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賴清德 台大 兩岸

針對反媒體壟斷法的幾點思考

立報/本報訊 2013.03.14 00:00
■邱彥瑜反壟斷運動歷經七個多月,終於在年節過後,2月20日,盼到第一個極具重要意義的里程碑,此次風暴中的主管機關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終於提出俗稱「反媒體壟斷法」的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草案中最引人注意的,一是限制閱讀率達10%以上的紙媒,不能和廣電事業整合;另一則是日報、週刊與廣電媒體之整合,對於公眾意見的影響,若超過收視率20%,將禁止整合,如果整合對象是新聞頻道或是製播新聞節目的頻道,禁止整合的收視率更嚴格規範至15%。除此之外,本草案也首度將頻道代理商及有線廣播電事多系統經營者納入管理,可說是水平、垂直都管到了,管理範圍甚廣。太寬還是太嚴?這份草案被喻為,是民國65年《廣電法》制定至今,對於反媒體壟斷最重要的法案。此草案一出,立刻引發業者的反彈,不管是有線系統或是廣電媒體業者都提出立法過嚴的質疑,認為媒體產業的趨勢是數位匯流,若以此嚴格標準禁止跨媒體的整合,將不利於產業發展。而具有資深媒體人經驗的監察委員吳豐山,在草案公布的第一時間,也認為專法太苛,但卻在隔日接受新頭殼記者訪談時,改口認為草案太鬆,細究法案的內容,便可發現吳豐山的態度大轉變,其實其來有自。這份草案中,引起最大的爭議的便是在於「收視率」、「閱報率」等相關數據的計算。草案中明確定義,「閱讀率」指的是「新聞紙經營者發行之個別日報或新聞資訊與時事評論週刊,於前一年度之平均閱讀人數占全國人口總數之比率」,跟目前市面上由ACNielsen所做的閱報率調查,其實相差甚大。由於台灣紙媒大多未公布其發行數量、也未加入銷售量稽核,目前行之有年的調查,就屬ACNielsen的閱報率調查為主(調查昨日、前一個月主要閱讀之報紙),但ACNielsen的閱報率計算,是以「有閱讀報紙之人口」為母數,去計算其中閱讀不同家報紙的人數各為多少(分子)。▲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主委石世豪(左)2013年1月9日表示,反媒體壟斷專法草案預定3月前提出,徵詢外界意見後報行政院彙整,6月送立院審查。(圖文/中央社)以有參與發行量稽核的自由時報為例,2010年第一季的發行量為66萬份,在ACNielsen的閱報率計算中,約佔16.9%,也就是在100位民眾中,若有40位民眾閱報,就有4成的人閱讀自由時報。但若以反媒體壟斷法草案中的「閱讀率」來看,66萬份報量在台灣2,300萬人口所佔之比例,甚至還不到3%。而眾所皆知的是,自由時報與蘋果日報已是4家主流報業中的第一、二名,連自由時報都還不到3%,離被禁止整合的10%還有很大一段距離。單就紙媒的跨媒體規範來看,此草案距離正式立法還有很多的地方要努力。光只是「閱讀率」與「閱報率」的計算,在計算方式就有很大的差異;此外,大部分的紙媒多以商業機密為由,不願加入發行量的稽核,雖在草案中,NCC要求在不妨礙個人隱私、營業秘密等前提下,得以要求業者提供資料,但如此曖昧的文字規範,效果仍待時間驗證。而收視率的計算也為一有待商榷之標準,長期以來,台灣有線電視產業多執著於小數點之下的收視率計算,但收視率調查本身的代表性、樣本偏誤以及流於盲目的數字競賽等問題,仍是訂定標準時無法忽略的重要因素。反壟斷法的核心應是促進言論多元回到這一波反壟斷運動,其實並非想阻礙媒體產業的發展,而是追求媒體所肩負的言論自由與民主特質。前幾年台灣簽署的「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當中,也強調為防止個人意見自由受到干涉,並保持資源與觀點的多元化,必須防範大眾傳播媒介的壟斷或是不恰當的集中化。而最近舉行的「國家人權報告國際審查會議」當中,審查委員會就向台灣政府提問:「請提供資訊以說明媒體(報刊雜誌及廣電媒體)所有權、是否有集中於特定集團之情形?