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地震 妙禪 空汙

紙牌屋中的能源爭霸─兼論台灣當前核四問題中的美國利益

立報/本報訊 2013.03.18 00:00
國際環境評論:《紙牌屋》中的能源爭霸──兼論台灣當前核四問題中的美國利益■倪世傑、余世芳在一片驚嘆下,美國政治劇集《紙牌屋》(House of Cards)第一季劃下了它的句點。這一齣由美國奈飛公司(Netflix)所出品的第一部「網路播映片」,除了證明其製作品質與無線電視網的一流製作並駕齊驅外(註一),當中引人入勝之處,還在於透過故事主角昂德伍德夫婦(Francis & Claire Underwood)的政治操作,從慾望、利益、恐懼與安全(獨缺榮譽!)(註二)等面向勾勒出美國華盛頓特區高層政治的曲折與運作。紙牌屋中的能源企業角力劇中的高潮出現在第12與13集,沃克總統(Garrett Walker)、眾院多數黨鞭昂德伍德以及總統摯友、核能電廠大亨塔斯克(Raymond Tusk)之間的大鬥法,當中,對美國當前的能源政策有一番精彩的交鋒。塔斯克以支持昂德伍德擔任出缺的副總統一職為交換條件,希望昂德伍德能夠影響總統,不要對中國採取強硬的立場,因為他的核電廠需要釤-149(samarium-149),而中國在該項金屬出口量高達全球供應量的95%。而昂德伍德先前已經與桑科集團(SanCorp.)在賓州開合作項目,開發天然氣。昂德伍德與塔斯科交涉失敗,找來桑科雇用在國會的遊說人員丹頓(Remy Danton),想要透過在金融市場放假消息的方式,打擊核能,重挫塔斯克核能集團的股價,由桑科貢獻銀兩假性收購之;未料遭到丹頓出賣,塔斯克直接在市場收購桑科股票達10%,坐擁核電與化石能源的利益。美國能源戰略調整:綠色能源只是泡影在商業戰濃濃煙硝味中,透露出幾項重要的意義,無論是在劇中還是當前的美國總統,一、皆為民主黨籍;二、皆主張能源來源分散化的政策。然而,311福島核災增添了美國核能企業在全球推銷核能的困難度;另方面,核能相關原料甚至要仰賴中國的出口供應,增添了未來發展的不確定性。而能源來源分散化的政策則提供各方能源利益的競爭平台,競相分食能源大餅,因此,化石能源與再生能源業者會攻擊核電「不安全」,化石能源與核電業者聯手攻訐再生能源「效益低落」難以支撐能源市場,核能則與再生能源業者聯手襲擊化石能源業者不斷製造溫室氣體,導致當前地球出現氣候變異。▲美國南德州鷹灘頁岩礦區(Eagle Ford Shale)的鑽油平台,圖攝於2011年7月14日。(圖文/路透)在2008年主打潔淨/再生能源的歐巴馬總統,在第一個任期後段的能源立場即出現改弦更張的局面,2011年開始他表示支持在美國本土開發頁岩氣與頁岩油,除了增添新能源以外,之後又於2012年國情咨文中,明確表示美國支持頁岩氣發展,頁岩氣將提供美國未來1百年所需能源,並在10年內為美國帶來60萬個工作機會。《紙牌屋》對類似的情節亦所著墨:當費城南區選出的眾議員魯叟(Peter Russo)預備以製造5千名綠色就業機會的《流域法案》(Watershed Act)做為自己參選賓州州長的試金石的同時,卻遭遇桑科集團龐大的反對壓力,桑科集團不僅成功,還使得魯叟,這個由昂德伍德操控下的傀儡轉而支持賓州的天然氣鑽探計畫(即頁岩氣)。賓州,頁岩氣之州就讓我們來聊聊現實世界中的賓州。賓州堪稱美國頁岩氣開發的重點區域,光是一個州內就有高達8,982座汽井,當中面積與高雄市相近的布萊德福特郡(Bradford County)即有1,795座井(註三)。而這當中直接增加的就業更為可觀。吾人不難發現,在2008年金融風暴之後賓州的失業狀況相當嚴峻,就業恢復緩慢,但是礦業與伐木業異軍突起,以年成長20.7%的速度飛了上來(見圖表),一方面得以填補美國龐大能源消耗的空缺,另一方面又能夠在經濟危機中創造工作機會,即便所採用的水力壓裂法對地下水源以及環境都會產生巨大的破壞。歐巴馬早已將2008年競選時「綠領工作」與「綠色新政」棄如敝屣,張開雙臂迎向「鑽探與燃燒」(drill & burn)的懷抱。廢核四,還是擁抱頁岩氣時代?對台灣來說這又意味著什麼?為何主政的馬江政權不惜賭上「公投」來讓民眾「決定」核四廠的命運,而不是憑藉行政與立法國民黨都佔多數的一致政府使核四輕鬆過關?是否,在能源業者的競爭中,核能在華盛頓的地位已經日益下滑,逐漸讓位給頁岩氣業者,進而影響了馬江政府的能源戰略規劃?如果戰略規劃就是「美國鑽氣、台灣買來燒」的話,核四這一個燙手山芋,似乎也只能透過「公投」此一民主手段,「做」給華盛頓及相關業者看,台灣民眾已經做出「不需要核能」的共識,用這個方式來抗衡華盛頓與奇異公司的不滿聲浪,轉而改投向火力發電的陣營。從世界角度來看,一旦頁岩油氣搖身一變成為能源取供應中「價廉的選擇」,讓人不盡滿意、看來卻是拯救全球氣候變異的全球氣候變遷建制(註四)看來相當可能因為「鑽探與燃燒」的政策而徹底崩塌。因此,吾人在此必須懇切地詢問馬總統與江院長:一、如果廢核四公投過關,你們是否會敦促立法院,以立法的方式讓核一、二、三廠除役?二、無論台灣是否實現「非核家園」,你們對台灣能源戰略的規劃何在?頁岩氣會是你們的選項嗎(註五)?(作者依序為政治大學政治學系博士候選人、自由撰稿人)●註一:截至筆者寫作的此刻,知名影評網站IMDB的評分是9.0分(滿分為10分),相較於美劇之王《六人行》(Friends)高達8.9分的得分,《紙牌屋》顯然有過之而無不及。●註二:國際關係學者勒博(Richard Ned Lebow)指出,人的行為受畏懼、利益(慾望)與精神(榮譽)所驅動。《紙牌屋》的編劇相當明瞭政治學中關於人類行為動機的討論。在第12集,昂德伍德與核電大亨塔斯克(Raymond Tusk)在其私人森林中關於核能問題的討論中,塔斯克表示:「反對核能的意見都是感情用事……憑感情做出來的決定根本不叫決定,那是直覺,直覺可以很有價值,理性和非理性是互補的,分開就無力許多。」因此筆者認定,編劇特意突出政客行為中利益、畏懼與尋求安全的成分,而特意在劇中不呈現任何精神層面的榮譽成分,將政客貶為毫無榮譽感的存有。●註三:http://stateimpact.npr.org/pennsylvania/drilling/●註四:這包括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京都議定書這兩個國際條約,以及其締約國大會歷年進行的的決策及相關規範。●註五:在台灣當前反核論述中的民間聲音中,出現越來越多「買頁岩氣就好」的意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