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漢維中國總裁孔銳天津濱海國際機場接受媒體專訪

大成報/ 2013.03.25 00:00
【大成報記者劉鳳瑩/天津報導】2013年3月19日,廣州漢維展覽股份有限公司(漢維中國)總裁孔銳在天津濱海國際機場就關於廣州漢維展覽股份有限公司(漢維中國)改制為股份制的有關事宜接受了媒體的專訪。

孔銳談到,漢維展覽是世界領先的展覽主辦機構,在美洲、歐洲、中東和亞太地區舉辦了300多個展覽會,服務了30個行業,2012年,漢維舉辦的各類展覽活動彙聚了來自世界各地的逾700萬參與者,達成了上百億美元的成交額。漢維展覽與專業機構、貿易協會及政府部門緊密合作,保障了每一個活動都能關聯和針對行業所需,由此,漢維主辦的眾多展會活動在各自的領域內均處市場領導地位。

2008年,漢維展覽為了滿足在中國日益增長的業務需要,漢維中國於2008年2月在廣州成立,全權負責大中華地區的展覽業務,展會涉及十七個專業領域,如農業、食品、商業零售和物流、建築、包裝技術、大眾博覽會、高科技行業、房地產、工業製造業、娛樂業、時尚行業、藝術和愛好、企業管理、健康和美容、安全行業、旅遊和交通技術等。漢維中國也是來華開拓展覽業務的先行者之一,漢維中國作為一個國際性的專業展覽公司,在中國辦展都是與國家各部委和地方政府直接合作,漢維中國憑藉不斷創新的辦展理念,每年舉辦逾20多場專業專業展覽,漢維中國經過5年的發展,共吸引來自80多個國家的100多萬名觀眾和10000多名記者前往參觀和採訪。每年吸引的展商總數約20000多家。漢維中國秉承先進的全球化經營理念,長期致力於開拓海外市場,形成了龐大的業務網路,漢維中國自成立以來,一直保持著展覽會的國際性、專業性和導向性,率先在業內提出了導向性展覽會的全新理念,力圖突破傳統,使展覽會不再局限于普通的產品推介,而成為每項專業內的技術先導和趨勢發佈,每個展覽會都力求展示並引導各專業項目的最新發展,把握技術飛躍的脈搏。漢維中國在2012年的展覽行業中業績比較穩定,漢維中國在2012年的總體銷售收入達到2.3億元,相比2011年增長6%;淨利潤達到3800萬元。

記者:廣州漢維展覽有限公司(漢維中國)改制成廣州漢維展覽股份有限公司(漢維中國),有沒有上市的打算?

孔銳:現在很多人都問到這個問題,廣州漢維展覽股份有限公司(漢維中國)目前還沒有這個打算,如果作為一個上市公司來說,對外開放的透明是非常好的,但中國相關法規規定上市公司最多只能有200個股東,但是漢維中國以後要通過激勵方式讓員工持股,至少持股員工要超過2000人,所以關於廣州漢維展覽股份有限公司(漢維中國)上市問題目前還沒有進入到我們的考慮中。我們現在要做的是還需要在新的展覽業務上能建立一定規模和影響力,既要“力出一孔”,又要“利出一孔”,這就是說要在一個平臺上,同時還要在運作模式上去把展覽市場的口子打開。另外上市是為了解決融資的問題,目前從資金來源的品種、管道、額度,都足夠支撐我們運營了。

所以僅從融資來講,我們不認為有上市必要,目前我們在全球各銀行中擁有的授信額度,大部分來自於外資銀行,所以漢維中國不缺錢。另外,我們的客戶品質很好,回款也非常好,全球運營商TOP50強,前TOP40家都已是我們的客戶,這40家中前30家給我們貢獻了40%的銷售收入。

記者:據說廣州漢維展覽股份有限公司(漢維中國)要實行輪值CEO,你對此有何看法?

