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五星起「義」:國會添新面孔 葛里洛派誓言改革

立報/本報訊 2013.03.06 00:00
策劃、編譯■李威撰義大利國會大選落幕,出現162張新面孔。這些政壇新人,被泛稱為「葛里洛派」(Grillini),字面上是「小葛里洛」的意思。對於這個歐元區第3大經濟體的選舉結果,市場及其他國家領袖感到不安。義大利沒有產生一個勢力足以單獨執政的政黨,國會陷入所謂的懸峙狀態。任何一個政黨,如不跟五星運動結盟,就難以組成政府。五星運動的成員,有些已經是市長及地方議員,具備了從政經驗,相對於葛里洛的猛烈的言詞砲火,這些人似乎顯得相對務實。創造非典型政治代表五星運動、年僅36歲的巴班提(Sebastiano Barbanti),職業是市場分析師,他在窮困的卡拉布里亞(Calabria)選區勝出,他說:「意識形態結束了,理念無關左派右派,而是好或壞。」巴班提表示,在西西里擔任地方官的五星運動黨員,捐棄75%的薪資,以低廉的信用借貸給當地財務有難的小商家,西西里的這個「模式」,值得未來五星運動的議員採納。五星運動為國會注入年輕新血,這明顯迥異於義大利的老人政治生態。大多數的議員,年紀介於20至40歲之間,共同特徵是缺乏從政經驗。不過,五星運動想推翻的就是老油條的政客。葛里洛希望,是由「一般老百姓」組成政黨,而不是像其他政黨,派出職業政客或徵召名人來參選。五星運動的當選者,有老師、學生、工廠工人、家庭主婦、醫生、護士及工程師,有些甚至是失業者。按法律規定,當選議員有權在姓名前面加上敬語「高貴者」(Onorevole);但五星運動的新科議員們,只採用「先生」及「女士」的素樸稱號。這些當選者,當初在角逐候選人資格時,參加網路初選。支持者透過文字或視訊自我介紹來理解這些新人。葛里洛的五星運動,完全以網路為基地。不同於一般政黨,五星運動沒有總部、沒有幹部、沒有內部階層制度。唯一確定的,是葛里洛無可動搖的領導地位。不過他拒絕這個身分,只謙稱自己是「發言人」。葛里洛的追隨者沒有從政經驗,但他們誓言要將政治透明與誠懇的態度,帶入國會權力殿堂。雖然外界頗有不安,而葛里洛也擔憂市場狀況,但他並未將公投表決是否留在歐元區的想法列為優先代辦事項。雖然五星運動標榜直接民主,對歐元區也抱持懷疑態度。但葛里洛的追隨者,卻未必各個反對續留歐元區,也未必支持公民投票的想法。相較之下,他們更急切地想要改革失靈的投票規定、取締政治貪污及浪費、設法提供便宜信貸給財務有難的公司,以及提供最低收入給失業者。另外,保護生態也是五星運動的政見主軸,表示要提供發展綠色能源的誘因、是中心地區的汽車使用要課稅、及在都會地區廣設單車道。現年34歲的若寇(Carla Ruocco)在拉西奧區(Lazio)的國稅辦公室工作,她這次也當選議員,她跟其他幾名當選者表示,雖然政府1個月給議員的標準薪資是8千歐元(約新台幣30.9萬),但未來只會拿2,500歐元(約新台幣9.65萬)。若寇:「我進國會第一件要做的,就是減少義大利民眾給付給政治機構的花費。」現年31歲的電腦技師努提(Riccardo Nuti)在西西里勝選,他說要改革選舉制度,因為現行制度常導致懸峙國會(hung parliament)的出現。立法遏止貪污,則是他另一個首要代辦事項。權力是否帶來腐化?然而,儘管他們充滿熱忱,但對這些政治新手來說,仍有嚴苛的挑戰要面對。他們的對手除了來自政治光譜的左右兩端,媒體也會嚴格檢視他們在進入體制後的表現。葛里洛派的成員進入國會後,要挑出自己的黨鞭、發言人、各委員會成員,屆時能否不淪為跟自己所鄙視的其他一般政黨一樣,出現的權力分贓或競逐?成員們能否抵擋權力誘惑?最終是他們改變制度?還是被制度改變?這些都是未來被檢視的重點。五星運動常被拿來跟爭取中央權力下放的北方聯盟(Northern League)做比較,後者1990年代初期迅速在政壇上竄起,他們同樣高舉掃除浪費及反貪腐的大纛,但最後卻因為一連串貪污醜聞案而信譽掃地。▲義大利民眾在羅馬參加五星運動的政治集會活動,圖攝於2月22日。(圖文/路透)頂著一頭蓬鬆亂髮的葛里洛,此次並未親自下海競選,因此未來不會在國會看見他的身影。但如此一來,葛里洛要凝聚同黨議員的難度就會增加。2個月前,葛里洛表現過自己威權的一面。他開除兩名黨員,因為這兩人抱怨黨內缺乏民主,且嘲弄禁止黨員參加電視脫口秀節目的規定。葛里洛能否約束黨員,在同意與中央偏左的黨派組成聯合政府上就會遇到。葛里洛排除黨與黨的正式聯盟可能,只有按議題來結盟。這個決定,是否會逼得左右兩派結盟?事實上,在該黨用來當作溝通平台的部落格上,葛里洛就遭遇到不少支持者的批評。巴班提表示:「如果我們能找到共通的政策平台,那麼我不了解為何不能給予他們支持。」 (整理自路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