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巴原民控聯合國 假護林真殖民

立報/本報訊 2013.06.03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隨巴拿馬的土地管理權爭議越演越烈,當地原住民拒絕聯合國的森林計畫,認為那是一種殖民方式。據《衛報》報導,幾年前,德蓋茲(Mario Degaiza)在巴拿馬市擔任建築工。他在那裡學西班牙文,有一段時間他對身處都市的繁忙感到興奮。

但這名36歲的安貝拉(Embera)印地安人說,現在他回到位於馬拉剛地(Marraganti)的家鄉村落,生活於熱帶雨林之間,這比過去任何時候都快樂。

「森林是我們的母親。」他邊說邊將一碗米放入鍋中,與大蕉拌炒。他所在的是傳統的無牆住屋,蓋在高坡上以避免洪水和蛇類。「但是這仍然很美麗,這是我們的,我們必須要照顧森林,因為沒有森林,我們就什麼都不是。」

馬拉剛地位處巴拿馬森林密布、與哥倫比亞交界的達利安(Darien)省深處,是美洲地區唯一未有泛美公路分支經過的地區。達利安現在因為變成聯合國氣候變遷改善計畫「減少毀林與森林退化的排放量及森林永續管理活動」(Redd+)的爭議所在而聲名大噪。

森林計畫削弱族人土地控制

巴拿馬7個原住民族所組成的協調團體Coonapip今年退出協商,不願進一步討論該如何於巴拿馬推廣Redd+。Coonapip指控,現行計畫試圖要秘密地減弱原住民對土地的控制權,並進一步剝削這片土地上的所有資源,從林木至石油都有可能遭剝削。

「我們原本以為Redd+可以幫助我們強化我們對土地的權利,因為沒有人像我們一樣照顧森林。」Coonapip領袖奇基達瑪(Betanio Chiquidama)表示。他日前在於紐約的一場論壇上,解釋了為何該團體退出協商。「但是事實卻是相反,我們失去了對聯合國的信任。」

聯合國Redd+區域協調員拉巴特(Gabriel Labbate)則表示,他認為Coonapip的退出應該是因為要求更多金錢,以及原住民族內部政治問題,在誰控制何議題上喬不攏。

但是,他也小心避免將這次協商破裂與國際資源競爭問題扯上邊。「這次協商破裂背後有更複雜的背景,亦即巴拿馬原住民和政府間的衝突,不僅僅是針對Redd+。」他表示。

至於該協商第3大派系,巴拿馬政府環境部門的發言人,則未對此發表意見。無是什麼原因導致協商破局,巴拿馬的Redd+計畫在沒有Coonapip和其代表的原住民社群參與下,實在難以想像。

貧窮與文化的拔河

根據加拿大馬吉爾大學(McGill University)的維拉葛拉(Gerardo Veragara)所進行的一項未出版研究,巴拿馬有54%的成長森林,位於5大原住民法定保護區,或是不在保護區內的原住民居住地中。

位在安貝拉居住區深處的馬拉剛地等村莊,是原住民文化、社群生活和永續森林管理的典範,然而此處明顯的貧窮卻限制了這種理想化的視野。

種植稻米、玉米、番薯和大蕉的小塊土地上,產量也僅夠一家人使用。傳統的草藥醫療也無法完全取代健康照護服務,而豐富的地方文化和傳統也無法取代品質良好的學校教育。

坐上獨木舟,往最近聯外道路的2小時船程可說是風景如畫,但是如果有接連外界的道路會讓當地生活更為便利。

過去幾年裡,一項永續森林社群計畫(僅於1至3月的乾季進行)已提供居住於偏遠地區原住民資金,將原本木造建築置換為水泥梁柱,並將原本棕櫚葉編造的屋頂換成鐵皮,但是進展緩慢。

馬拉剛地四周環繞的荒野,荒野中不只有各種未知物種,還藏匿了毒品走私販和哥倫比亞游擊隊。這種處境讓人質疑,如果該村莊對外聯通較發達,那麼原住民對森林的愛是否會有所減少。

原民土地遭人「入侵」

但是,位在泛美公路分支末端的另一個安貝拉人聚落安利美(Arimae)卻認為不盡然如此。在安利美,屋舍多為一層樓高度,青少年們聚集在一家販賣垃圾食物的小店門口,這看起來似乎是傳統正在減弱的徵兆,但當地與森林的連結仍舊相當緊密。從他們對於那些吃掉他們土地的「侵略者」的憤怒中,對森林的情感可見一斑。

「我們對於要清除多少森林中的樹木來種植作物,有一定限制;但是侵略者不帶任何尊重,見樹就砍,造成嚴重傷害。」正在河邊洗衣服的歐普亞(Belia Opua)表示。

最典型的例子是,貧困的非原住民農人從巴拿馬某處跑到這塊森林裡來占地耕種。這造成森林中出現一塊一塊的牧地,甚至最近還出現非原生種的柚木在樹林中。

原住民領袖認為,是那些有權有勢的人在推動無限制的開發過程。就算不是如此,這些「侵略者」也代表著與原住民傳統格格不入的土地管理方式。

維拉斯蓋茲(Melquiades Velasquez)表示:「如果我們不砍樹,我們無法養家活口。」他正與安利美原住民進行訴訟,爭取土地所有權。「原住民不砍那麼多樹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很懶惰,但如果他們不想要工作,想要餓死,那不關我的事。」

聯合國需重建互信

Coonapip則用不同的角度來解讀Redd+背後的意義。「這是一種新型態的殖民。」Coonapip的律師貢薩拉茲(Hector González)表示:「政府只以商業的角度來衡量這塊土地,聯合國則不了解原住民議題。」

這種說法已讓Redd+在巴拿馬進行的策略陷入危機。有一群外國專家開始調查聯合國是否危害了原住民人權。無論結論為何,要讓Redd+計畫繼續進行,仍需要重新花上一段時間建立雙邊信任,同時提供原住民協助,讓他們繼續以原來方式為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