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老翁千里拜師 刻畫亡妻容顏

中時電子報/蔡依珍/桃園報導 2013.05.26 00:00
一個人的思念能有多深、多遠?八十高齡的陳章增,天天騎機車從桃園中壢市到觀音鄉來回四十公里,只為拜師雕刻出亡妻的容顏。半年來一刀一刀刻下深深的情感,終於透過布滿厚繭的雙手,將抽象的思念化作具體的木雕,讓愛妻以不同形式長伴。

日騎四十公里不嫌累

家住中壢市的陳章增,自幼跟隨父親耕田務農,家境並不寬裕。卅歲時對廿二歲妻子呂美惠一見鍾情,結識當天立即閃電訂婚,一年後步入禮堂。夫妻倆鶼鰈情深,令人稱羨。

談起愛妻,陳章增歲月雕刻的臉龐堆滿笑意。他說妻子是「女強人」,凡事不假他人之手,製衣、烹飪樣樣會,獨立又能幹,「伊不嫌棄我只是國小畢業的窮囝仔,成親後辛苦將四個孩子養大,有中央大學的碩士、有留學回來的博士、還有當到中校,各個都很孝順有出息,全是阮某的功勞和苦勞。」

就在兒子相繼結婚生子,兩老得以含飴弄孫之際,愛妻不堪長期勞苦,健康亮起紅燈。呂美惠不願帶給親人煩惱,不斷隱忍,待家人發現時已是肝癌末期。

想捐肝救妻但來不及

陳章增帶著她看遍各大醫院,甚至要求捐肝與愛妻繼續同「肝」共苦。呂美惠仍因延誤就醫,於民國九十七年農曆新年第一天、家家戶戶洋溢過年氣氛時,在陳章增的懷抱中撒手人寰。

「妳怎麼就這樣走了呢?」陳章增帶著濃濃鼻音難過地說,愛妻總擔心他在外工作染上風寒,每年冬天都會悉心燉補藥為他養身,結縭四十三年來從不間斷,「多虧她我才能身體硬朗」。沒想到一生都在照料家人的愛妻,並未好好照顧自己,先一步辭世,「今後還有誰能這樣無怨無悔地對我?」

陳章增悲痛之餘寄情木雕,希望刻出愛妻容顏一解思念之情,一尊不理想、兩尊不滿意、三尊還是少了些什麼,遲遲無法精準刻出亡妻神韻。

寄情木雕平復喪妻痛

去年夏天,從新聞獲悉觀音鄉有位木雕達人,立即跳上機車、跨越兩鄉,不遠千里拜師學藝。半年來日騎四十公里,颳風下雨也無法阻擋他的決心。終於在雕刻師傅林新來的指導下完成滿意的作品,連岳父都讚賞不已。

喪妻後時常以淚洗面的陳章增,如今「心情也跟著舒暢」,不時望著雕像,輕輕地拉起二胡,彷彿愛妻從未離去,依舊靜靜地坐在他身旁聆聽最愛的《茉莉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