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窮到脫褲也要熱血追夢 花世紀

蕃騰人物/陳志龍 2013.05.10 12:09

開始於 士商的女生

2008年,子峰創作了《士商的女生都好正啊》一曲,並把它放上滾石可樂音樂網站,生動描寫青春期男生對可愛女生的無限旖妮綺想的歌獲得極大成功,蟬連多周冠軍。也因此吸引了唱片公司注意…… 一切就這樣開始了。

花世紀是由四個熱愛音樂、喜歡創作的大男生組成,主唱「子鋒」跟鼓手「維尼」是高中同學,後來加入了學弟吉他手「安仔」,到了大學的時候找到貝斯手「罐頭」。音樂性格自然活潑,四人的外型條件也清新討好,一切符合時下最主流的小清新路線,非常具有主流市場的發展潛力。成軍五年,第二張專輯《窮追不捨夢》在宣傳上就話題十足,四個大男生光著身僅用紙箱遮住重點在大街小巷奔跑…… 而且聽說是來真的!

「因為這次的主題是《窮追不捨夢》,那時候大家就一起討論什麼樣的東西可以代表貧窮的感覺,第一個想到就是窮到只剩一條褲子,可是這樣感覺好像不夠徹底,所以幹脆把褲子也脫掉只剩紙箱。」

「至於紙箱裡面有東西嗎?其實我們在很多地方都有拍,在西門町的時候裡面還是有穿一條內褲,但拍專輯內頁時到陽明山海芋田裡那就真的是全裸。我們覺得感覺會不一樣,那種感覺像是要克服自己的障礙,就跟自己說,來吧,不用怕。」

花世紀談起MV的拍攝語專輯的製作概念種種,絲毫不見新人團體的靦腆生澀,反而充滿一種初生之犢、蓄勢待發的積極能量,將這股能量回應這次的專輯主題上,他們也採取了特別的宣傳方式。

「這次我們做宣傳就真的是沿街不管在信義區、西門町,我們就拿了一個行動喇叭跟路人宣傳,這可能是在相對大的唱片公司看不到的,但是我覺得我們一定要傳達出我們一定可以做得到,因為其實好的音樂好的團隊一定是可以讓人家看見的。」

夢想是不敗主題

夢想絕對是商業市場的不敗主題之一,尤其對世界剛剛能掌握而顯得充滿無限可能的年輕人來說,極富吸引力。但較之於「夢想」是如此龐大而豐富的概念,「窮」卻又似乎是大多數仍不具經紀生產力的年輕人共同的處境,於是「夢想」與「窮」兩種極端的概念便產生了極大的張力。

我們這張專輯《窮追不捨夢》的概念不只是作音樂而已,整張專輯不管歌或跟我們的信念都是一體的,名稱叫窮追不捨夢就代表我們可能窮到只剩一個紙箱,我們也會勇敢追夢。我們就把這個信念融合音樂,它就不只是一首歌,而是聽到我們的歌以及我們努力追逐夢想的過程,一個信念。

「我們這張專輯《窮追不捨夢》的概念不只是作音樂而已,整張專輯不管歌或跟我們的信念都是一體的,名稱叫窮追不捨夢就代表我們可能窮到只剩一個紙箱,我們也會勇敢追夢。我們就把這個信念融合音樂,它就不只是一首歌,而是聽到我們的歌以及我們努力追逐夢想的過程,一個信念。」

「因為世界上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夢想,不管你想當醫生、當總統,大家都有夢,我們只是代表音樂幫大家把這個傳達出來,想要讓大家知道,不管你有什麼夢都要勇敢的堅持下去。」

「我們上次做廣播時現場有人CALL IN,有一個粉絲就打進來分享說他是讀服裝科的,心裡面有一個想要開店的夢想,聽了我們的歌之後讓他再度燃起夢想的種子。那當下讓我感覺到我們不只是作音樂,一般樂團給人的印象就是在台上很帥很酷,可是我們想要傳達的是一個故事、一個精神,透過我們的音樂跟視覺,可以帶給人一個正面的訊息。」

不過所謂團體,常常意味著對一件事情就有兩種以上的想法,尤其四個血氣方剛的大男生,如何在各自擅長與偏愛的音樂風格上取得共識,也令人好奇。尤其在台灣普遍以主唱掛帥的樂團生態,其他團員怎麼看待與調適也是一大課題。

罐頭:「其實我覺得就是自己找飯吃。最後來是回到本質,自己夠不夠稱頭。看自己夠不夠精進,如果自己不受歡迎那就是自己的問題。我覺得我們樂團好像比較沒有這種問題。」

安仔:「因為我們四個人的個性真的完全不一樣,所以我們才能合作那麼久,因為不管是個性、外型,風格完全不同。」

維尼:「而且其實我們都是很久的朋友了,而且其實我們蠻有共識是說,不管今天是子鋒的歌迷多或我歌迷多,都是花世紀的歌迷,所以我們都很高興。」

子鋒:「其實最後他們買的還是花世紀的專輯。可能他們第一眼會先看到可能是維尼的外型,或罐頭的舞台魅力等,可是因為他而看到其他的人,最後看到還是會回到我們這個團體身上。」

贏韓國

這次新專輯四月初發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粉絲人數就暴增,迴響熱烈讓四人信心大增。

「我們這禮拜知道我們在HIT FM得到第六名的位子,然後很多成績,不管銷售榜或音樂榜都在前六名內,所以口碑跟實際上都很有收穫。像我們發片前粉絲四千多人,發片後已經有七千多人,有很明顯的成長。」

青春果然無敵,連這般炫燿都聽起來如此理直氣壯不容置疑。

不過聽說花世紀這次發片後,發現有一部分追他們的粉絲是之前追韓國樂團的。尤其在懸殊的投資成本上來看,這一仗贏得意外卻也提供台灣唱片工業一條新鮮路子。

訪問結束前經紀人的一段談話,透露了花世紀的下一步,聽起來,將會跨得很遠。

「我不覺得花世紀只定義在樂團,因為在這時候我們已經想到下一張專輯的主打歌跟定位,那絕對是台灣樂團沒有做過的東西。所以我常勉勵他們,其實這一張我們在打底,下一張我們才會是真的被台灣流行樂壇真正注意的時候。」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