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業者給好處 印尼助產士賣奶粉

立報/本報訊 2013.03.14 00:00
【編譯陳玫伶整理報導】英國《衛報》報導,印尼某些地區沖泡奶粉的乾淨水源不易取得,造成潛在健康風險,但奶粉公司仍持續透過助產士,向嬰兒家長推銷嬰兒食用的配方奶粉。在印尼雅加達北部,住在貧民窟的20歲媽媽菲菲(Fifi)與丈夫、6個月大的女兒里斯卡(Riska),住在一間木造小房,里斯卡看來不大健康。喝稀釋奶粉 影響寶寶健康里斯卡兩個月大時,菲菲認為她服用避孕藥會影響母乳供應,於是開始餵配方奶粉,助產士同意菲菲這麼做,並且給她配方奶粉的樣品,現在,里斯卡每個月的奶粉錢高達40萬印尼盾(約新台幣1,222元),相當於丈夫半個月的薪資。菲菲是典型餵配方奶的印尼媽媽,即使是廉價奶粉品牌,對貧戶來說仍是不小負擔,父母只好稀釋奶粉,結果導致寶寶營養不良。菲菲家中的衛生狀況明顯不佳,無法取得乾淨水源。全印尼約45%的人口與菲菲處於一樣的狀態,自來水可生飲的地方,只有美國大使館與雅加達國際學校。菲菲家的經濟能力,負擔不起瓦斯煮水,家中沒有廚房,必須走到屋外使用付費廁所,26人一起使用的浴廁還得常常調配使用時間。雅加達診所醫師帕伯瑞尼(Asti Praborini)說:「販售配方奶粉就像在摧毀田地,我認為寶寶會死於腹瀉,就像農田會毀於養分不足。」在印尼,餵哺母乳極為重要。這對嬰兒來說,是唯一安全的餵哺方式。印尼兒童死亡率為千分之35,最貧窮的人死亡率是富人的5倍。有些母親使用配方奶粉是因為自己飲食不均,不敢餵嬰兒母乳。拯救兒童(Save the Children)的資深計畫工作者哈金(Wahdini Hakim)表示,勸導母親哺餵母乳的效益遠比勸導改善衛生狀況來得更高。然而,使用配方奶不完全是個人選擇的結果,奶粉公司也扮演重要角色。世界衛生組織自1981年起,追蹤配方奶粉的銷售。世衛發現,配方奶商機龐大,2/3的市場成長來自亞太地區,光是印尼,配方奶就有11億美元(約新台幣326億)的市場。金錢加贈品 業者積極推銷法國達能集團(Danone)子公司Sari Husada派銷售業務代表與印尼助產士打好關係。2011年之前,該公司以金錢資助的方式,與鄉村地區的助產士簽約,訂定每月奶粉銷售量。助產士可因此獲得微薄的報酬,每年約1百萬至3百萬印尼盾(約新台幣3,055至9,167元)。該商業行為違反世界衛生組織及印尼政府的規定。但達能集團出面表示,上述情況已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助產士訓練計畫。Sari Husada委外的銷售業務員塔司雅(Usman Tasya)解釋:「之前給的是現金,不過2012年之後,只要跟他們簽約,他們就會給實體贈品。」達能集團的發言人表示,他們的這些行為屬於善行,這些贈物是用來協助助產士,跟助產士推銷多少奶粉無關。被問到為何贈送電視機時,發言人表示:「她們可以把它放在等候室,讓民眾更願意前往,成為舒服想去的地方。」發言人又說,他們與醫療專業人員接觸,向他們介紹我們產品的優點,這跟我們送贈品給他們無關,送贈品只是協助助產士能設置更好的醫護療環境,兩項行為是各自獨立、彼此沒有牽連。雖然醫療人員沒有直接獲得報酬,廠商行為也沒有違反法律,但推銷配方奶的活動,仍造成深遠的影響。印尼政府則是從另一方面加強宣導。在爪哇島西部,一名匿名助產士表示,她不會簽署合約,她說:「衛生官員最近到新生兒家庭訪視,發現一些母親向助產士買配方奶粉,他們一個一個召喚助產士問話,她們都很害怕,因而簽訂文件同意不再販售。」印尼擁有世上最嚴格的母乳餵養規定,從2010年以來,除非有令人信服的醫學理由,所有嬰兒出生前6個月只能接受純母乳餵哺。違反規定者會被罰款或坐監。雖然目前沒有人因此被關,但值得注意的是,當個人會因為違法而面臨刑事訴訟時,奶粉業者只會面臨民事訴訟。配方奶研究 貧童成實驗品提倡餵哺母乳的團體AIMI,近日阻止印尼大學醫學院的一項研究,該研究讓貧民窟新生兒食用一年的配方奶粉,研究他們的成長表現。研究中並未編列新生兒生病的醫療費用,另外的問題是該計畫沒有說明誰在背後資助這項研究案。後來,有人不小心洩露出印有荷蘭的菲仕蘭康柏尼公司(FrieslandCampina)字樣的代銷表格。這項研究違反研究倫理,一方面將貧民納入實驗,另一方面也沒有告知可能會對寶寶造成的不安全狀況。拯救兒童的哈金表示:「我想提倡哺餵母乳很重要,但是行為的改變需要在各層面給予支持,如家庭、社會和政府,尤其奶粉公司的競爭對手是母乳餵養。我們想強調的是它不僅針對母親和嬰兒,也要家庭、社區、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投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