孔銳:廣州漢維展覽股份有限公司(漢維中國)以後還將實行輪值的CEO,輪值的CEO就是在一定邊界內做出決策,是一種職責和權利的組織安排,而非使命和責任的輪值,輪值CEO利於企業適應快速變化的環境,利於避免個人過分偏執帶來的公司僵化,也利於規避意外風險帶來的公司運作的不確定性。

  

中國的展覽業處在一個快速發展的時代,近二十年來中國展覽業的快速變化,令人瞠目結舌,中國原來是一個非常貧窮的國家,現在竟然汽車遍地,高鐵飛馳,城市華麗,物價昂貴,特別是展覽行業的變化更是驚人,中國的展覽業從一個展覽會幾十個展位變化到一個展覽會幾萬個展位,這種翻天覆地,我們真的不知道明天又會變成什麼樣子。說展覽的通道像太平洋一樣粗,那會是什麼概念,我們真的就像像幼稚園小朋友一樣,會想像不出來。

  

股份制公司實際就是董事會是資本力量的代表,它的目的是使資本持續有效地增值,法律賦予資本的責任與權利,以及資本結構的長期穩定性,使他們在公 司治理中決策偏向保守,在董事會領導下的CEO負責制,是普適的,CEO實際上就是一群流動的職業經理人,知識淵博,視野開闊,心胸寬宏,熟悉當代技術與業務的變化。廣州漢維展覽股份有限公司(漢維中國)就是一個以展覽為中心的企業,我們的知識與客戶是完全認同的,現在由於展覽的多變性,客戶的波動性,廣州漢維展覽股份有限公司(漢維中國)釆用了一個小團隊來行使CEO職能。相 對於要求其個人要日理萬機,目光犀利,方向清晰,要更加有力一些,但團結也更加困難一些。

廣州漢維展覽股份有限公司(漢維中國)的董事會明確不以股東利益最大化為目標,也不以其利益相關者 (員工、政府、供應商)利益最大化為原則,而堅持以客戶利益為核心的價值觀,驅動員工努力奮鬥。在此基礎上,構築了廣州漢維展覽股份有限公司(漢維中國)的生存與發展。授權一群“聰明人”作輪值的 CEO,讓他們在一定的邊界內,有權利面對多變世界做出決策。這就是我們的輪值CEO制度。

記者:在外界看來,廣州漢維展覽股份有限公司(漢維中國)的成功現在已經披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同時您也作為漢維中國的領導人,也被業界解讀為神秘人物,你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孔銳:讀小學的時候,老師給我們講希臘大力神的故事,我們崇拜得不得了,少年不知事的時期讓我崇拜上李元霸、宇文成都這種蓋世英雄,傳播著張飛殺嶽飛的荒誕故事。在青春萌動的時期,突然敏感到李清照的千古情人是力拔山兮的項羽。至此“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又成了我的人生警句。當然這種個人英雄主義,也不是沒有意義,它迫使我在學習上爭鬥,成就了較好的成績。當我走向社會,很多年後才知道,我碰到頭破血流的,就是這種不知事的人生哲學。

  

我是被生活所迫,我在人生路窄的時候,才與德國投資方聯合創立漢維中國的,那時我已領悟到個人才是歷史長河中最渺小的,這是人生真諦,組織的力量、眾人的力量是無窮的,人只有感知自己的渺小,行為才開始偉大。在創立漢維中國時,我才發現我自己本來就是一個優秀的中國青年,還被別人稱為所謂的專家,其實一個人不管如何努力,永遠也趕不上時代的步伐,作為一個公司的CEO只有組織起數千人一同奮鬥,你站在這上面,才摸得到時代的腳。業界說我神秘,其實我知道自己並不神秘,我不是為了抬高自己而隱藏起來,而是因害怕而低調,我的優點就將是隨時牽引著員工與客戶的寬容,我只不過是用利益分享的方式,將他們的才智粘合起來。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的路能走多好,這需要全體員工的擁護以及客戶的理解與支援,我相信由於我的不聰明,引出來的集體奮鬥與集體智慧,若能為公司的強大,為祖國多做出一點貢獻,那我的辛苦就值得了。再就是我的知識底蘊不夠,也並不夠聰明,但我容得了優秀的員工與我一起工作,與他們在一起,我也被薰陶得優秀了。

他們出類拔萃,帶著我前進,我又沒有什麼退路,不得不被綁著和架著我往前走,不小心就讓他們抬到了白雲山頂。再就是我們在面對公司的潮起潮落時,即使公司大幅度萎縮,我們也要淡定,要改革,更要開放。要去除成功的惰性與思維的慣性對隊伍的影響,也不能躺在過去榮耀的延長線上,只要我們能不斷地啟動隊伍,我們就有希望,我們對未來的無知是無法解決的問題,但我們可以通過歸納找到方向,並使自己處在合理組織結構及優良的進取狀態,以此來預防未來。我們要知道,死亡是隨時會到來的,這是歷史規律,我們的責任是就不斷延長我們的生命。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