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連勝文 東京 獵犬

左右看:國族情緒掩蓋階級問題

立報/本報訊 2013.05.14 00:00
左看:面對漁竭/劫後的國族悲歌

5月11日,65歲屏東老漁民洪石成之死,以及菲律賓軍方的兇殘,引來台灣全島人民憤慨。將這股濃重憤慨抽絲剝繭來看,洪石成一家為了償還高額船貸,只能冒險往家鄉更遠處駛去,捕撈高經濟價值的黑鮪。漁業資源匱乏與漁民的工作風險,源自於台灣近海漁場遭污染與過漁的枯竭;每每發生經濟漁場衝突與綁票爭議,小型捕撈漁業漁民面對台灣政府長年漠視,無奈只能求天並且自求多福。

兩日後,一位57歲的菲律賓籍移工Marzal Christopher Bulatao,當初在家鄉賠上家當,借貸以繳納高額仲介費,遠渡重洋來到陌生台灣。不曉得經歷了什麼樣的在台生活,或盤算怎麼賺都抵不了繳出去的老本,逾期居留被捕後,卻在被遣返時,因一場移民署公務車的車禍,失血過多,客死異鄉。

接著,在彰化、桃園、台北等地街道上、市場裡,陸續傳出各種關於台灣民眾帶著棒球棍威嚇追打、拒賣商品給菲律賓移工的消息。不禁令人納悶,人們真的在意一個生命的無辜殞落嗎?近日來兩個生命無辜死亡的故事,共同反映的是底層人民在異地求生的艱難,以及台菲政府長期無方的問題。但為何在台灣的民粹主義政治裡,「國族」問題總是能輕易掩蓋「底層求生不易」的「階級」問題,成為模糊焦點的擋箭牌?陳虹穎/文化評論人

右看:面對「欺善怕惡」的「民族性」

記得在公園裡,或國小遊樂場裡常見如此畫面:爭端從兩個小人兒而起,從挑釁、拌嘴到揮拳動粗,個兒小的敵不過,只好向「老大」或老師求援,派系與分野的形成,從小我們就很熟稔。

在國際外交事務間也是如此。面對美軍在亞洲駐紮基地的菲律賓,還有中國官方第一時間開砲護漁,台灣在外交處境上的窘迫,與菲律賓政府正式外交的互動過程中,一覽無遺。對此,台灣人民欺善怕惡的民族性,就在近日頻頻發生的欺侮在台菲律賓人的舉動上,看得出這種簡便歸因、隨便找出口洩憤的陋習。

從楊淑君事件到洪石城事件,台灣人的習慣就是將國際外交上無法傾洩的憤怒,轉嫁至施暴於比自己弱小、無權者身上。這事的具體體現,就是占著地利之便,轉化為對於在台灣的外國人的欺侮行動與歧視言語。

長期以來對政府貪污與無能的台灣人民,理應對於無能又狂妄的菲律賓政府是怎麼一回事能感同身受。而漁民遇難事件中,屢屢作出這些野蠻舉動的,是菲律賓政府與軍方,並非為了謀生養活家人而冒險來台、過著寄人籬下生活的底層人民。菲律賓人民何辜?何罪之有?陸已興/國小教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