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遊馬祖/馬祖水鬼畢業考 看場電影才結訓?

NOWnews/ 2013.03.18 00:00
記者田欣雲/馬祖報導

聽過「水鬼」嗎?在兩岸爭鋒相對的年代,馬祖南竿鐵板村(今仁愛村)西南隅的陸連島「鐵堡」裡,曾駐紮著一批兩棲偵察隊,有人喚他們「蛙人」,有人稱他們「蛙兵」,更多人視他們為「海上蛟龍」,但其最讓人聞風喪膽的名號,莫過於象徵來無影、去無蹤的「水鬼」。

如今,鐵堡早已褪下一線據點的肅殺氣氛,以光鮮的迷彩塗飾,歡迎著遊客們大駕光臨。走上接往海上要塞的水泥橋,眼前赭紅色「鐵堡」二字立於岩壁,往左右礁石定睛細瞧,上頭殘留的碎玻璃,是防止對岸水鬼「摸哨」的必要防護。

什麼是「摸哨」?簡單說,就是偷偷摸摸潛入敵營、殺害哨兵,當年國、共兩軍水鬼相互摸哨的情事,時有所聞,現今在北竿「戰爭和平紀念公園主題館」裡,就記錄了這麼一段令人毛骨悚然的口述歷史,一個關於「無頭部隊」的故事:

「進入營區後,裡面一片死寂,半個人影都沒有,『我好奇的往他們住的坑道走進去,突然之間,一陣冷風從坑道內直吹而來,我不禁打了一個哆嗦,當我走到他們睡的寢室時,迎面而來的是令我震驚且終生難忘的畫面.....』 。『整個寢室一片血泊,每個人的喉頭都被切斷,左耳全部被割下。』『無頭部隊就是南山連的英魂。』『那時全連被殺之後,有一段時間,當地沒有軍隊駐守,但奇怪的是,每到深夜塘歧村的居民都會聽到南山部隊出操的聲音,有時是刺槍術,有時則是霹霹啪啪的正步聲。』」

鄉野傳奇的結局,以「老蔣曉諭鬼兵、冤魂平息怨念」收尾,是真?是假?自然無須深究,但前線弟兄們每日戰戰兢兢地過日子、數饅頭、命懸一線,卻是無庸置疑的事實。

踏進鐵堡,純白的牆壁、完備的照明,能看出翻修維護過的痕跡(以前想必無此舒適),遙想曾有一班海龍蛙兵,不畏寒暑、不分晝夜,在這般狹小空間內以「『鐵』衛部隊」自居,固守要塞,成就「鐵堡」之名,內心的敬意油然而生。

導遊保哥說,在對峙緊張時期,大陸水鬼蛙兵會躲藏在無人島礁上,伺機蠢動,而扼守閩江口的鐵堡,與莒光形成交叉火網,戰略位置重要,為了防備敵軍摸哨,所以還配備了另個祕密武器--狗少尉,牠不僅掛有軍階,還配有糧餉,據當地老村長指出,曾有照顧少尉的阿兵哥偷把狗糧罐頭拿去換煙抽,遭靈犬咬破褲管、東窗事發,至今傳為笑談。

想當個海龍蛙兵?可沒這麼簡單!除了得在這孤懸汪洋的海島上,耐得住寂寞,體能戰技方面的要求更是馬虎不得,從潛水、情蒐、反登陸作戰,到水鬼最擅長的「滲透」,缺一不可。

保哥道,每年三到五月是馬祖的霧季,蛙兵就選在此時進行期末技測,測驗項目絕非紙上談兵,一定得到對岸偷個醬油瓶,或看場電影拿回票根,表示有登陸對岸且平安歸來,才能順利結訓。與今日買張船票就能坐往對岸的承平情景,不可同日而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