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WiFi SpaceX 馮世寬

《用心生活》牙醫師洪淑娟 完登百岳跳芭蕾

自由時報/ 2013.05.05 00:00
記者陳曉宜/專訪

登上無明山,洪淑娟微笑著深呼一口氣,那是她最愛的沁涼甘甜,是台灣獨特的山林之氣,眾人開心地為她拍照、攝影,因為這天是她登上百岳的生命紀錄,迫不及待換上芭蕾舞衣,瘋了似地擺起專業pose,她說:「這是我最愛做的兩件事,登上台灣山頂的這一刻,回憶在母親琴聲旁跳舞的時光。」

當妻母醫師 辛苦危險勝登峰

擔任牙醫師近四十年,今年四月二十五日她與夥伴們登上她個人第一百座高峰,對專業登山者而言或許不難,但對一個六十四歲、白血球僅三千的業餘登山者卻非常不易,洪淑娟卻說:「這種純體力的勞累對我來說是輕鬆的,比做妻子、做母親、做醫師不危險、不辛苦,因為我只負擔自己的安全,我不需去承擔家人、病人的責任,做為妻子、母親,若做錯決定牽連很大,我做洪醫師,為病人拔一顆牙、做的每一個決定,都會影響病人一輩子的使用,但在山裡,我可以擺脫束縛地放下,爬山走出去的每一步都是為了我自己。」

資優生母親 教養壓力數十年

洪淑娟道出每位為人妻、為人母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她是三位資優生的母親,也是整天關心病人、忙於研究的台灣肝病名醫之妻,外人或許覺得這兩個身分是無上的榮耀與幸福,但對她而言,卻是數十年的壓力與艱難。「當你發現,孩子每天都告訴你不想上學,因為小學六個年級的課本他都讀完了,姊姊上完鋼琴課,弟弟也會了,哥哥一年級讀完注音符號,弟弟三歲念百科全書,當家裡有三個資優生,害怕他們學壞與不知該怎麼教導他們的壓力,讓我天天害怕失控。」

不僅如此,女兒舒堯生下時是腦性麻痺兒,導致一手一腳發育較慢,洪淑娟陪著她游泳、練琴,過程中淚水伴著愧疚,終於讓舒堯在進小學時兩手兩腳粗細相同,甚至在十一歲時,獲得鋼琴比賽非音樂班組全國第一名、獲選國小羽球隊、國三跳級、北一女中游泳隊、台大羽球隊、游泳隊,全國朗讀比賽獎盃無數。

「而更困難的是,家裡所有大小事都要妳自己做決定、自己承擔時;當妳必須把客廳當診所,一邊看牙一邊帶孩子時;當妳必須放棄進大醫院、放棄念博士,全力支持一個關懷病人勝過關懷自己的丈夫時,四十年來我已全身病痛。」

登山與學佛 求得人生靜與淨

因為二十年前開始登山、學佛,讓她擺脫病痛,求得人生的靜與淨,她說:「人不靜/淨,事業不會成功,人生不會成就。」所以她總認為,平凡就是幸福,只有甘於平凡,才會願意靜靜地悶著頭做,「沒有求,就沒有得不到的苦」,這是洪淑娟在攀山越嶺,尋找生命價值過程中,苦盡甘來的深刻領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