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為權而戰 阿女議員護止暴法

立報/本報訊 2013.06.12 00:00
【編譯陳玫伶整理報導】據《半島新聞網》報導,阿富汗國會女議員法齊婭.庫菲(Fawzia Koofi)計畫明年參選總統。在西方人眼中,她是阿富汗女鬥士;在阿富汗人眼中,評價則錯綜複雜。

議題未脫政治色彩

近來,庫菲推動國會簽署一份總統頒布的命令,減少女性遭暴情形。但部分女權運動者對此感到憂心。國會5月底的辯論並未幫助法案執行,反而可能使多年來的努力付之一炬。

對部分阿富汗的女性運動者和領導人來說,會議上20分鐘關於《消除針對女性暴力法》(Elimination of Violence Against Women, EVAW)的激辯令人震驚。部分媒體以保守的意識形態報導,許多國內的女權分子認為這只是純粹的政治辯論。

喀布爾運動分子帕爾瓦莎•哈桑(Palwasha Hassan)說:「談到女性的議題,在阿富汗一切都是政治。」對許多阿富汗女性運動者來說,女性議員未能團結,而男性議員則是基於宗教理由反對該法案。

為了推動法案,庫菲的政治賭注可能吸引女權運動分子,但是她也將自己推向舞台。兩孩子的單親媽媽表示,庫菲賺到了西方媒體的注意力。但是女性運動分子認為庫菲的作法背叛了她們,譴責她的政治野心。

庫菲擔心由總統頒布的法案缺乏國會保證,可能被總統卡賽(Hamid Karzai)在2014年的繼任者推翻。擔心下議院內的政治氛圍和多數人的保守態度,運動分子積極想把法案移出議程。

女性缺團結力量

庫菲表示,如果每69位女性議員去說服1名男性(指總統)通過法案,我們就已經取得249席當中的138席。目前觀測EVAW法案進度的瓦滋蔓.伏若(Wazhma Frogh)認為這需要更多努力。

若要試圖勸男性議員贊成法案,伏若覺得倒不如讓女性議員抵制辯論會議,如果她們真的相信女性應該擁有權利。一名前女性議員告訴記者,庫菲說出138席並不切實際。

一位前議員說:「為了倡議一項法案,由女性議員來做重要決定,也取決於她們對這個議題的個人觀感。」這位受訪的女性議員最終表示,所有女性議員團結一致的場合,她只見過一次。

阿富汗人權運動分子奈麥特(Orzala Ashraf Nemat)曾在2008年和2009年參預國會討論,他認為庫菲的政治算計並不正確。「單純去期待所有女性的國會成員支持EVAW,要爭取女權的法律地位仍然因社會與政治地位受到阻礙。真誠關注女性安全的人必須要接受這個事實。」她說。

庫菲在議會台前說:「法律制定的過程並非只有一個人,這是全國性的過程。」只是,運動分子認為希望成為阿富汗第一為女總統的庫菲違背了諾言。

自從表露參選意願,運動分子和公民社會工作者已參與兩個層面的工作。其一,試圖說服女性委員會將國會帶入深層討論;其二,女性領導人尚未有足夠時間準備對保守派的反擊。

在討論會剛開始,具有伊斯蘭政治經濟淵源的法爾克宏達•扎赫拉•納德里(Farkhunda Zahra Naderi)說道:「EVAW法案是有效力的,沒有必要放進議程。」她是精神領袖納德里(Sayed Mansoor Naderi)的女兒。

納德里表示,眼前70席次向行政委員會提出撤銷法案失敗,而她們認為庫菲堅持要推動只加劇女性議員之間的裂痕。伏若認為局勢非常明顯,當保守的男性要翻桌時,不是一個女性議員要去抵抗法案,沒有人舉綠牌或紅牌,事實上,他們都轉過頭去。

下議院發言人伊布拉希米(Abdul Rauf Ibrahimi)說,儘管女性議員在討論過程中保持沉默,這是他第一次看到這麼複雜的狀況,有男性議員以文化和宗教為由反對法案。

來自巴德吉斯省(Badghis)的議員費伊茲(Ghulam Sarwar Fayez)說:「草案違反正義,是神會為正義而戰。」法案中明訂童婚、婚姻買賣和虐待配偶為犯罪行為。法案中最具爭議性的部分是婚姻行為的最低年齡從9歲改為16歲;男人會因家暴入獄,和提供庇護所給受虐女性。

「他們誤用宗教法律和伊斯蘭教來維持他們的權力,他們在國會中可以用宗教法律抵抗女權或人權。」前女性議員說道。

奈麥特補充道,那些反對EVAW的辯論中甚至缺乏定義和解釋女性在伊斯蘭教中的基本定位。

國際組織籲保障法令

在阿富汗的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研究員巴爾(Heather Barr)說,一群來自東部省分的宗教學者譴責來自洛迦省(Logar)的薩希.布汗(Sahib Khan)在討論會中未發表反對言論。這類由高級宗教領導人提出的警告是頭一遭。

「沒人對通過這項法案感到興趣,辯論會議的餘波蕩漾可能會使得保守派更積極地組織與呼籲廢除法令。」巴爾說。公民社會的成員則認為如果法案被國會更動,阿富汗領導人不是唯一得負起責任的人。

聯合國阿富汗援助團(United Assistance Mission in Afghanistan)和聯合國婦女組織(UN Women)都要求盡速執行法案,阿富汗公民社會的領導人則表示,國際社會將會看到阿富汗最重大的成就被國會給毀了。

國會分歧和不確定的政治未來,最好的辦法是朝著執行現有法律的方向走,「在每一日的盡頭,法案今日的效力都會與昨日相同。」巴爾說。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