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四季陰涼 85度C 颱風

星期專訪 前台灣省議會議長高育仁︰若無高道德感 領導人將胡作亂為

自由時報/ 2013.07.08 00:00
記者鄒景雯/專訪

前台灣省議會議長高育仁指出,國家領導人在任期內受到憲法保障,這是假設國家領導人理應具備高標準的道德感,是不會犯法的;但如果不是,以其權力之大,將可以胡作亂為。所以,領導人必須自我約制,放棄私心。他同時直言,我們的憲法是反民主法,公投是反公投法,這些問題朝野若不去面對,除非要走上革命。

問:台灣的民主發展走到今天,似乎遇到了很大的困境,您認為主要問題出在哪裡?

高育仁:台灣今日民主的成果,來自於百年的累積,而台灣要進一步往民主大道前行,應該審視最近二十五年,也就是真正由台灣人主政下的台灣,有沒有值得檢討的地方?我認為,有三個部分應該深自反省,一是政黨,二是媒體,三是公職人員。這三者,該為這二十五年的民主發展負直接的責任。

台灣現在最重要的兩個政黨,國民黨與民進黨,曾經政黨輪替過。大陸法系的民主化國家,最高位階是憲法。中華民國憲法一九四七年在大陸制定實施,之後適用在台灣有其扞格,這是必然的。國民黨執政前期以動員戡亂時期為由凍結了憲法,一九八八年之後交到台灣人手上,給你修憲的機會,而且前後修憲了七次,但到今天,居然大部分台灣人的共識是:台灣走向民主化最重要的、而且是有效實施的這部憲法增修條文,政府體制是不適合的。為什麼這麼多次修正,國民兩黨都沒能認真去做好?若不是政黨的不負責任,就是政黨的私心、無知!

其次,台灣這麼小的地方,有四級政府,而且行政區域的劃分,一個新北市包圍了台北市,中間還有基隆市,這是人民最方便的生活圈嗎?一個淡水河,一個基隆河,都要兩個直轄市來管;這些不是殖民政府、威權政府幫你做的決定,請問民主政府下的政黨為什麼不改善?我們現在做民主政府的評比時,台灣政府的效能是低落的,有些是人的問題,有些則是制度造成。例如把存在四、五十年的省政府由於某種原因把它廢掉,但沒有配套措施,原本省府支援地方的事務一下子歸給中央,中央又從來沒有支援過縣市政府,這個問題到現在沒有妥善解決。

日治時代為了殖民的利益,於是思考如何的行政區劃與政府層級對台灣的現代化最有幫助,一共有七次修正,最後把台灣劃為五州三廳,現在看很有道理。為什麼人家五十年殖民統治這麼認真,我們自己管自己,卻還不能有更好的處理?

第三,我們現在的國會有一一三席,這是最合理的人數嗎?區域七十九席與不分區三十四席的分配,這樣最合理嗎?當初二二五席,有人主張太多要砍半,國民兩黨都不敢反對,增修條文就這樣改了。一個國家的國會議員要多少?要如何產生?這是一個非常重大事情,現在大家痛恨國會的惡鬥、混亂、無效率,這與國會的組成有關係。現在立法院的效率連地方議會都趕不上,這誰要負責?一個是立院黨團,一個是立院當局。

沒有媒體的百花齊放,台灣的民主化沒有今天的成果。但是要檢討這二十五年台灣民主化的偏差,媒體要負一部分責任。我認為台灣的媒體缺少客觀、理性、負責,而且有媒體治國的傾向,媒體必須想辦法脫離這個情況。

我們期待公職人員對於在競選時所說的政見能夠守諾。但是不少公職人員,在競選時只考慮如何拿到選票,當選後卻成了另外一個人,根本沒把這些放在心上。而且不少公職人員違法亂紀,甚至貪污舞弊,造成社會風氣的敗壞。從最高的民意機構立法院到縣市議會,已經被發現偵辦的各級民代有多少?

