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世大運 柯P 霸凌

許信良與吳子嘉對談「馬英九的末日現象」

美麗島電子報/吳子嘉 2013.04.04 00:00
一個錯誤的領導人,會讓國家這塊土地,如同遭遇火吻,會荒廢好幾年,甚至上百年。形象治國,時而有窮,馬英九的末日現象,已提前到來。

馬英九連任迄今還未滿一年,但綜觀這段時間政府的重大施政,無論是年金改革或核四存廢,都是站在民意的對立面,連攸關台灣經濟命脈的ECFA後續協議談判也遙遙無期,使得民心離散,政府施政陷入失靈。

而與「無能」互為攣生兄弟的「貪汙」,也開始現形。從林益世、李朝卿、卓伯源到賴素如,涉及的弊案如滾雪球般,讓馬團隊彷彿已陷入全面貪汙的狀態。這些,都讓馬英九的權力基礎,進一步陷入惡性循環的因果困境。

換言之,國家領導人的失能,導致政府施政失當、貪汙弊案失控、國家內外失遽;同時,馬英九習慣於「小圈圈政治」,都無助於在此刻幫他分憂解勞。所以,馬英九政治權力的末日現象,已經出現。

但令人更膽戰心驚的是,如果末日現象已經降臨到馬英九身上,那麼,這恐怕也是台灣的末日徵兆。

所以,既然馬英九還有三年多的任期,他有絕對必要盡快從泥沼中脫身,另覓蹊徑,以孤注一擲的決心,帶領台灣走出困境。而從當前台灣整體局勢來說,首要之務就是化解經濟上所面臨的停滯狀態,拋開冷戰時期的思維,與中國大陸建立自由貿易區的關係,簡單說,就是「兩岸政治協議」已是非談不可。

只是,由於民進黨對兩岸議題的輕忽,造成國民黨持續在此議題保持絕對領先;同時,以馬英九恃寵而驕的性格來看,已是不可能期待他回頭進行朝野和解,凝聚民意與對岸進行政治談判。

因此,北京當局,恐怕要認真思考推動民共交流的可能性。因為,唯有打破藍營優勢,才能撼動國民黨的最後一根支柱,逼得馬英九與民進黨進行政治和解,展開兩岸政治對話,這不僅對中國大陸本身有利,對台灣更是有益。

面對當前政局,所有關心台灣未來的人,必然都會充滿高度的不確定感。因此,就在幾天前內政部駁回李朝卿申請縣長復職案當天晚上,筆者就與本報董事長許信良會面,對台灣政局展開一場毫無保留的對話。而許信良就認為,馬現在的處境,就正面臨嚴重的權力末日現象。

以下,就是當晚的對談內容。

吳子嘉(以下簡稱吳):賴素如、李朝卿案接連爆發,馬英九系統可能將透過情治系統進行反擊,可以想見,國民黨內部從現在開始,會打成一團,陷入嚴重的內亂。不過,民進黨方面也必然會認為機會難得,對二O一四及二O一六充滿信心,使得初選競爭異常激烈。換言之,無論藍、綠陣營,各方派系的政治力量都將正面對決,各種重裝備、重武器通通出籠,所以未來三年,台灣的國家治理恐怕會出大問題。

許信良(以下簡稱許):你說的這個現象,我要提出一個簡單的概念,就是今天已經可以看到馬的末日現象。

馬英九才剛連任不滿一年,民調已經掉到剩下十三趴,問題非常嚴重。但如果再來看未來一年內馬英九會碰到的幾個大議題,恐怕民調會再繼續下降。

第一,面對核四公投,馬英九本人的態度就是沒有辦法接受民意,如果公投結果是反對興建勝利,那對馬無疑是嚴重傷害;但最後如果因為技術性問題,投票人數沒有超過門檻,但反對核四的票數卻是一面倒,難道馬英九還要繼續蓋嗎?這樣反彈不會更嚴重嗎?

