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高牆擋不住 巴青年在家念大學

立報/本報訊 2013.05.09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儘管《經濟、社會和文化國際公約》指明,教育權是普世人權,但對巴勒斯坦居民而言,情況卻非如此。他們生活週遭充滿檢查哨,限制他們的行動,處處都有高牆阻隔他們。根據《海灣新聞報》報導,為幫助巴勒斯坦學生免受以色列檢查哨之苦,聖城公開大學(Al Quds Open University)藉助科技,為巴勒斯坦人帶來希望。烽火下創建知識殿堂成立這所大學的想法始於1975年,目標是滿足巴勒斯坦人的高等教育需求,一切設計依照巴勒斯坦在以色列占領下的人口組成、社會和經濟情況做安排。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1980年進行興建大學的可行性評估,巴勒斯坦全國委員會(Palestinian National Council)在1981年批准計畫,直到1985年才開始執行。1985年底,在約旦外交部(Jordanian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的同意下,該大學臨時辦事處於安曼(Amman)成立。1985年至1991年間,由各界專家組成的委員會,開始籌劃學術課程及課表學習計畫,並監督課本及視聽教材等教具的生產製作。該校終於在1991年開始招生,起初的總部設在耶路撒冷的被占領區,後來移至雷馬拉(Ramallah)。接著,該校開始在巴勒斯坦的主要城市設立學習中心和分部,起初只有數百位學生。直到今日,學生人數增加至6萬2千人,這是巴勒斯坦接受高等教育總人數的40%,且該校大學部學生有61%為女性。雖然也有高中畢業生申請,但大多數學生為中年婦女及男性。該校創校之初遇到困難,因遭逢始於1987年的巴勒斯坦首次起義,加上第1次波灣戰爭而面臨經濟重創。無論如何,艱困的情勢並未阻卻聖城公開大學的行政團隊,該校創校精神本是堅定不移,與奮鬥的人民站在同一陣線。如今,巴勒斯坦人民認為該校是知識的來源,任何人只要在家裡就能接受高等教育。視訊教學 突破行動限制美國總統歐巴馬日前出訪以色列,對以色列學生的演講中提到:「限制學生在西岸地區遷徙能力是不對的。」聖城公開大學透過進步的科技,以及在各行政區成立分部,減少學生行動不便所造成的阻礙。目前為止,聖城公開大學在西岸有17所分校、加薩走廊6所,學生可選離家最近的分部上課。聖城公開大學公關主任希許曼(Lucy Hishmeh)表示:「大學就設在離學生家很近的地方,因為目前的文化並不允許女性出外接受高等教育。因此,如果你不能夠來上大學,大學會走到你附近。此外,使用視訊課程、影像會議和網路電視等高科技資源,加上網站連繫,學生可線上完成75%的學習;但是,他們還是需要到實體課堂上課,目的是要進行討論。另一方面,修讀科學等科目的學生則被要求一定要參與實驗課,進行面對面討論。」教師方面,希許曼表示:「所有教授都需要接受3個月的訓練課程,學習如何使用虛擬課程和e化教育。更甚者,教學品質保障部門(Quality Assurance Department)會監督教師是否維持教學品質並符合學校所設置的高標準。」學費便宜 外界贊助獎學金除了行動受限,巴勒斯坦民眾也承受嚴峻的經濟困難。「學生每學分只要付15 約旦迪納爾(Jordanian dinar),而巴勒斯坦其他機構1學分可能要收60至65 約旦迪納爾,視學科不同而定。」希許曼表示。「來自外界的贊助,幫助來自受刑人和烈士家庭的學生付學費。NGO和部分家庭則收養學生,幫他們付學費。但由於學生人數眾多,這類的援助仍顯不足。」希許曼表示,聖城公開大學對巴勒斯坦的貢獻不只一種。「聖城公開大學為許多巴勒斯坦民眾提供機會,讓他們繼續接受教育,特別是對那些本來只有高中文憑,必須進一步取得學士學位的公部門服務人員來說,更是一大幫助。」她表示。「此外,既然大學中有女性學生,等於一半的社會組成都在接受教育,這會反映在每一個家庭,還有子女,甚至整個社會的正向改變。」更重要的是,聖城公開大學的學位是全球所承認的。該大學有許多感人的成功故事。在加薩走廊北部,希亞許奈(Muna Sheishniey)的丈夫被以色列逮捕,她必須要獨立照顧子女。她取得了該校以受刑人和烈士家族成員為主的獎學金。她努力分配時間,以期同時讀書、照顧子女,並前往以色列監獄探望丈夫。她最終以優異成績取得學士學位。然後,她又每週花2天時間到埃及拉法(Rafah)上課,修讀碩士學位。現在,她被加薩聖城公開大學聘用,擔任社工,同時正在修讀社工博士。55歲的伊瑪德(Umm Imad)居住於西岸蓋勒吉利耶(Qalqilya)在社會事務部工作。3年前,她與她的兒子、女兒和孫子一起取得學士學位。她們全都在聖城公開大學上同樣課程,彼此幫助學習。目前,伊瑪德是蓋勒吉利耶社會事務部主任。雖然聖城公開大學有許多成功故事可以分享,占領區的艱難生活和大多數巴勒斯坦人民的貧窮經濟處境都是學習的阻礙。「我們自有或租來的部分校舍建築一點也不合適於進行授課,更何況註冊學生人數眾多,更是不敷使用。我們用於辦公室和教室空間的預算不足,獎學金和補助的款項也不夠。我們期望我們能做得更多。」儘管在嚴峻軍事占領之下,對教育的渴望仍舊鼓勵著巴勒斯坦人民反抗及成就。他們希望,透過教育,他們能夠以知識自我武裝,不只讓自己獲得生存下去的能力,更能有尊嚴的活下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