更重要的就是國家領導人,政黨的黨魁,這是最有影響力的人,這二十五年都是人民選出來的,是不是一個有良識、智慧、領導力、沒私心的人?以這些標準,其實我們推選出來的領導人,都讓我們相當失望。這二十五年是台灣民主化開花結果的時代,結果代表這個時代的各級領導人,實在對不起我們這些選民。

修正符合台灣現況的憲法

以上只是除弊的消極面,國家領導人還有興利的積極面,要謀求國家的進步,社會的和諧,人民的福祉。我們把他們當初的政見拿出來,興利之多啊!我們也不期待他們全部完成,但至少應該完成幾十個百分比吧?

二十五年以前,台灣是亞洲四小龍第一,經濟成長、國民所得是亞洲首屈一指;但是經過我們自己選出來的政黨與領導人來執政後,今天變成四小龍之末。尤其十二、三年前,台灣是一萬兩千美元,韓國六千美元,今天台灣兩萬美元,韓國快要達到三萬美元了,台灣的一半變成超越台灣。台灣現在的平均薪資也是四小龍之末,二三○○萬人生活得真是很鬱卒,這些領導人對台灣能交代嗎?

政府層級行政區域重劃分

問:您認為該怎麼做?

高:為建立維護台灣長治久安的憲政法制,第一,最根本要做的,是修正符合台灣現況的憲法,這點兩黨與全民要有共識,大家如果放棄私心與無知,修憲再困難也可以達成。第二,政府層級與行政區域的重新劃分,主要的兩個政黨有責任在法制方面來做。日本的五州三廳很值得參考。第三,立法院目前的情況必須做重大的修正。國會必須重整,包括席次與產生的方式。是否如美國參眾兩院,有些議員是大區域產生,有些是小區域產生,或者維持一個院,不分區的如何分配,都可以研究,應該重新考慮。以新北市來說,沒有一個立委代表新北市,連板橋區都是三個立委,這很奇怪,一個立委僅代表一個區裡一部分的意見,怎麼會考慮新北市的整體需要,更不會考慮全台灣的利益了。

重整國會席次與產生方式

我認為媒體必須警醒過來,把這二十五年的錯誤、弊端加以矯正。有些媒體甚至還附和權勢,附和錯誤的一邊,堅持媒體自己的立場,我認為,只要違背全民的利益,媒體都該嚴加批判,寧願媒體人嫉惡如仇,不怕權勢,不趨炎附勢,要勇敢站出來,就如水門案的揭發,讓尼克森,這個最高權勢地位的人,在開放自由的社會中,不能一手遮天。

至於我們的公職人員,包括各級行政首長與民意代表,是否具備使命感、智慧、領導力?尤其是國家領導人,更需要良知、智慧,能夠對歷史、對全民交代,以這些條件去檢測,似乎欠缺者不少,這是事實。

不犯法,僅是最低的標準,國家領導人負這麼大的責任,若還可以作奸犯科,這能想像嗎?我在民間,有很多訊息從四面八方而來,了解到很多案子,如果我們的公職,在法律的約制下,卻比一般人還不如,該怎麼辦?如果高層領導人由於法律較難約制,而有偏差、私心,又該怎麼辦?國家領導人在任期內受到憲法保障,除犯內亂或外患罪外,非經罷免或解職,不受刑事上之訴究。這個前提是假設國家領導人理應具備高標準的道德感,是不會犯法的,但如果不是呢?這就不得了了,以其權力之大,將可以胡作亂為。所以,領導人必須自我約制,要有放棄私心的信念。

台灣的民主能否走上理想成熟的境界,唯賴人民的民主覺醒,但需要健全體制,才得以實踐。制度必須讓人民有權,不可以把人民綁死。我們的憲法是反民主法,公投是反公投法,這些問題若不去面對,除非要走上革命。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