是否有防止媒體壟斷之法令?」可見在保持意見多元的媒體環境中,壟斷的控管與法規是很重要的。放眼國際,最常被提及的便是美國的法規,美國的聯邦通信委員會(FCC)從1934年訂定美國聯邦通訊傳播法時,在核發廣播電視執照就開始考量所有權的多元性,跨媒體政策持續到1970年制定的「有線電視/廣播電視跨媒體所有權規範」、1975年「報紙/廣播電是跨媒體所有權規範」,即使後來透過許多個案的審核,逐漸放寬規範的標準,但不變的是,委員會主張所有權的「多元優於集中」原則。而反觀台灣,在反媒體壟斷法草案提出之前,對於跨媒體所有權的管制,只有出現在《廣播電視法施行細則》的第18與19條當中,像是第19條規定,「新聞紙、無線電視或無線廣播事業之股東持股或與其相關企業共同持股達各該事業總股數50%以上」者不可受讓轉讓之股權。如此單薄的條文,顯見台灣對於跨媒體的併購趨勢並無完善的管制,更導致蔡衍明旗下已有中國時報股權的旺旺集團,在2009年併購中視與中天電視,並以「68.12%中天股權與44.5%中視股權」的「合法持股」規避該條條文的規範,此案便證明,單以持有股份管制,已經無法妥善管理跨媒體併購的情況。而這次的反媒體壟斷法草案當中,NCC著眼於「整合」的規範,包含「共同所有或控制關係」、「同一股東及其關係人直接或間接持有股份達20%」、「委託他人經營」等共達7條對於「整合」的定義,比起單純股權的規範繁複許多,確實也展現主管機關對於管控媒體壟斷現象的誠意。反媒體壟斷法草案一出,有褒有貶,但2008年大富案、中視中天併購案風坡,當時就呼籲要立反壟斷法至今,立法的開始,仍應被視為重要的里程碑,望此能引起更多對於細部規範的討論,主管機關也應挑起彙整意見與共識的責任,而非讓正反兩方持續隔空喊話。 (傳播學生鬥陣責任編輯)媒大事燒天燈主播:新聞娛樂化的「明星」產製現象2013年2月20日的元宵節前夕,年代新聞台氣象主播黃鈺文的「LIVE吃螺絲燒天燈」新聞影片引起網路瘋傳,這個直播時出的錯誤,反倒衍生了另一層效應。該事件造成的廣大迴響使該主播的粉絲專頁一夕破萬,她也在臉書上表示要再放一次天燈雪恥,事後於2月23日再度上陣成功施放天燈,這則引起全民注視的小鬧劇終究皆大歡喜,黃主播沒因出錯而丟工作,卻因此爆紅。此事件在表面上看來是主播凸槌所造成的巧合,但事實上,主播在播報新聞之餘還得放天燈這件事就已經不單純,此舉無非是希望將新聞置入一些娛樂性質,讓內容「更有看頭」。這位主播吃螺絲和燒天燈的失誤原是弄巧成拙,但這段直播是在電視開機率不高的晨間時段播出,後來卻仍做成新聞帶po上網路平台,使事件有延燒和宣傳的空間,之後新聞台更安排讓黃主播於午間新聞播出時段再度施放天燈作收尾。新聞台高層靠著這張「天然呆正妹牌」笑擁收視率及新明星主播的誕生,可謂「因禍得福」、「名利雙收」。新聞主播鬧笑話事件也非鮮見,姑且不談因大意出錯的案例,那些認真想扮演小丑來博取觀眾注意的戲碼,尤其令人難以接受。如華視主播模仿北韓主播李春姬、東森主播模仿小護士、年代主播在播報氣象時唱歌等等。讓人看了是錯愕又笑不出來,只能搖頭嘆息新聞從業人員竟淪落至此。台灣民眾真的都愛這味「新奇好玩有看頭」的新聞嗎?看了之後得到了甚麼?若新聞的功能等同於一般娛樂節目,那新聞有何存在意義?平平是為了收視率,台灣的新聞產製結構卻從來不想花費成本製作優質新聞、以專業來博得觀眾信任,只思耍些便宜花俏的手段來達成目的。觀眾習慣了刺激,便覺一般的新聞索然無味難以下嚥,卻也逐漸忘了這個社會需要新聞媒體的理由在哪裡,於是沉浸在笑鬧趣味的新聞內容中,也只會留意哪一家的主播長得好看。我們所該認真思考的是,為什麼我們都忘記了,需要新聞的理由?(黃馨慧/傳播學生鬥陣責任編輯)附註:●露毛、唱歌、扮小護士 綜藝咖主播「秀」很大http://www.ettoday.net/news/20111014/1403.htm●2011.12.19 北韓在國喪,華視晚間新聞居然模仿李春姬!?http://www.youtube.com/watch?v=kRuP2XauI0k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