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連勝文 東京 獵犬

拒當失落世代 希臘青年搞創意

立報/本報訊 2013.07.07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希臘的青年失業率為歐洲最高;但是,許多希臘青年開始尋找創意方式謀生。根據《衛報》報導,庫利斯(Angelos Koulis)並不喜歡「失落的世代」這個名詞,但他承認,理論上,他是其中一份子。與許多希臘年輕人一樣,這名19歲的男孩起初也說自己的未來黯淡無光,沒有工作,也沒有職業發展可能性。但後來,他決定要成為一名嘻哈舞舞者(breakin boy, B-Boy)。

「我衡量了各種選擇,想說我可以選擇擺爛,或者做一些我真正喜歡的事。」他回想起決定要以霹靂舞為生涯方向時,這麼描述他的心情。

「我從未回頭。」他在雅典主要的購物大道艾爾磨斯(Ermous)上秀了一段特別有活力的舞蹈後,神采奕奕的說。「生意好的時候,我們每個人可以賺到60歐元(約新台幣2千3百元)。我們總共有6個人,所以總共有360歐元(約新台幣1萬4千元)。這種好運不常發生,但是如果發生了,我們會發出『哇』的一聲讚嘆,因為這比做所有其他工作都好賺。」

政府靠不住 不如靠自己

希臘的青年失業率高達64.2%,是全歐洲青年失業最嚴重的國家。也就是說,年輕人是希臘危機中受害最深的族群。許多年輕人認為自己被國家背叛,被迫承受國家債台高築之後的緊縮政策,這無疑的對他們的未來造成一大傷害。

「沒有政治人物告訴我們真相。」就讀於第撒隆尼基大學(University of Thessaloniki)獸醫系的雷布提(Eleftheria Rapti)表示:「他們等到最後一秒才告訴我們,希臘已經不是過去我們以為的那個國家了。我們基本上已經破產了。」她嘆了一口氣,難過於她已經21歲了還要和父母一起住的事實。「你可以說我們既憤怒又失望,嗯,我們真的是氣炸了。」

對許多人來說,移民或是接受進階教育可能是解決方式。但是雷布提屬於那一群不想要移民的人。金融危機之後,希臘已經流失了12萬名年輕專業人士,其中大多數是到德國或是歐元區中較富有的其他國家;但也有人遠赴澳洲、加拿大和美國。

「我想要留在我的國家,就算是我不相信留在這裡我有任何出路。」她表示:「我決定要再讀一個學位,讓我的專長更能配合市場需求。」但是現實的力量驅策越來越多人採取更有創意的想法。他們開始想著如何利用自己的才華來創業,這是數十年來在仰賴政府慷慨政策的情況之下,久被人們遺忘的精神。希臘年輕人是全希臘各地酒吧和餐廳萌芽的一大功臣,其中絕大部分出現於雅典。

經濟危機激發冒險精神

「這場危機讓我們變得更有創意。」8年前從倫敦回到雅典的平面設計師安納波格羅(Kanella Anapoglou)表示:「過去這裡就像非洲國家。為了要前進,你必須要屬於某個部族。」她坐在1間新開幕的麵包店裡,這間店由她幫忙設計,麵包店景觀很好,看得見衛城。「現在很多大公司都倒閉了,不再有壟斷,也開創了新局面。」她說。

在雅典的購物大道上,嘻哈舞者庫利斯的表演仍舊讓觀眾血脈賁張。而在這條街道的附近,每天都有許多年輕希臘人造訪雅典創業實驗室總部,尋求開創「創新、改變局面的新創事業」。

在一個時尚、上進又非常嚴肅的氣氛下,年輕人們坐在電腦螢幕後方,交換創業相關經驗、想法和建議;讓他們團結在一起的夢想,是想要創造能夠改變僵局的科技公司。

對2年前共同創辦這所實驗室的卡帕塔納基斯(Spiros Kapetanakis)而言,這場危機讓坐在他身邊的年輕軟體工程師學到:「不要浪費時間。」他表示:「大多數人會失敗,但是每個人都渴望成功。他們進來,坐在書桌前或是會議室前;這些空間可以用每天或是每個月為單位,論時數出租。」

他的夥伴梅西尼斯(Stavros Messinis)則以另一種方式來詮釋失業危機。「這場危機讓大家回到原點競爭。」他表示:「希臘年輕人只能靠自己。他們變得更有想像力去採取行動、去冒險、去掌握在自己手上的命運。他們不是失落的世代。他們是這個國家的未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