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不做小8之後 張珮瑩的女明星進化論

蕃騰人物/陳志龍 2013.07.02 14:40

發亮了

明星閃耀的方式有兩種,一種是一夜暴紅,往往當事人都莫名其妙;一種是苦撐待變,伺機而動等待機會,一旦萬事俱備,東風又來那一切就水到渠成。香港無線電視台慶最愛將藝人早期還在訓練班時被抓去跑龍套的畫面剪出來供大家娛樂,但娛樂之餘也不免帶點積極向上的味道,所謂「英雄不怕出身低」或「有志者事竟成」等,但其實星海浮沉,懷抱星夢者如過江之鯽,真正魚躍龍門者,幾希。

因為很少,所以珍貴、難得,所以大家愛看。做為大眾注目的對象,明星像帶著點被上天賦予各種使命而存在,偶爾傳達訊息,偶爾提供思考。光就「世事難料」四個字,明星似乎是最能體現這個道理的職業,一部星海浮沉錄宛如太虛幻境裡籤詩般描述金陵十二金釵命運的名冊,正冊外有副冊,副冊外又有副冊。

張珮瑩,之前叫「小8」,模仿小S出道,短暫主持過節目,參與過幾次戲劇演出。這次在公視的偶像劇《沒有名字的甜點店》裡飾演女主角陳甜甜(張榕容飾)的好友兼店內服務生─「阿露」,幾集看下來,戲還沒落在她身上,但她亮眼的造型跟出場往往帶來輕鬆逗趣的效果,角色非常討喜,也在該劇一群「調性偏冷」的演員裡顯得濃豔熱情。製作人王公誠稱讚她「很成功的做了一個綠葉。」而張珮瑩自己也說:「這應該是我有史以來最喜歡的戲劇作品吧。」

不知道台灣電視劇什麼時候開始習慣邊拍邊播的作業模式,雖然充滿機動性卻難免落入急就章下戲劇品質粗糙的窘境。這次《沒有名字的甜點店》打著製作精緻的旗號,一洗電視戲劇製作沉苛,張珮瑩語氣難掩興奮說:「我最感動的地方是,現在接戲很難少拿到這麼多劇本了,拿到這麼多劇本我真的是把它們抱得很緊,因為可以對角色架構很完整,這是我第一個非常開心的事情。」

幸福當真是比較而來的,當有的編劇被抓到拍戲現場一頁一頁即興創作,當天拍當天播。開拍時先有一套完整劇本這件事已變得如此珍貴。

「以前的經驗裡面建構角色要自己做這些功課,這部戲讓我最開心是大家可以一起做這些功課。一個角色其實不是自己建構而來的,是大家一起撞擊出來的,所以我們可以跟演員互相討論這件事情是很難得的。在台灣的戲劇圈來講,能這樣子的,零。我以前只會自己寫自傳,想像這個角色的背景資料,可是很少會大家一起討論,一起玩。我覺得這部戲也讓我們公司第一次看到我很亮的地方,雖然不是主角,但是很亮。就是有看到亮點。」

對的人

這次《沒有名字的甜點店》的主場景選在新北市土城的老舊眷村「莒光四村」拍攝,特別趕在眷村拆遷前改造老屋,就地取材裝潢成別具風味的甜點店主景,演員與劇組得以在不被打擾情況下投入拍攝,與玩樂。

「拍戲的現場真的是太有趣了,從導演、製作人、攝影、燈光、演員每一個人甚至場務,大家都很融洽,每天都在笑,吃吃喝喝,因為甜點店嘛,你一定會有多的要吃,那大家就會分享。當一個大的馬卡龍,你一口我一口,大家的感情就從那時開始建立在一起,很難得會這樣。大家感情這麼好,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我們都關在同一家店裡面,朝夕相處。」

張珮瑩描述拍戲過程的狀況,嘴角意猶未盡的上揚。苦熬多年,難得遇上對味的製作單位,她不無慶幸的表示自己這次被「擺在很對的位置上」。

與製作人王公誠源於三年前的一次電影合作認識,當時王公誠從張珮瑩身上看到「擅長談話並樂於助人」的特質,有別以往她在螢幕上嘻鬧或閉鎖的角色形象,也認定這才是她的本質。所以「阿露」一角一開始就不作第二人想。於是我們看到阿露這角色蝴蝶一樣的在畫面裡滿場飛,提供劇情上的潤滑與視覺上的裝飾。而因應角色活潑外向的性格反映在穿著上,清涼火辣的造型也非常奪人眼球。

「比較讓我緊張的是走光、穿幫這件事,穿得辣我覺得ok,可是拍戲這件事是很全方位的(指鏡頭),而且我只在吧台裡,常會看到我的上半身,胸部就往往是焦點。」「不過製作人他就說你舒服就好,如果這件衣服你有不舒服就不要穿,也給我很大空間。反而就讓我去思考,其實也沒有那麼不舒服啦。一開始你會很排斥擔心說太露了吧等等的,加上天氣很熱也會擔心衣服溼透這些問題。但是他這樣說你就…… 那我穿。」

所謂「如果故事中出現槍,就必須發射!」阿露在戲裡除了擔任串聯人物關係的功能外,上週出現的湘民(張少懷飾)一角加入後,阿露的角色血肉應該會更加完整。當初為了挑選誰演湘民,特別讓張珮瑩去跟幾個可能的人選試戲,最後選定張少懷。就像王公誠說的,「那種化學作用是很重要的。」

而也只有在脫離電視台的箝制下,製作單位在卡司選擇上才能更具自由度,並作出符合原先設定的選擇。

拼上位

「我覺得這部戲每個演員都擺在很對的位置上。雖然它在甜點店裡面,每一個人不同角色,但是每一個人的位置你站在那個景裡面你會覺得很舒服。我覺得是這次拍這部戲最棒的地方,我很少會拍戲有這種很peace的感覺,大家不會你爭我奪,然後大家慢慢說出自己的台詞,撞出東西來。裡面有愛情、親情、友情,這是讓我最好玩、最難忘的回憶。」

戲拍完了,張珮瑩對演戲這件事彷彿有了新體認。她說:「演戲演戲,它多多少少還是一件假的事情。可是今天演阿露這個角色,它真到讓我,原來小8也像阿露喔。是小8像阿露,不是這個角色像小8喔。是小8像阿露,阿露影響了小8。整個反過來,這是讓我最驚訝的事情。」

人戲不分不知道是不是演戲的最高境界,但在整理訪問的過程中,我常常想到張曼玉,可能是我對女明星女演員的蛻變歷程總感到無比新奇,到底是從哪一個時點開始她們突然獲得天啓般脫胎換骨的展現驚人潛力。當然張珮瑩不會是張曼玉,不冒犯的說,這就像張曼玉也不會是蕭芳芳一樣。但張珮瑩的演員之路正在開展,縱然「世事難料」,但「力爭上游」總是一個不辜負自己的態度。所以當我看著《沒有名字的甜點店》時,感覺得出來她樂在其中,也全力以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