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世大運 柯P 霸凌

印度有野心 再現古寺學術榮景

立報/本報訊 2013.06.12 00:00
【編譯謝雯伃綜合外電報導】早在牛津、劍橋和歐洲最古老的波隆納大學興建前,這裡曾是名聲顯著的學習中心。《英國廣播公司》報導,在西元1193年被侵略者摧毀之前,位於印度北部的那爛陀大學存在了幾百年,吸引亞洲各國學者前來朝聖學習。

在諾貝爾經濟獎得主森(Amartya Sen)的領導下,一群政治人物和印度學者正在計畫復興那爛陀大學,讓這所學校再度成為國際學習中心。這群學者希望創立一所全新的寄宿型大學,讓世界各地頂尖學生和研究者齊聚一堂;校舍的預定地在印度比哈爾(Bihar)省古代那爛陀佛教大學的遺址附近。

新的那爛陀大學將會著重於人文、經濟和管理、亞洲交流、永續發展和東方語言等學科。然而,從頭開始建立一所頂尖大學,尤其是在印度貧窮、發展不全的地區建設,可說是一大挑戰。有些人懷疑,在這個發展不全的地區,是否能夠支撐一所國際級大學。「頂尖學生和教職員會被比哈爾鄉村地區吸引嗎?」美國波士頓學院國際高等教育中心主任阿特巴赫(Philip Altbach)表示。

與亞洲國家攜手合作

那爛陀大學校長對未來毫不畏懼。「我們的工作是要建立新一代的那爛陀大學,讓整個教學體系開始運作。這只是個開始,古代的那爛陀大學花了2百年才興盛起來。我們可能不需要花2百年,但總需要幾十年時間。在1190年,那爛陀大學被摧毀之後,茍延殘喘了一段時間;接下來的幾百年間,有人注意到校園裡還是有教學活動進行,只是不再像是過去一樣繁盛的大學了。以目前來看,這微不足道。我們必須要從頭開始。」

▲世界最古老大學之一的那爛陀寺(Nalanda),遺址位於印度比哈省境內,鼎盛時期教師學生逾1萬2千人,僧房櫛比,不計其數。(圖文/中央社)

2006年,印度、中國、新加坡、日本和泰國宣布了一項計畫,欲以古代那爛陀大學為藍本,重新復興一所大學。該計畫由東亞高峰會所支持。東南亞國家、澳洲、紐西蘭、俄羅斯和美國都是該峰會的成員。

這所新大學將建於拉吉基爾(Rajgir),距古那爛陀大學10公里遠;校舍建築均按照古佛教原則。截至目前為止,該校已取得校地;研究所部門也已對海外研究人員和學者發出邀請函。

前兩個成立的系所是歷史系和生態與環境系;預計明年招收第一批學生。森表示,該校將與耶魯森林系、曼谷朱拉隆功大學歷史系、首爾大學和北京大學密切合作。

這項國際合作計畫可望能促進印度高等教育發展;目前印度高教偏向往國內開展,比起中國等亞洲國家來說,較不國際化。新的那爛陀大學將會是「以亞洲為靈感,以亞洲為動力,但從其知識範疇或是專業領域或參與人士來看,這並非只是一所亞洲學校。如果這個知識在亞洲行得通,那在非洲或拉丁美洲也一樣行得通。」森表示。

玄奘西行至此求學

若該校辦得成功,將能在8百年後,重振那爛陀大學聲名。古代那爛達大學創立於西元5世紀,全盛時期擁有超過1萬名學生,大多數為佛教僧侶;學生有遠自中國、日本、韓國和東南亞、中亞及西亞地區前來學習者。

中國僧人玄奘於西元7世紀曾於此處求學。在《大唐西域記》中,玄奘記載了這個興盛、富裕大學的生活,並講到校園中甚至有一座圖書館高達9層樓高。

現居上海的印度作家沙美智(Mishi Saran)在著作《追尋玄奘身影》(Chasing the Monk’s Shadow)中,跟著玄奘的腳步至印度走了一遭。她表示:「玄奘想和嫻熟佛典的人學習。那爛達當時已發展至巔峰。那爛達大學在韓國和日本都相當知名,它的名聲是透過亞洲貿易路線來傳播。」

