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賴清德 台鐵

新潮流力挺 吳乃仁洪奇昌

美麗島電子報/政治新聞中心 2013.03.14 00:00
民進黨新系大老吳乃仁、洪奇昌因違法低售台糖土地,遭判刑定讞。14日民進黨新潮流同志賴清德、段宜康、梁文傑以及洪智坤紛紛在臉書發表聲明,特別節錄如下。

台南市長賴清德:

法官們,這一次你們冤枉了吳乃仁和洪奇昌了!

清德與邱義仁、吳乃仁、洪奇昌認識近二十年,對他們一生的言行敬佩有加,絕對相信他們是清白的!

在過去戒嚴統治的時代,他們都是為了更好的國家社會,投身民主改革,懷抱著理想、無私無我的人,從民進黨創黨一路走來,吳乃仁就像古代的孟嘗君一樣,只要民主運動有需要、民進黨有需要,他總是慷慨解囊、出錢出力,視錢財為身外之物,胸襟令人感佩!洪奇昌具有俠客精神,從馬偕醫院主任醫師的身分棄醫從政,參選國代時就在台北縣以全國最高票當選;後來盧修一接棒,他就到從未有民進黨立委的台南市開疆闢土;施明德出獄後,洪奇昌又到台中代表民進黨參選;在蔡明憲從美國回來後,他再到台北市順利當選;接著又栽培已在市議會歷練成熟的段宜康;若是要當官、追求位置,洪奇昌比誰都有機會當選縣市首長或更上一層樓,但他的心中卻只有大我,提攜後輩更是不遺於力。

我永遠記得年輕時,聽邱義仁的演講,他的熱情與理想撼動在場人的心,更記得他說過,他是聽到「台灣獨立」四個字,都要立正站好的。邱義仁在歷經多年的司法紛擾後,已經證明他是無罪的,一如我之前對邱義仁的信任,我也絕對堅信吳乃仁和洪奇昌的人格,相信他們是清白的。

吳乃仁說,這個案件所有程序都是依法進行,並報經董事會無異議同意通過才開始辦理,且土地公開標售時,他已經離開台糖超過8個月,所有事務都符合公司治理原則,台糖公司也有後控機制,沒有任何圖利個人、他人或損害台糖公司利益,然而法官卻對於許多有利於他的客觀事證棄而不採,讓人深感遺憾,清德相信這一次,吳乃仁和邱義仁是被冤枉的,也希望還能夠有其他的司法救濟途徑。

民進黨立委段宜康:

這個案子荒謬絕倫!

1.台糖董事會在2003.10通過對這筆土地的估價,但董事長吳乃仁12月離職。經過6個月估價也失效;承辦人在2004.6訪查後,認為地價未波動;向新董事長掌理的總公司上簽呈,經批准後用前次估價作為公開招標的底價。此時,吳乃仁離職8個月了!

2.背信罪的要件,必須明確舉出台糖因本案受了多少損失;但從承辦檢察官到一、二審法庭,均從未委託任何鑑價專業單位鑑定,當時該處土地的合理市價!背信依據難道可以全憑檢審片面編造?

3.檢審多次提到違背政府「只租不售」的規定;但規定在哪?本案發生於2003到2004年;「經濟部所屬國營事業提供土地出租及設定地上權辦法」早在2001年廢止。台糖也早就在每年歲入預算編列出售土定所得!檢審可以公然說謊,入人於最嗎?

4.最可笑是把台糖售地,依法繳納的土地增值稅亦列為因本案而發生之損失!難道檢審竟認為台糖原來賣地可以不用繳稅嗎?

構陷入罪之粗糙野蠻,莫此為甚!

台北市議員梁文傑:

看完判決書, 我斷定這個法官是為了羅織罪名而胡說八道.

第一, 判決書說, 台糖的土地向來是"只租不售", 所以吳乃仁當時把土地標售出去是犯法的. 好笑的是, 從民國89年開始, 台糖就年年在賣土地. 台糖內部甚至訂有"土地買賣交換作業要點", 就是為了要賣土地的. 而且, 台糖每年送交到立法院的預算書裏面, 都有載明當年出售土地的歲入. 這一點, 就算法官不知道, 隨便找個立委來問問也會知道.

