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WiFi SpaceX 馮世寬

橙劑遺禍未散 越孕婦頻做產檢

立報/本報訊 2013.04.15 00:00
【編譯陳玫伶整理報導】英國《衛報》報導,河內一家婦產科的等候室裡,有孕在身的婦女焦慮等候護士唱名,不少人來過這裡幾次,都是為了照超音波。現年28歲的小容(Dung),來自河內郊區的村落,她已有7個月的身孕。她說:「我每個月來做一次例行產檢跟照超音波,如果妳不曉得自己懷孕,又誤服不對的藥物,懷孕前3個月就可能造成胎兒缺陷。」一旁30歲的小絨(Nhung)則表示:「我很擔心孩子的健康,所以我定期就診。胎兒缺陷的主要風險,來自環境跟母親的感染性疾病。」婦產科大力推廣超音波許多歐洲國家醫院,在妊娠期間至少提供1次超音波檢查,以監測分娩日期和胎兒任何不正常的發展。然而,在發展中國家,使用超音波頻率增加的原因,卻是因為它是由生產商和醫生的大力推廣。哥本哈根大學(University of Copenhagen)的人類學者加美托福特(Tine Gammeltoft)說,在越南婦產科不斷推廣使用超音波。在高度重視宗族的社會,許多孕婦接受超音波檢查,是為了查看胎兒性別,不過照超音波只能進行1、2次,重複檢查恐造成胎兒缺陷。加美托福特表示,一名孕婦在懷孕期間平均會接受6.7次的超音波檢查,有人甚至超過30次,一方面除了是服務供應者的鼓勵,另方面是歷史帶來的恐懼。越戰期間,美軍在中越和南越噴灑超過1,100萬公噸的橙劑。橙劑是一種除草劑,美軍將其用作生化武器,以清除提供敵人掩蔽的樹葉。橙劑含有劇毒性的四氯雙苯戴奧辛(簡稱TCDD),會一直留存在環境和食物鏈中。專家指出,許多健康問題與TCDD有關,會造成胎兒缺陷。越南紅十字會表示,約15萬名有缺陷的兒童受到此化學物的影響。高齡70歲的退休記者黃春青(Hoang Xuan Thanh)表示:「戰爭之後我們注意到許多夫婦生下畸形兒,所以我們真的很害怕。」他住在戰時毒性密度高的廣南省。準媽媽過度焦慮毒害風險黃春青表示,戰後數年,民眾忙於重建家園,幾乎遺忘橙劑的存在。直到2004年,越南橙劑受害者協會(Vava)控告美國公司製造的除草劑造成人類傷害,該案件1年後被駁回。如今,人類直接暴露於含有戴奧辛氣體的風險非常小。越南公共衛生協會花了數年時間研究,挖掘透過食物及水分而吸收到戴奧辛的風險;並指導民眾如何維護自身安全。總部在華盛頓的阿斯本研究所(Aspen Institute)越南橙劑計畫主持人貝雷(Charles Bailey)說:「他們這幾年不斷傳遞相同的訊息:毋須沮喪、毋須感到害怕,只要聰明一些、小心一些。」運動分子表示,用發布圖像的方式,強調橙劑的危害,藉此提高民眾的警覺。加美托福特表示,即使知道家族沒有人暴露在戴奧辛的環境,但女性仍舊擔心會生出殘缺的孩子。越南殘疾人口約占總人口的6.3%,估計約530萬人。世界衛生組織估計,全世界具有相同形式殘疾的人,比例是15%。加美托福特說:「即使他們知道生出缺陷寶寶的機率低,他們仍舊受到圖像的干擾,即使明白這個圖像裡的人不是我,但多少衍生了焦慮。」她並補充說,衛生部需要發行懷孕婦女指南,告訴孕婦們如何降低焦慮。世界衛生組織指出,定期胎兒檢查不會造成胎兒生長的反效果,但是會增加孕婦多餘的壓力。在越南北部,傳統上媳婦生孩子會提升在夫家的地位,但如果是生出殘缺寶寶,情況就相反了。在河內一家繪圖公司上班、現年26歲的小香(Huong)育有1名2歲的兒子,她說:「我的孩子出生前,婆婆從未和顏悅色,現在她很友善。」她說懷孕時做了十次3D檢查,她說:「我老覺得什麼地方不對勁,我知道這生命得來不易,所以我想一直去確認。」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