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白狼 英廢塑料 台灣棟樑

沒能力自衛 就別談主權

中時電子報/仇佩芬/特稿 2013.05.13 00:00
  周六深夜煞有介事地開了國安會議之後,馬政府給了菲律賓72小時,要求道歉、賠償、徹查,都是事發當天就該做的,而這已是菲律賓海警槍殺洪石成的60小時之後。想想多淒涼:在菲律賓海警追殺廣大興28號時,連1分鐘都沒有多給,子彈便毫不留情地奪走洪石成的性命,而我們的政府在向凶手討公道時,竟還想著要為他們「留點緩衝」。   光看菲國總統府昨天的狡辯,就知道他們絲毫沒把台灣的「最後通牒」放在眼裡。事發後台灣政府的遲疑、長期對台菲漁事糾紛的漠視、台灣政府永遠只動嘴皮不動手的作為,再加上馬總統與外交部在第一時間「不要擴大解釋為戰爭」的溫吞發言,正是縱容菲律賓有恃無恐的主因。   過去提起領海爭議,馬英九總愛反覆強調「主權不能分割,但資源可以共享」;三句話離不開和平,更養成外交、國安系統息事寧人的惡習。彷彿只要坐上會議桌,簽一紙協議,就可以保證國境太平,贏得「和平締造者」的虛名。   做為學者馬英九,大可從國際法條文裡追求無比崇高的區域和平;但身為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當台灣漁民無助地在怒海中喪命,他有權力更有責任用人民賦予他的政治、經濟和軍事工具來保衛國家。洪石成的殞命正是提醒馬英九,要共享資源可以,但人民性命和主權同樣無可妥協;國際社會的乖乖牌,救不了自己的人民,也捍衛不了國家的主權。   坐在洪石成再也回不去的家中,馬英九誓言要為台灣漁民討回公道。所有人想起八年前揚言為釣魚台不惜一戰的馬英九,希望現在更有權力的他,能比當時更有行動力。為了洪石成,也為了當年吉盛一號的王保生、滿春億號的陳安老,還有30年來許多枉死在菲律賓槍下的海上冤魂,還他們一個公道的唯一方法,就是用行動向菲律賓證明:台灣人不容侮慢欺凌。馬政府更該切記的是,沒能力自衛,就別談主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