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教育論壇:教育部何以自陷困境?

立報/本報訊 2013.04.23 00:00
■羅德水在各方共同關注下,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4月17日退回教育部「常態性大學學雜費調整方案」,朝野立委多主張「高教體制尚未改革,薪資停滯也已14年,教育部不應先調漲學費」,並要求重新提出專案報告,教育部長蔣偉寧則表示,將廣徵各界意見,再向立院提出新方案。▲反教育商品化聯盟17日號召多名學生到教育部,以行動劇表達反對「常態性大專學雜費調整草案」,呼籲廢除學費調漲方案,改為調降方案,並擴大教育經費。(圖文/中央社)蔣偉寧前揭發言其實並不讓人意外,因為自2012年2月6日蔣接任教育部長以來,面對重大教育爭議時,最常說的話就是「傾聽民意」,然而,以大學學費調漲一案為例,主其事者不僅偏聽偏信,面對此一正反交鋒的重大爭議,未來就算教育部重啟聽證程序,仍然必須自問:蔣部長對大學學費的基本立場究竟為何?教育部是否贊成調漲大學學費?教部預設學費須調漲關於大學學費問題,表面上,教育部確實成立專案小組(「常態性大學學雜費調整方案」)研議,也曾召開公聽會「廣徵意見」,惟觀其實際作為,顯然早有學費必須調漲的預設立場,這也是引起師生家長強烈反彈的關鍵。觀察大學學費調整案,教育部相關作為確實必須接受各界嚴厲檢驗。一、一意孤行:行政院江宜樺院長多次強調要以審議式民主進行重大施政,但教育部處理高教學費一案卻是背道而馳,官員無視學生、教師、家長多次發起抗議行動,執意調漲大學學費在前,甚至在朝野立委相繼表態反對學費調漲後,教育部向立法院提出的草案,還是僅止於微降調幅,與此前方案無異,要說教育部「傾聽民意」,其誰能信?二、預設立場:學費調漲與否背後其實是不同高教發展方向的角力,去年4月25日,筆者出席「常態性大學學雜費調整方案」第一次會議時,即曾於會議中指出,教育部必須先確定我國總體教育政策路線,釐清高等教育發展方向,以及要達成高教公共化所需之配套措施,再來討論學費是否調漲?如何調漲?蔣偉寧部長主持會議時也要求「國家教育研究院」進行相關基礎研究,詎料,這個旨在促進國家教育永續發展的國家級教育政策智庫,對台灣高教公共化的研議結果竟是「不可行」,如果連研究達成高教公共化所需之配套措施都不可行,要非國教院研究能力有待提升,就是教育部已經預設高教市場化的立場,教育部有必要對外說明。三、自欺欺人:台灣高等教育發展已陷入嚴重的反重分配現象,這是連教育部都承認的高教重大危機,讓人不解的是,教育部的解決之道不是設法增加總體教育支出,而是準備提升公立學校新生學費,甚至宣稱此一學費調整方案有助於改善反重分配現象,這樣連教育部都難以相信的說詞,如何期待社會輿論接受?教育部選對邊了嗎?毫無疑問,大學學費是否調漲,涉及不同高教發展方向的角力,說到底,就是國家要以何立場看待高等教育?是增加教育經費以確保教育公共化?或是減少支出走向市場化?基本上,不同高教立場將導致截然不同的政策走向,兩邊討好的空間日益縮小,取巧只會讓教育部更加左支右絀。分析目前形勢,贊成學費自由化者,主要是排名在前的公立學校與私校董事會,學生、教師、家長團體則大多持高教公共化的立場,再清楚不過,教育部已經以實際作為向學校經營者表態,也等於同時向師生家長宣示:教育部已經棄守教育公共化理想。教育不是商品,做為教育主管機關,教育部竟然不願意與師生家長共同捍衛教育公共化,反而提出可能使台灣高教加速走上市場化的學費調漲方案,教育部自陷進退維谷的困境,難道沒有原因?(全國教師工會文宣部主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