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需要更多的新舞台

中時電子報/漢寶德 2013.06.03 00:00
  前幾天,新舞台有新戲《知己》演出,座無虛席,我躬逢其盛,覺得台北市民真的需要這個戲院。散場後,我在院子裏走了幾步,發現以前不曾注意的綠地,雖面積不大,卻有沙漠中綠洲的感覺。真的,新舞台這樣大方的利用昂貴的土地,對於愛好戲劇的文化人,心中不免升起幸福的感覺,難怪最近傳出中信金有拆遷的計畫,文化界的名流出面呼籲設法保存新舞台於原地。   對於傳統戲劇的愛好者而言,新舞台可能消失,這無異於青天霹雷,大家無不感到一頭霧水。這戲院不是中信金老闆建的嗎?不是因為老闆喜愛國劇,才主動對市民付出,建了這座具公益性的戲院嗎?為什麼改變心意了呢?再說,經過這麼多年,大家已經習慣把它視為企業支持文化的象徵,為什麼忽然變卦了呢?最不能令外界理解的,是新舞台的主持人辜懷群女士,自然應該是中信金家族核心成員,為什麼也得站出來支持保存現狀?   我為了弄明白情況,向中信高層打聽其緣由,才知道不熟悉企業經營的文化界,確實把問題看得太簡單了。中信已發展為上市公司,一切要受法律的約束,已經不是辜家可以直接控制的了。當年辜家為延續大稻埕上百年的戲院傳統,才興建了新舞台。那是感性承續傳統心情下的產物,所以設立了基金會,每年再投入數千萬元經營。可是一旦成為上市公司,感性的成份就完全消失了。企業經營者的任務是善用公司的資產、為廣大的投資者賺更多的錢。新的管理階層可能完全與戲劇無緣,他們怎可能在信義區的中心,把一塊低度開發的、天價的土地丟在那裏,供為數不多的戲劇愛好者看戲呢?   在初步了解這些背景之後,開始覺得我們對新舞台保存的期望也許是少數人的夢想,利用文化資產保存也是幼稚的想法。在現實世界裡,我們可能只好接受妥協的解決方案,即再找一個新的適當地點,請中信捐錢重新建造一座;而中信已經表示正在尋找新地點了。這使我想到,新舞台的產生原本就是一個偶然,而都市地區的文化活動空間卻應該是有計畫、有目標的建設。   我們今天要問,為什麼政府從來沒有想到台北市的鬧區需要一座新舞台呢?中央政府以為建設了國家劇院與音樂廳,就已經盡了責任。市政府對劇院本來毫無想法,一旦想起來,就要辦得聲有色,找來國際知名大師在士林夜市上蓋出一座外觀超現實的劇場建築,大小好幾個劇場疊在一起。可是這些劇場未來要怎麼使用呢?實在很難想像。   讓外國建築師到台灣來表演他們的才能,是最愚蠢的文化建設政策。文化空間必須與市民生活有感情上的連結,才是成功的建設。新舞台何嘗有一個眩目的造型?然而它是親切的、溫馨的。這是大家站出來要求它繼續存在的理由。花那麼多錢建一座造型眩目、可以為台北市在國際上揚名,對於市民的文化生活是沒有幫助的。   我覺得政府的文化單位應該認真的思考以下這個問題:如何有足夠的文化建築融入我們的生活。文化建築並不一定要有古怪的造型,醒目的地段。世界上偶爾有一棟這類的建築,目的在引起國際觀光客的注意,勉強可以接受。可是三十年來,除了畢爾堡美術館之外,還沒有聽過得到好評的。台灣的文化建築嘗試走上這條路,至今還沒有表現出什麼成績,問題倒有一大堆。   新舞台事件提醒我們,台灣並不需要國際大師的建築表演,而是需要很多座新舞台,融入我們的生活空間之中。要怎樣分佈、怎樣與地區結合,確實需要細心籌畫。如果能有很多大企業資助,或以基金會來營運,更可產生藝術市民化的效果。真的,具有國家象徵意義的文化建築有一棟就夠了,我們最需要的是面帶笑容的市民們自劇場走出來的輕鬆感覺。這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作者為建築學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