第二是年金改革,因為台灣有九百六十萬名勞工,他們本來對於低給付的勞保退休制度就不滿意了,現在馬政府還屬意繼續降低給付、提高繳費,勞工的反彈當然是可想而知,因為你馬英九就是在對抗民意!

同時,原本被視為國民黨鐵票倉的軍公教,也必然會因為既得權益的減少,對國民黨會產生極大的憤怒。

第三是ECFA的後續談判,過去通過的只是六百多項的早收清單,但兩岸貿易有一萬多項,後續問題比前面重要太多,但台灣爭論卻很大,尤其是反對黨的態度都會讓談判產生變數。

所以,光是上面這三項,都會對馬政府造成強烈衝擊,而剩下十三趴支持度的馬英九,卻又老是站在民意的反對面,請問你要怎麼處理你的聲望?

如果再進一步來看,在馬英九之後,國民黨到現在還沒有明顯的繼承人,所以,在馬政府施政無能、民調低迷的情況下,黨內競爭會非常激烈,包括郝龍斌公開反核四,朱立倫也選擇與民意為伍,說穿了都是站在反對國民黨這一邊,藍營兩大諸侯都是如此了,可以想見馬英九在黨內的威信是如何受到嚴峻挑戰。

尤其,從林益世、李朝卿到賴素如,弊案接連發生,這當然會影響到藍營內部的權力繼承,也難怪近來不斷傳出要求馬英九不要競選連任黨主席的聲音。

面對這些問題,馬英九無論是統御能力、個性,還是不習慣跟他之下的人分享權力,都讓他把自己陷得更深。而他所重用的人,像是江宜樺,在宮廷權力的競爭下卻一點忙也幫不上,導致馬英九是一籌莫展,即便還沒人敢戳破真相,但他在黨內是非常孤立的,這是毫無疑問的事實。

吳:簡單一句話,馬英九就是「形象治國」,卻鄉愿過了頭,沒能力又缺責任,讓想圍繞在他身邊的人,自然得先自我矮化,學會即便從根爛起還是得擦脂抹粉的技術。

所以,在馬團隊裡,比實力不如比形象,論能力不如拚作秀,只要裝做一副清廉好人樣,才是生存王道。

否則,林益世何以擔任行政院副秘書長?賴素如何以擔任主席辦公室主任?更遑論江宜樺及以降的內閣成員,像是偷工減料弊案頻傳聞名的前交通部長毛治國,都能挾著「正直形象」搭上權力直升機,靠的,不就是馬英九個人的好惡?

一個錯誤的領導人,會讓國家這塊土地,如同遭遇火吻,會荒廢好幾年,甚至上百年。

馬英九如果內政確定處理不好,恐怕得想辦法從外部來彌補對國家造成的傷害。

許:的確,馬英九如果要擺脫國家停止成長的問題,最簡單的解套方式,就是徹底改善與中國大陸的關係,而透過ECFA後續協議的談判,幫助兩岸建立自由貿易區,會是最直接且最有效的做法。

問題是,馬英九一來先是對外強調在他任內不會有政治對話,二來總是要求對岸能持續單方面的對台灣讓利,在這樣的狀態下,請問中國大陸會很樂意的完成ECFA後續談判嗎?況且,就現實層面來看,台灣內部的保護主義相當強烈,馬英九如果沒有努力清除障礙,加上又得不到中國大陸的默許,可想而知,未來三年都不可能完成ECFA後續洽簽。

所以我具體建議,台灣要打破長期低迷困境,朝野都要清楚認知,我們非得跟中國大陸取得某種妥協不可,簡單說,就是政治協議非談不可。

吳:的確,我們看到與台灣鄰近的日本、韓國,雖然在軍事外交上存有複雜關係,但兩國對內仍努力說服人民接受自由市場的觀念;對外部分,日本積極爭取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協議」(TPP),韓國則要與中國大陸進行FTA談判,形成所謂的自由經濟區,打破保護主義,把和大陸往來的位階提升至國家戰略層次。但反觀台灣,卻是視若無睹。

所以,要達成某種政治上的諒解,就必須要談政治。但此次我前往平潭出席海峽論壇時,藍營大聲疾呼要爭取台灣的國際空間,而這剛好就是馬英九拿來拒絕與對岸政治談判的理由,所以馬英九既然需要靠大陸的諒解來解決經濟停滯的狀況,為何又把政治性更高的國際空間,拿來拒絕兩岸政治對話?

