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美少女資深以後:或許慢,但跟得上

立報/本報訊 2013.06.04 00:00
■崔妮

8年前,我剛來到高雄的時候,只知道是為了追隨研究所教授們,學習我有興趣也嚮往深入的性別研究。毅然放棄回台北的機會,放棄熟悉且持續發展中的組織,無論是婦運或教改,資源、名聲、認識已久的夥伴,我沒有選擇與他們一起前行,而是來到一個陌生的新環境,也不知道未來會怎樣。

這幾年間我踏出校園,進入南部的組織機構,認識南台灣婦女運動發展的脈絡,領教議題、族群的多樣性,以及關於培養「人」的甘苦及魅力。有時候,仍不免心急於一些我個人關注的主題,在南台灣不知道誰在乎?誰在做?偶爾回到台北參加會議或活動時,又深深體悟到區域及脈絡差異,資源、地位與聲音就是不夠大,真的很難讓別人正確的理解跟重視。

前幾年,我在台北的組織認識了積極連結在家自學家庭的朋友,透過聯繫可以組成學習團體,或是出遊、參加活動,互相交流學習資源,也是互相幫助的人際支持網絡。串聯之下發現北部為主的在家自學家庭,人數已經多到形成一股有影響力的群體,也成功監督推動一些法令政策的修改,讓社會大眾有機會認識在家自學是什麼。當時就我所知。中南部不是沒有,但數量極少,我也沒刻意去認識。只有一直透過網路跟媒體知道這群朋友在做的事,距離太遙遠,我僅能給予祝福,何況,我既沒結婚、更沒孩子、也不是家長比較需要的學科老師(畢竟我擅長的是性別教育呀)。

一直在性別運動打轉,多年沒與教育領域接上,這件事與我尚未產生實質關聯。直到今年,我想在機構的課後照顧服務裡面,加入一些理念教育的元素,雖然是安排學科方面的課程,但希望能用不同的方式教學,於是開始尋找高雄地區有理念的自由教育工作者。

幾個月前,還真是一無所獲,但或許是幾個月前發出過訊息,加上現在工作重新與教育扯上關係。最近,我終於跟南部的家庭、老師及單位接上了,看見未來有無限的可能性,真的頗振奮。振奮我的是,南部居住多年,喜歡這個環境,很想要長久留下來,但總覺得有些已經在北部發生的事情,而且是我很在意的事情,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在南部用自己的姿態發生?我能否有機會參與其中?如今,我知道不是不會發生,而是會在適合的時間點出現,到那時間,或許也是我某程度準備更充分的時候,能與新認識的夥伴,一起努力創造些什麼吧!(組織工作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