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關八 世足 分屍

戈氏演講談改革俄高層勸其勿再提“重建”

俄新網/俄新網 2013.04.01 00:00
作者:俄新社記者高懿潔

蘇聯首位總統,同時也是蘇聯最後一位領導人戈爾巴喬夫3月30日在俄新社的“公開講座”項目框架內發表題為“人類改變歷史還是歷史改變人類”的講座。這也是已經82歲高齡的戈爾巴喬夫近年來首次在公共場合發表演講。整場活動歷時約2個小時,戈老回憶了自己從政的歷程,稱自認為其職業生涯整體上還算一帆風順,而人生最大的遺憾是夫人的逝世,與其政治活動無關。對于外界一部分人將蘇聯解體歸咎于他的看法,戈爾巴喬夫大呼冤枉。同時,他不贊同現任總統普京以“維穩”為主的治國方針,認為社會應出現“爭取真正民主”的進程。而俄羅斯現有領導層的代表則提醒戈爾巴喬夫勿忘當年的巨變毀掉了整個蘇聯和他本人的事業,稱不希望俄羅斯再發生新一輪“重建”。

最大的功勞在于“為改革貢獻了許多”

戈爾巴喬夫在講座中表示,他認為自己最大的功勞在于“為改革貢獻了許多”。

他說,正是他為國家帶來了自由,如果不是他,蘇軍不會撤離阿富汗,中東歐人民也不會有機會決定自己的命運。“當人們指責我說我把東歐拱手相讓,我反問:‘我讓給誰了?我把波蘭還給了波蘭人民,把捷克斯洛伐克還給了捷克與斯洛伐克,把匈牙利還給了匈牙利人。’”

他指出,當時所推行的“重建”完全是合乎潮流,順乎民心。“在(上世紀)80年代,社會中出現了這樣的口號——不能再這樣繼續生活下去!我們聽到了這一口號。所有的公開透明,所有的改革都是由此開始的。”戈爾巴喬夫說。

他進一步指出,改革不僅是當時蘇聯國內所需,而且也符合國際政治形勢。

大呼將蘇聯解體歸罪于他“不公”稱應由葉利欽負責

戈爾巴喬夫在講座中說道,1989年蘇聯的國家生活發生了巨大變化,首次舉行了自由的、競爭性的選舉。“當局沒有進行任何幹涉,沒有向選民施壓,沒有舞弊行為。結果政治領域迎來了新人。但改革進行得並不簡單。”他表示。

戈爾巴喬夫同時強調說,盡管他認為下放權力和“重建”是必需的,但他仍主張保留蘇維埃聯盟,將蘇聯解體一股腦歸罪于他是十分不負責任也是毫無依據的做法。

他認為,蘇聯解體的責任應由俄羅斯聯邦的第一任總統葉利欽負責,因為葉利欽所主張的改革方針是“不負責任的”。

“改革停滯不前”

戈爾巴喬夫繼續說道,普京從葉利欽手中接過治國權杖後,繼承了前者的“混亂”章法。他指出,葉利欽請辭後的最初階段,自己曾一度支持普京的獨裁方針,認為在當時的條件下,這在一定範圍內是允許的,但從第二屆總統任期開始,普京卻放棄了改革的良好契機,包括其接班人梅德韋傑夫,都白白浪費了改革的機會。

他指出,這一切導致政治漸次成為贗品,經濟基本依賴石油天然氣,中小型企業的發展阻力巨大,而國家教育、衛生和科學領域的狀況十分堪憂。

他認為目前俄羅斯的“重建”陷入停滯。戈爾巴喬夫指出,盡管當局暫時壓制了反對派的抗議浪潮,但國家體制內部的問題依舊存在。“問題永遠都不會自行解決。如果一切照舊,那麼這些問題將繼續惡化。”他說。

戈爾巴喬夫表示,到時俄羅斯社會將需要“重新爭取真正的民主,並且這一進程將具有歷史意義”。

他說:“弗拉基米爾·普京和其他認為可以回歸老辦法,以威懾治國的人應當明白——(這樣做)什麼也得不到。”戈爾巴喬夫建議希望在今天仍當獨裁者的人“到還存在獨裁的地方去”。

俄現有政權精英稱不願再歷“重建”

俄總統普京的發言人佩斯科夫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被問到戈爾巴喬夫的言論時表示,他本人並沒有聽取戈爾巴喬夫的此次講座,但希望俄羅斯不會再發生“重建”。“我們(這兒)的‘重建’已經夠了。”他說。

俄執政黨“統一俄羅斯”黨總委員會主席團書記涅韋羅夫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同樣表示,今天的俄羅斯不需要“重建”。

他表示,自己想提醒戈爾巴喬夫,蘇聯為上一次的“重建”付出了何種代價。“米哈伊爾·謝爾蓋耶維奇已經倡導過一次‘重建’了,結果我們失去了整個國家。”涅韋羅夫說道。

他指出,俄羅斯目前貫徹的方針能夠保証國家政體的完整,解決貧困問題並制止企圖篡權的犯罪勢力,而這些問題"正是戈氏時代的產物"。涅韋羅夫進一步指出,多數民眾支持總統的行動就是國家現有發展方針正確的有力証明。

俄國家杜馬國際事務委員會普什科夫在蘇聯解體時期曾在蘇共中央委員會國際部擔任顧問,並且還曾是戈爾巴喬夫演講稿的編撰者。不過,經歷巨變噩夢的他也不希望戈爾巴喬夫再提“重建”。“我是那個進程的直接見証人,我的感覺是,米哈伊爾·謝爾蓋耶維奇如今完全忘記了(這段過去)。況且,當年的改革進程把戈氏本人也撂倒了。”他說道。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觀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