樣的歐吉桑竟然還有年輕粉絲感到相當意外。而台灣每個人看到他總要跟他提到《火焰挑戰者》與《火焰大對抗》也讓他驚喜於台灣觀眾對節目的熱衷。而當時身為口袋餅乾的成員他以為台灣人應該會認為他是敵人才對啊。

「因為徐若瑄是黑色餅乾那邊,我們口袋餅乾是與之對抗的,所以我以為台灣人都是支持黑色餅乾,所以我對大家來說應該是敵人才對,沒想到口袋餅乾在這邊也有粉絲啊。」

此外這次來台媒體不免俗要問他欣賞哪位台灣女藝人以及想要合作的對象,問題很老套,但內村光良的回答非常有趣,特此收錄並以此做結。

「徐若瑄、林志玲、舒淇我都很欣賞。大家都是很漂亮的女星,希望可以找台灣漂亮的女星跟日本的女星一起合作,我就坐在旁邊笑瞇瞇的看就好了。讓女演員有跟平常不太一樣的形象,可能大家互相打得鼻青臉腫或是怎麼樣的,顛覆他們的形象,找最漂亮的女明星讓他們鼻青臉腫,我在旁邊笑瞇瞇的看就好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