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鬼蝠魟 間諜海豚 平均薪資

客說客話:尋根與學習

立報/本報訊 2013.07.14 00:00
■ 羅烈師

在仿土樓學院建築一整排高大的木門前,這遠自婆羅洲來訪的朋友對我說:「明年,我要帶兒子跟女兒來尋根,從前我爸爸一直跟我說,要記得這件事!」

朋友並未察覺,我一時不解「來尋根」的意思,仍逕自講著他先前到陸豐(廣東省汕尾市陸河縣)尋根的經驗。陸豐故鄉人發現他的客語已經變成河婆客家話後,有點意外。於是,移居砂拉越第四代的他花了不少唇舌,才說清楚砂拉越通行的客家話是河婆客家話,而且儘管他清楚自己來自陸豐,但從小講的就是河婆客。

今年年初,我在砂拉越新生村透過輾轉介紹,偶然地認識了經商有成的他。這小鎮充滿歷史故事,對反殖民、反大馬、共產地下武裝勢力等歷史議題感興趣的人們,立刻就會認識這小鎮。此刻小鎮已成了縣治所在,商業機能更日益蓬勃,朋友於是趁勢引進了大型超商,成了當地最大的一筆生意。

那次見面之時,友人得知我來自台灣,立刻表示最近幾年常到台灣,因為台灣有許多值得學習的事情。更因為我初見面就表示自己是說海陸豐客家話的客家人,於是也因此與同屬陸豐祖籍的他,彼此倍感親切。

年初短暫會面臨別之時,朋友提及會再安排訪台。生意人倒是劍及履及,今夏一行十餘人,便來此展開產業參訪之旅。朋友眼中,台灣的食品加工、觀光工廠、行銷及文化創意等,很值得學習;來台取經之後,回到砂拉越就能變成生意。

生意對我而言,當然是個大外行,一句都不敢多說。只是聞說遠客來訪,就請導遊略略改變行程,途經新竹之時,進來學院小坐一番。一方面讓朋友得以了解台灣客家文化之經營現況,也同時藉此明白我們學界象牙塔裡的思維。

午餐我作東,前往新埔小鎮懷舊風情的餐廳,品嘗本地客家菜。飲宴之間,聽著他們用河婆客語交談著此邦見聞與遠方的婆羅洲故鄉,一時又燃起我儘速再返砂拉越田野調查的念頭。

台灣不會是全球華人客家人前來尋根的故鄉,但是顯然可以成為一個值得學習的借鏡與楷模。此刻,拜實體與虛擬網絡之賜,「全球客家」已逐漸是個可以觸及的話題,我們除了持續經營本土之外,倒也別忽視了自己每一吋深耕,都有可能成為遠方客家朋友的果實。(交大客院人文社會系副教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