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再見莫拉克系列:莫拉克尚未再見

立報/本報訊 2013.03.19 00:00
圖文■柳琬玲莫拉克尚未再見──桃源那瑪夏族人仍在找路

3年半之前的莫拉克風災中,林務局管理的林班地大片崩落,打亂了深山中的林道獸徑;爾後數年,大山一反過往的穩定厚重,每逢下雨就土崩石流,怒漲的溪水挾著大小石塊翻滾之威,嚎泣而下。

災後第二年,當官方開始定位災區為重建區的時候,上游的原鄉仍舊是最脆弱的涵管便橋與臨時便道;後來,涵管便橋升級成為鋼便橋,臨時便道升級成為有上柏油路面的削山便道。直到去年611,就在災後快滿3年,斥資兩億好不容易完成的夢幻削山便道,耐不住千餘釐米的大雨連日連夜沖刷,整個滑落荖濃溪底,桃源、勤和鋼便橋斷絕,勤和往桃園國中引道斷絕,復興部落、拉芙蘭部落、梅山部落共千餘戶頓成孤島,其中復興下部落發生沖倒9戶民宅的災情。

山羊路和天堂路作伴的原鄉

與此同時,那瑪夏台21線便道同樣斷絕。此後長達半年的汛期期間,桃源復興以上千餘戶與那瑪夏3個部落的兩千餘戶,同樣忍受道路斷絕,只能繞路或者是涉險山羊路、天堂路的辛苦。山羊路,就是山羊走的路;而天堂路,指的是離天堂很近的路。

在莫拉克風災屆滿3年的去年8月,官方開始對「重建有功」人事論功行賞,行政院重建會副執行長陳振川拔擢為執行長,並任命為行政院政務委員,陳振川以下的各處處長也多有擢昇,中央到地方都將鎂光燈打向已經妝點美麗的河川中下游重建區與各安置災民的永久屋,磨刀霍霍於執行半強制性質的永久屋戶籍遷移。

但是受災最為沉重的桃源、那瑪夏區,仍然只有便道與便橋,沒有永久性的道路復健。官方說,台20線、21線復建沒有時間表,目前無法定線,且定線後仍需經過環境影響評估,最快也需要9年以後才有眉目。這期間,建議桃源復興以上族人出入取道台東繞出,建議那瑪夏族人出入取道南化、嘉義縣阿里山鄉繞出。南橫族人質疑:「這樣講的官員到底有沒有走過南橫往台東啊?那路況跟路程很遠又危險耶……」有人戲稱:「我們還算高雄市民嗎?乾脆劃入台東縣轄區算了。」

桃源土石流威脅靠天處理

去年611受災的復興下部落,由於官方定位其與八八風災無關,不能準用莫拉克重建條例,至今受災戶僅領到微薄的搬遷補助;房子被沖走的9間房舍族人自行依親靠友,其他復興下部落房舍岌岌可危,住在危險區的婦女族人夜不安枕,眼見雨季將至,與下部落等高的Lakus野溪上游有巨大土石方,下部落河床僅堆積一層樓高的土石包作為掩護,恐怕面對土石流攻擊將無濟於事。

水保局作為野溪整治的權屬單位,對於Lakus溪致災問題,難以有治本的作法,原因在於距離復興部落段18公里的源頭是林務局的管區,到了荖濃溪興輝橋段以下又是水利署的管區。林務局專管的上游區域尚有540萬立方米土砂料源,然後下游荖濃溪床又被布唐布納斯溪的土石流擋住去路,導致Lakus溪河床連年淤高,終至高於復興部落而危及整個下部落都暴露在行水區中受到土石流威脅。族人一再地呼籲Lakus溪與荖濃溪河床必須要進行疏濬,但是官方受限於土石量龐大與經費限制,總表示現場土方已非人力所能清運,只能依靠自然力用汛期雨季的河水力量自行下運。

我們仍是重災區

復興下部落的族人擔憂身家性命的保全問題,復興與更深入南橫公路內部的拉芙蘭、梅山族人更煩惱道路問題。千餘戶人員的進出,一年中有大半年需要依靠高風險的農路,車耗、油耗將是生計一大負擔不說,4月梅子、5月紅肉李、水蜜桃,6月金煌芒果等農產將面臨溪底便道逢雨斷絕,屆時大噸位卡車無法入山販運,農人除非自行以小貨車一趟一趟冒險走山羊路、天堂路出來,否則將面臨一年收入覆滅的危機。

原住民偏鄉原就資源匱乏,成為莫拉克重災區後雪上加霜,道路斷絕使偏鄉更偏鄉。災後第4年將屆,我們仍是重災區,仍舊行走溪底河床路,每年雨季汛期引發的二度災、三度災危機仍在蔓延;在鎂光燈已經不再關注的莫拉克原鄉災區,莫拉克尚未再見。(莫拉克新聞網記者)

Lakus溪口道路兩旁今仍掛滿復興族人自救的抗議布條,而照片中的簡易太空包堆積而成的土堤,是去年10月汛期結束至今半年來,官方所做的唯一防護,要用來抵擋上方還等著下雨溪水暴漲好隨水衝下來的540萬立方米土石方。

水保局準備的現場講解大圖:復興村位置接近Lakus溪與荖濃溪交會點,莫拉克風災後雖經原民會學者專家判定為安全部落,卻因為八八後荖濃溪河床抬高、土石被其下游布唐布納斯野溪土石流擋住回淤,加之去年堤防施工缺口潰堤,造成下部落覆滅的危機。

目前南橫公路的溪底便道,只要稍大的豪雨就要管制通行,到了汛期5月至10月便會因為土石流攻擊而消失。右側為已經毀壞的削山便道遺跡,該便道花費兩億但因為趕工沒有做在岩盤上,於去年611豪雨時斷掉,使用壽命為一年。左側為布唐布納斯野溪土石流。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