許:這種作法的確會讓兩岸關係更壞。當然你可以說,無論國民黨或民進黨,對兩岸關係都有錯誤期待,也就是認為美國的亞洲再平衡政策,會讓美中關係變壞,所以台灣要站在美國陣營。問題是,這是用冷戰時期的觀點來看事情,以為所謂的「再平衡」會導致冷戰情況,但事實並非如此,因為在全球化的體制下,主要國家的政治、經濟體制,都早已經不可能回到冷戰時期的模式。

但台灣朝野領袖都太差勁了,到現在為止,國際政治思維還停留在冷戰階段,相信美中關係會轉變成冷戰時期的狀態,這真的是太無知了。

吳:所以這不只是馬英九的末日現象,更是台灣的末日現象?

許:你說的沒錯,所以我主觀的希望,台灣有必要打破藍綠界線,共同組成大聯合政府,將長期沒解決的問題做個了斷,其中當然包括兩岸問題。

吳:但馬英九似乎沒有想改變的跡象。幾天前我在平潭接受央視訪問時,就直指馬英九對兩岸議題之所以敢恃寵而驕,就是因為國民黨在兩岸議題上仍保持絕對領先的地位,即便政權已經搖搖欲墜,還是不可能回頭進行朝野和解,更何況是提出你建議的大聯合政府!

所以我當場建議,中國大陸必須適時的體認到,民進黨與中國大陸都是馬英九恃寵而驕的受害者,而要打破這種局面,就是設法動搖國民黨的兩岸支柱,逼得他必須與中方進行政治對話,同時也與民進黨達成政治和解。

許:這等於提出一種寄望於中國大陸的政策,如果對岸能理解,這真的是一種大利多。因為,打破國民黨的壟斷,的確能改變馬英九自視甚高的態度,這對兩岸而言何嘗不是一種雙贏?

吳:所以我們是否可以這樣說,現在阻礙兩岸關係發展的力量,主要是源自於中國大陸長期獨厚國民黨,造成馬英九有能量反過來拒絕改善兩岸關係,所以,民進黨與中國大陸是有機會打破這層關係的。

許:沒錯,如果不這樣做,馬英九恐怕將面臨比跛腳更嚴重的權力風暴。而他能做的,就是學習當年李登輝的精神,嘗試與在野黨合作,共同解決包括兩岸在內的重大議題,否則,未來三年台灣將變成拖命政府,當年扁政府所面臨的狀況,都將重新上演。

吳:大約半年前我與謝長廷談話時,他就預料馬英九將面臨政府失靈、全面貪汙的大問題,結果現在果然一一印證。

但這種情況,也勢必讓民進黨對重返執政充滿想像,使得內部競爭力量激烈,所以未來三年,如果兩岸關係無法尋求重大突破,台灣政治將在衝突中停滯不前。

所以,比起李登輝甚至是許主席當年的態度,如果台灣只單憑馬英九與蘇貞昌這兩位政治領袖,恐怕是不可能閃躲即將到來的暴風雨。所以,中國大陸真的要認真思考與民進黨的關係,這深刻牽涉到兩岸關係的發展。

許:馬英九連任後兩岸關係急速冷凍,要打破僵局,除了馬英九個人要負很大責任外,獨厚國民黨的中國大陸也是有責任。所以,如果你(大陸)不能寄望馬英九了,就必須調整自己的政策。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