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再見莫拉克系列:緩慢且堅定的陪伴──社大的重建參與

立報/本報訊 2013.07.09 00:00
圖文■林怡伶

2009年,我從大學畢業剛滿1年,勉強來說已經不是社會新鮮人了,但以社大的工作資歷來說,還是可以擠進算是菜鳥行列。

那一年夏天,記得似乎也是忙得天昏地暗,好不容易捱到暑休(旗美社大一年一度的一週長假),內心正在盤算著可以回家好好休息,和朋友去聚餐聊天等。也差不多是這個時候,外頭的雨已經下了好一陣子,雨勢一直很大,時間又比往常要來得久,住附近的同事們紛紛互相連絡要去地勢較高處度過這個夜晚,坐進同事的車裡,臨走前回頭一看,宿舍旁的田地已被高漲的雨水淹沒,儼然成為一棟海上小屋。這時候,我隱約感覺到這場大雨很不尋常。那一夜,我們或曲或趴在桌椅上睡去,等待著天亮的來臨。這一覺醒來,許多人的命運就此不同,社大亦然,只是那個當下我們還不知道。

那段時間,新聞媒體不分日夜地報導莫拉克風災在各地區造成的影響,但最讓我注意的是畫面的最下方,一直有文字跑馬燈輪播,寫著「獲救名單:………」,每發現一個我知道的名字,就會輕吐一口氣,那時候的自己似乎就只能等待和祈禱。想不起正確的時間點,但大夥兒不約而同地紛紛回到美濃,同聚在一起召開緊急會議後,這一刻起,我們與「重建」並肩作戰。

地毯式連絡與志工平台

當時擔任學務的我,跟其他人相比,並沒有太多機會於第一時間進災區,然而站在社大的角度,立即要做的事情是確認社大的學員和講師的狀況,以及是否有需要外界的資源和協助,「一個都不能少」,是那時候我們的共識。

在那段時間我都不禁覺得社大就像是一個小型的災難應變中心,每天有打或接不完的電話,除了實體電話之外,亦另外申請Skype網路電話,最高可以有6支電話同時online。在這一波地毯式的連絡,每一通電話、每一個消息都很珍貴,有些令人振奮,有些令人安心,而有些不免令人難過;值得一提的是,當時有許多班級內的連絡網在災後發揮了強大的作用,只要連絡班代就可以知道其他人的消息,知道哪位學員需要協助,這對我們來說是很重要的定心丸,這群班代們在當時打的每一通電話都何其重要,小兵立大功莫過於此。

同一個時間點,社大湧進來自各地的志工,走廊上還曾經坐滿等待任務、出去支援的伙伴們,各式各樣的資訊在辦公室不停地穿梭,每天中午和晚上各一次的工作會議,持續了好一陣子,匯集來自災區、學員、講師和民眾的訊息,以及各項事務處理的狀況。每天就是在這樣緊繃的狀態下不停工作,休息顯得遙不可及。

開課陪伴學員走過災變

但遙不可及的不僅是休息而已,因為莫拉克風災造成許多橋梁和道路的毀壞,旗美地區內的鄉鎮或村落之間,以往只要騎車就可以到達的地方,那時候就像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明明在這一端就可以見到另一方,卻要花上兩倍的時間才能抵達;以美濃到旗山為例,災前往返僅要20分鐘,因旗尾橋被大水沖毀,一趟來回卻要花上2個小時。現在回想起來,當時外頭的狀況是如此混亂又失序,而社大能做的就是透過原有的團隊基礎不斷地討論、執行和修正,不至於在當下迷失方向。

兵荒馬亂的時候終究會過去,面對迎面而來的未來,重建是什麼?社大又可以做什麼?正常開課,是當時我們希望能夠盡全力做到的事。社大的課程本來就不只具備學習知識和培養專業的目的,一個人的生命經驗因為學習,得以有不同的改變或轉化,藉由學習這件事更加接觸公共事務,學習的過程和結果本來就是多元且豐富的。因此,災後的開課也是有著這樣的期待和默許,不見得要照表操課,大家能夠齊聚一堂,聊一聊當時的狀況,家裡或農地的現況,你的或我的心情,彼此互相安慰和鼓勵,在這樣的過程裡,每個人都有機會學習傾聽和給予支持,後來也常聽到許多講師和學員提到堅持開課是有意義的,陪伴許多人走過那段慌亂的時期。

重建,是另一種開始

參與重建的這些年,我們一直認為重建,不只是看得見的硬體,更需要被關注和持續的是無形的部分,是內心,是精神,是生活。社大可以做也最擅長的就是開課,因為投入重建事務,有機會在社區展開不同的課程類型,藝術家駐村、職訓課程等,也因為認識重建社區,我們更加瞭解在地需求,開設有機農業、社區報編輯、在地野菜運用等課程。這些課程乍看之下並沒有太立即的撫慰效果或是重建績效,卻是一種緩慢且堅定的陪伴,然而這樣的陪伴並非是單方面的給予,而是一種雙向的流動。

社大在災後其實也面臨過許多地區無法開課,外流人口增多,社區居民無力負擔上課費用,課程人數不足等狀況,但同時也有肯定社大開課的班級和社區,因為有了這些肯定,支持著我們做了許多事情,讓我們得以堅持初衷,慢慢地走到這一刻。

未來,依舊無法預期,但我們會堅持自己的腳步,慢慢來,比較快。

(旗美社大主任秘書)

旗尾橋在莫拉克風災被沖毀,旗山與美濃瞬間成為看得見,卻到不了的兩端。

因為一場風災,社大辦公室每天有來自各地的志工,瞬間成為一個小型的人力資源平台。

我們一個一個打電話給社大歷年的講師學員,希望一個都不少。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