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查維斯之後的拉丁美洲

立報/本報訊 2013.04.18 00:00
■魯拉 譯■陳虹穎歷史將會正式地肯認烏戈.查維斯(Hugo Chávez)在拉丁美洲整合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他14年總統任期間,對於委內瑞拉貧窮人民的重要性;他與癌症病魔長期纏鬥後,於週二(編按:2013.3.5)辭世。深信拉丁美洲區域整合的潛力但是,在歷史願意採認我們對於過往的詮釋之前,我們必須先對查維斯先生在國內與國際政治脈絡的重要性,有個清楚的認識。惟有如此,在當今世界上最動盪的大陸上,也就是南美洲的領導者與人民們,才能清楚確認在我們前頭等待的任務,如此我們才有可能奠基於過去10年來已累積的成果,朝向國際聯合的目標前進。我們現在沒有了查維斯以無限能量挹注的助力,不過,過去那些任務目前已產生新的重要性。他深信著拉丁美洲區域整合的潛力,以及他對於社會轉化需要改善他的人民悲慘處境的使命感。▲尼加拉瓜首都馬納瓜街上的查維斯塗鴉像,圖攝於2013年4月3日。(圖文/路透)查維斯的社會行動,特別是在公共健康、住宅與教育方面,成功地改善了數百萬計委內瑞拉人的生活處境。當然這不是指我們無條件同意查維斯先生所有的行動或說過的話。無可否認的,他是個爭議性高,評價兩極的人物,一個人人無可避免地爭論的焦點,他遍觸議題毫無禁忌。我必須承認,我常常覺得對於查維斯先生而言,如果不說出所有他曾作過的事將是更精明謹慎的。但這是一種他個人的特質,我們不應,甚至不該刻意藉此貶低他。啟發未來青年人民的思想有人也許並不同意查維斯先生的意識型態,以及他被各種政論批評為專制的政治風格。他並沒有作簡單的政治選擇,他也從未在自己的選擇中有所動搖。然而,沒有任何在遠處的誠實者,甚至是他最激烈的競爭對手,能夠否認查維斯先生對於委內瑞拉貧民與拉丁美洲區域整合,投注如此程度的友善、信任,甚至愛。在我一生中曾遇過的眾多權力掮客與政治領導者之中,極少數能夠信賴我們大陸的區域整合以及它那歧異的人民們──印地安原住民、 歐陸移民後裔與近代非洲移民者──如他所做的一般。查維斯先生在2008年建立南美國家組織條約過程中,發揮關鍵性的角色,促成南美洲國家聯盟,一個擁有12個會員的跨政府性組織的成立,使得這個(拉丁美洲)大陸能朝向歐盟模式前進。2010年,拉丁美洲與加勒比海國家聯盟從理論跳躍至實踐,在美洲國家組織周邊再啟一個政治性論壇(前者與「美洲國家組織」的組成不同,它並不包括美國與加拿大)。「南方銀行」,一個新的借貸機構,獨立於世界銀行與美洲開發銀行,如果沒有了查維斯先生的領導,也無法實現。最後,他相當積極地推進拉丁美洲、非洲與阿拉伯世界的連帶關係。如果一個公眾人物死後不曾遺留下任何想法,他遺留給世人們的資產與精神也就走到了盡頭。但查維斯先生並非如此,這樣一個強壯、活力充沛與難忘的身影,在各大學、工會、政黨與任何關注社會正義、減輕貧窮與促進世界人們之間公平分配的地方,他的靈感將引發接續數十載的討論。也許他的想法將會繼續啟發未來青年人民的思想,就如同西蒙.波利瓦的一生,拉丁美洲偉大的解放者,所啟發查維斯一般。如果他們想要在這混亂的政治世界中,實踐查維斯先生所遺留下的思想資產,那麼便需要使這些想法經過論爭與對詰,進一步深化這些想法。一個沒有他的世界,將需要其他領導者們如他過去所為,展現意志的力量,只有這樣,他的夢想才不致淪為只待紙上追憶的材料。少數領導者擁有的魅力與特質為了維持他身後帶給人們的資產,查維斯先生在委內瑞拉的支持者們,前頭將有更多工作等待著他們去建構並強化民主機構。他們將必須協助這個政治系統朝向更加有機與透明,處理與反對黨派的對話,以及強化工會與市民社會團體。委內瑞拉的團結,以及查維斯先生一路以來艱辛打下的勝仗成就,將需要靠這些工作繼續維持下去。無庸置疑的是,這是所有委內瑞拉人──無論是支持或反對查維斯先生,無論是軍人或市民、天主教或基督教、富人或貧民──都能了解到一個國家存在的可能,一如當初允諾他們的抱負。只有和平與民主能夠將這些抱負實現。這些查維斯協助開創的多邊組織,也進一步確保了南美洲團結的形成。他將不再出現於南美洲高峰會議,但是他的理想,以及委內瑞拉政府,將會持續現身於會議上。在拉丁美洲國家與加勒比海領導者之間的民主情誼,將是在政治、經濟、社會與文化團結等方面符合我們人民想望且需要的,最佳的保證。朝向團結整合之路上,我們正處在一個無法折返的位置。但無論我們有多麼堅定,我們必須更加投入於讓我們的國家參與於國際性論壇會議中,例如聯合國、國際貨幣組織(IMF)與世界銀行。這些機構,自二次世界大戰中的墟燼中誕生,實際上並未有效地回應今日多極化世界(multipolar world)的現實。查維斯那極少數領導者能擁有的領袖魅力與特質,以及締結友誼、與大眾溝通的能力,將為世人所懷念。我將永遠珍視此段友誼與夥伴關係,在過去8年間,我們作為總統一同工作,為巴西與委內瑞拉,以及我們的人民創造的福祉。新國際編按:本文作者魯拉(Luiz Incio Lula da Silva),自2003年至2010年就任巴西總統,目前為魯拉機構(Instituto Lula)榮譽主席,專注於巴西與非洲關係。本文原由Benjamin Legg and Robert M. Sarwark自葡萄牙文翻譯為英文。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