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Armani 黑鳥 毛孩

台商一點心意 相約上山助學

中央社/ 2013.05.12 00:00
愛在雲南的女兒系列報導(中央社記者陳清芳台北12日電)抱著無尾熊布娃娃,台商黃國益真不習慣,也煩惱見到認養的女孩時,該說些什麼;見完面,他說「怎麼會這樣」,決定多認養幾個女孩。

「怎麼會這樣」,是上海台商黃國益走訪雲南麗江5天的口頭禪,他2008年開始參與至善基金會在麗江的助學計畫,每個月固定認養10個女孩,5個年頭過了,今年4月才有空走一趟,去看看女孩到底過得怎麼樣。

車行在崎嶇的山路,前往近3000公尺山上高玉芳家,黃國益心情既緊張又期待,見到17歲高玉芳,送上布娃娃,上前輕輕擁抱,說聲:「加油呀,辛苦了」,高玉芳又是哭又是笑,單身沒小孩的黃國益抱也不對,哄也不對,不知道手該往哪兒擺,「小孩一哭,我就不知道怎麼辦」,他就像面對青春期的姪女有點小尷尬。

高玉芳3歲喪母,他的父親高潮紅身兼母職,拉拔一雙兒女長大。隨著兒子去廣西去讀中醫大學、女兒升上國中,學費龐大,高潮紅借貸人民幣1萬多元,努力種菸、種大豆,一年賺不到人民幣5000元,有時遇到天災,什麼也不剩。

高潮紅咬緊牙根,借錢也要供應孩子讀書,不只是補償自己家貧失學,或兒童羨慕別人能上學,更因為孩子是塊料。他說,希望孩子好好讀書,走出山裡,不要像他一樣,大字不識幾個,一輩子在田裡,不能翻身。

就讀國三的高玉芳,夢想是讀完大學當老師,她也很爭氣,除了一次失常,一直都維持全學年第一名;不過,她曾經想休學回家幫忙,老師捨不得,父親也不答應,那時為父親曾在菸田昏倒好幾個小時無人發現,事後親戚告訴她時,她難過也心疼爸爸如此辛苦。

每週末,高玉芳走山路返家第一件事,先幫忙下田、撿柴、餵豬、烤菸草等。那段山路,黃國益走了3分鐘就開始氣喘吁吁,聽到高玉芳每週都要走上1小時才回到家,上學時反方向再走一回,他說:「怎麼會這樣」。聽聞高玉芳這樣走,只是為了節省幾塊錢的車資,「怎麼會是這樣呢?」。

黃國益聽聞高玉芳就讀的玉龍納西族自治縣黎明中學,三餐每天花人民幣8元,有的孩子吃不起;他自己不論是在上海,還是台北,看到許多父母花錢不手軟,只求孩子能擠得上好學校,孩子們還吵著要最一代iPad,「怎麼會是這樣呢?」

他很難想像,只是花新台幣600元,就能幫助雲南的女孩子上學,這600元,「說不定就改變了孩子的一生」。

在離別的時刻,高玉芳從校門追到車門邊,依依不捨,頻頻回頭,黃國益說:「回去吧,回去吧,好好念書,有困難要跟我說」,他打定主意,高玉芳能念到哪,他就幫到哪,同時增加認養10個女孩。

黃國益說,他只是出了一點點的力量,少喝點酒,少點應酬,那些錢就省出來了,根本不妨礙生活。他還打算回去跟台商分享這趟旅程,上海的朋友早就想幫忙窮孩子上學,卻找不到可靠的慈善團體,有了他做見證,下回相招一起上麗江的大山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