第二, 判決書說, 吳乃仁以低於"市價"的價格把土地"公開標售"出去, 所以造成台糖的損失. 但問題是, 既然是"公開標售" ,當然是出價最高者得標, 而出價最高的就是"市價", 這就像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 我不知道這位法官是從哪裏知道另外有一個"市價" ? 最可笑的是, 現在台糖公司向吳乃仁提出民事訴訟, 要他賠償台糖的損失, 但就連台糖自己都說不出來到底損失了多少. 因為所有的一切, 都是因為一審的法官主觀認定有一個高於公開標售價格的"市價".

我想這位法官如果自己要賣房子, 他很可能永遠都賣不出去. 因為他心中有一個不知從何而來的"市價", 而不管別人怎麼出價, 只有達到他心中的價格才叫"市價".

政治追殺也要講得出一些道理, 要能寫在判決書裏讓人公評. 這是我看過最拙劣的追殺方法.

民進黨中執委洪智坤:

悲憤莫名

黎明即起,本該寫作思考,然而看到吳乃仁、洪奇昌被判刑定讞即將入獄的新聞,內心翻騰不已、悲憤莫名。

要說吳乃仁、洪奇昌兩人會為己牟利,我絕對不相信。這也驗證了2006年當時邱義仁的判斷,若民進黨未能起身為扁辯護,將陸續遭致牢獄之災。馬政府在核四問題喧擾之際,慣性拋出司法血滴子,一「黑」遮百醜,其行可鄙。

吳乃仁出身家境寬裕,吳家在台中市火車站到繼光街有好幾筆房產。吳乃仁幼時玩伴、新潮流老成員王延鴻多年前跟我提過,吳小時候喜歡吃冰棒,小朋友常圍聚其旁投以羨慕的眼神,「少年乃公」慷慨有情,乾脆買來一箱冰棒請大家吃,皆大歡喜。

1997年宜蘭縣長選舉,選前一個月劉守成戰況吃緊,新潮流調我到宜蘭協助處理文宣。當時一天有兩三波文宣新聞攻防,壓力頗大。有一天中午,當地樁腳熱情找我吃飯,席間喝了兩杯,酒量極差的我渾身酒氣紅著臉回到總部。吳乃仁看到我,當場就是一頓訓斥:外派駐地豈可白天喝酒?二十幾歲的我羞愧萬分。當晚,乃公見我拿著總部待客的長壽煙在抽,不是我習慣抽煙的品牌,問了一句:沒有生活費了?我點點頭,他從皮夾子裡抽出所有大鈔,看也沒看就遞給我。至今我仍然清楚記得,是兩萬六千元。

九十年代是美好的時光,各地征戰攻城掠地豪情四海。洪奇昌從台北縣國代、台南市立委到台中市立委,打下江山就交給戰友。那幾年我在台中市負責新潮流的組織工作,首次建構市議員「五虎將」連線。全勝慶功當晚,「洪醫師」當著所有人面前將我負責南北選戰的經驗講述一遍後說:「邱喇叭以後可以將軍師的棒子交給智坤了」,雖是過譽,卻令我既驚且喜。

是的,我至今仍稱呼洪奇昌為「洪醫師」,就如同見到賴清德市長稱呼「賴醫師」一樣。近年我經常就兩岸外交情勢在報章評析,洪醫師閱後打電話給我鼓勵有加,並且交換意見。他深知我的脾性不願隨波逐流,難免失意困頓,如此適時的鼓勵如同雪中送炭。

派系如同幫派,江湖恩怨、情仇難免。或有人對吳乃仁、洪奇昌有不同評價,但是,深識二人者皆知,他們不可能貪污為己牟利。乃公老矣,多年前心臟就出過問題,仍勉力為民進黨多次操盤征戰。我是感佩他老驥伏櫪,雖偶而對選戰方式有不同意見,然而,人是人、事歸事,情是情、理歸理。

兩老在政壇栽培多人,施惠無數,或位居高位、或得意議場。臨老遭致政治迫害而逢牢獄之災,然而為其辯解者寡。吾悲憤莫名!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