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攝狼 斷交國 稍息梳頭

王若琳「非常我」的星際遨遊

蕃騰人物/林郁倫 專訪 2013.04.01 01:18

Joanna王若琳,她心中色彩繽紛的電玩世界,充滿了幻想與「我才不管你在想甚麼」的龐克,集結成曲,透過輕快的旋律、調皮的歌詞,與受到與60年代影響的豐富編曲,帶著鮮明色彩、快樂的氛圍油然而生。(圖說:王若琳在MV演出中放空看電視,笑說根本是演平常在家的自己。)

「我寫了很多歌,然後把他們歸類在不同的風格裡面」,Joanna談著自己的靈感來源就像是一個無邊界的星際,用這些不是生活在同一時空背景下的綜合元素,來表露她的內心世界,「空間大、每一次的主題都設定好,我要做不一樣的東西」她也稍稍透露,用音色來分這樣的旋律情境,配樂聽起來有科技的金屬感、所以新專輯”遨遊”星際。「我已經計畫好一系列的專輯,之後還會有邪惡亞當的”霸凌之家”、波濤洶湧的大海、或者是破爛的酒家(但是有著浪漫的愛情故事)」從她嘴裡說出來的音樂本色,時至今日已經不是理想,而是正在進行中的排列式。

出道五年 「我」還是我

做藝人跟做音樂,這兩件事,Joanna還是保持一模一樣態度,「我喜歡做音樂,可是還是沒那麼喜歡做宣傳」,她用”熱不起來”來形容被訪問時的憋扭…穿著功夫鞋彩排、宣傳期的復古STYLE就是自己私底下的裝扮,出道五年,她始終保持一個「我」,為新事物而亢奮,還是愛躲在房間裡,玩電動、看漫畫,上網瞎拼、甚至是越洋聊天。

100%沒人做過

Joanna王若琳出道五年的五張專輯。圖/林郁倫整理

比起宣傳和表演,Joanna相對享受在錄音室的「孵蛋」工作,作品誕生之前,她形容,做一樣全新的東西,100%沒人做過的刺激性與踏實感,熱情與想法的「孵化」,都再再地讓她堅定的走下去。

「我不喜歡現實、也不喜歡”正常”,所以我就是會有很多幻想、和戲劇化的東西」聽Joanna分享她的創作概念,得先描述自己一番,乍聽之下,或許難以接近,但在音樂上絕對是獨立自主的。「作音樂的過程中,我是非常自我的,一定要確定所有的方向、內容都是我要表達的,這樣的作品才會完整,至於聽眾的反應就不是我能掌控的,雖然聽到反面的意見不會太開心,但至少我知道自己是百分百投入我的音樂。」推出的創作專輯,是Joanna的夢想,公司超乎想像地給予支持,從發行、拍MV到宣傳都很盡力配合。讓Joanna從原本悲觀的態度,轉換證明了堅持是對的,也覺得做音樂,再也不像只是在工作。」

自然反應的音樂演員

麥可傑克森名曲「Beat It」,搭配自彈斑鳩琴伴奏,如此特異冷調的詼諧風格,Joanna王若琳大膽放縱在音樂節奏中,搞笑分享,一如性子裡潛藏著喜歡自我嘲諷的幽默,她的音樂會全無腳本,視台下反應做臨場編排,彷彿「Joanna脫口秀」一般,幽默自在。

談起音樂總顯得嚴肅的她,私底下其實很幽默,常在半夜和臉書網友分享「消夜文」,自爆深夜大吃麻辣花生怕流鼻血、一人獨吞整盒pizza,徹底發揮冷面笑匠功力,她還老王賣瓜,自誇「說不定我很有諧星潛力」。(圖‧文/Joanna 王若琳粉絲專頁:來給大家一張白癡的照片,沒有很認真在工作,似乎。)

羨慕Joanna 的年輕和才氣,尤其珍惜她刻下的這種狀態,尚未能夠熟習地融入「娛樂圈」,沒有那樣多習慣性的設防和算計過的禮貌,不為甚麼地自信而又不自信。

回想2008年剛出道時,Joanna的演出近乎「素人」的狀態,完全沒有和觀眾哈拉裝熟,直頭直腦便上了台,連禮貌的寒暄也沒有,簡直要讓你懷疑她是笨拙的。直到當她開口唱歌,讓台下觀眾感動得無言以對。「順其自然的去帶出現場的氣氛,沒有小心機,一起和樂迷享受當下」保持這樣的初衷,Joanna說,每首歌都有它不同存在的環境,她其實沒有太多「表演」的自覺,她自己就是那些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