沙美智表示:「當玄奘就讀那爛達時,正值那爛達的全盛時期,校園裡充滿學者,開辦各式研討活動、教學和辯論。就有點像是佛教版的常春藤盟校,所有深奧的佛教教理都在那爛達被探索、教授。」

這些學者的影響持續至今日。今年1月於拉加斯坦舉辦的齋普爾文學節活動中,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表示:「今日我們所有的佛教知識,都來自於那爛達。」新的那爛達大學希望能擁有過去的智識活力,不只是一個宗教機構。

「那爛達不只對佛教感興趣。就連在古代時,那爛達還是從普世原則出發。當時校園中提供了各種世俗課程、公共衛生;當時的學者對於邏輯、天文學和數學及語言都很感興趣。」前新加坡外長,現任那爛達大學國際顧問委員會主席楊榮文表示。

無論如何,「那爛達精神」是該校吸引學生的原因之一。在校舍附近,就是菩提迦耶;那裡正是佛陀成道的菩提樹所在。但是,世界級大學專家阿特巴赫教授,對於新那爛達大學的校址有「嚴重懷疑」。

▲印度北部菩提迦耶地區,佛陀悟道成佛之處摩訶菩提寺,常有來自世界各地佛教徒善男信女朝聖,香火鼎盛。

金援不足是最大阻礙

「學術機構的所在地非常重要。」他表示。那爛達大學「可能可以吸引特定的大思想家,但總體而言,學者喜歡在基礎建設良善的地方工作。他們喜歡文化相關設施和咖啡館;除了校園以外,他們更希望社區裡有更多知識份子社群相伴。」

然而,比哈爾也是印度成長最快的省份之一,去年的經濟成長率達12%。「過去這裡的鄉下環境看起來既無聊又貧困。現在這裡都是茂盛田野。商店裡的商品變多了,婦女們穿的莎麗顏色也變得更明亮。」楊榮文表示。

根據比哈爾議會議員,同時也是那爛達大學校委員成員辛赫(Nand Kishore Singh)表示,這所大學也會幫助該地區的發展,與附近60多個村莊合作,改善農業和觀光等生計活動。接下來兩個將開始運作的新科系為資訊科技及管理經濟,都能幫助發展當地工作機會,讓比哈爾跟上印度其他地方。

比哈爾已經計畫要啟動多項基礎建設工程,包括道路興建、於迦耶的國際機場;這是因為比哈爾省政府全力支持那爛達大學計畫。但是,阿特巴赫指出,「要興建頂尖大學所費不貲,特別是在鄉村、未發展地區,即使有外國捐助者和中央政府的支持,仍是困難重重。」

雖然校舍用地已由比哈爾省政府所提供,那爛達大學支持者估計,仍需要10億美元經費。與部分世界主要大學相比,這筆預算還算中等。澳洲贊助了生態及環境學院的教學人員;新加坡將設計、建造並捐助圖書館的興建,估計達7百萬美元;泰國則會捐助10萬美元;中國則宣布要捐助1百萬美元於該校建設。

「我並不覺得這個地區缺錢,但這需要近10億美元的捐款,到目前為止沒有太多國家慷慨解囊。」前印度駐寮國大使,目前為新加坡國立大學南亞研究中心客座教授穆尼(Sukh Deo Muni)表示。

森將捐款不足一事,歸咎於印度政府出了名的繁文縟節。但是他表示,雖然無法一次全部到位,那爛陀大學將會慢慢興建,一個學系一個學系成立。就連該校興建計畫最強力的反對者也承認,新那爛陀大學是可實踐的夢想。「像印度這樣的國家應該進行這樣的計畫。這樣能讓世界知道,印度在亞洲不僅是經濟和軍事強權,同時也是知識強權。」穆尼表示。

其他人則認為,新那爛陀大學的成立,將展現亞洲地區的軟實力,鞏固世界舞台的地位。楊榮文說:「我希望這個計畫能夠把中國和印度帶得更靠近;這兩個偉大的國家代表著東亞和南亞的兩大古文明。」但他也承認,重建那爛陀「是個挑戰,我們無法保證自己能夠成功。這個概念很弘大,實踐起來很辛苦。」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