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穿山甲 遺書 丁允恭

遊沙巴/不識仙本那?別說你看過最美的海!

NOWnews/ 2013.03.06 00:00
記者田欣雲/沙巴報導

隨意翻閱一份馬來西亞報紙,你會知道最近發生了某件大事:菲律賓南部的蘇祿軍武裝部隊潛入拿篤(Lahad Datu)、仙本那(Semporna)等沙巴東岸城市,並與馬國軍警交火,雙方各有死傷。

雖然馬國離台灣不遠,菲國距我們更近,但台灣大多數媒體,並未對此事多加報導,直到5日傍晚,外交部將拿篤地區的旅遊警示升為「黃色」燈號(特別注意旅遊安全並檢討應否前往),消息才多些人知道。剛從仙本那旅遊回來的我,此刻的心還有部分留在那兒,原因無他,只為那片絕美的海。

位於馬國沙巴州東岸的小鎮「仙本那」,在當地話語有「完美」的意思,巴夭族是這裡的原住民,但如今的仙本那除了他們,還住著馬來人、印度人、華人和菲律賓人,人口組成就如同馬來西亞本身一樣地民族薈萃。

讓小漁村揚名國際的原因不在陸上,而是外海那些綺麗島嶼,來自世界各地的潛水客們,爭相造訪那些原只有巴夭人、海龜和熱帶魚知道的化外之地,其中最出名的,自是名列全球十大潛水景點、距仙本那鎮南方40分鐘船程的西巴丹島(Sipadan)。這回,也就在西巴丹的鄰近地區,發生了蘇祿軍入侵事件。

蘇祿群島位於菲律賓西南方,與沙巴隔蘇祿海相鄰,15世紀,蘇祿蘇丹王國在此成立,如今面積廣達兩千八百多平方公里的島群即以「蘇祿」為名。回顧歷史,蘇祿王朝曾在1658年協助當時的汶萊國平定叛亂,汶萊蘇丹將沙巴割讓給蘇祿蘇丹國;而受鄭和下西洋影響,蘇祿國王曾在明初踏上中國土地,晉見成祖,歸途卻染病不治,命喪異鄉,今山東德州市有「蘇祿王御園」,即是蘇丹之墓。

16世紀西班牙人入侵,繼之英國殖民勢力進入,導致蘇祿王國滅亡,但蘇祿國的後裔一直在菲南、沙巴東部生活著。二戰後,菲國、沙巴相繼獨立,蘇祿群島屬菲,而沙巴則加入馬來西亞聯邦。今年2月12日,自稱「蘇祿蘇丹皇家軍隊」的一百多名蘇祿軍,在蘇祿蘇丹的胞弟阿比幕丁帶領下,以「索討祖地」的名義入侵拿篤,與馬國軍警駁火,並潛入仙本那,至今餘波未息。

仙本那的美,無須贅言,只消訂一間渡假村的水上屋入住,即可領略。清澈的海水,隨日照角度變幻容顏,時而青、時而綠、時而深藍,晨昏橙黃,入夜月光灑落,一片銀白。

別問在這兒浮潛能不能看到魚,因為想找一個沒魚的角落都難;如果有潛水執照,就去馬布島吧,潛伴說,那裡的海龜多到用上雙手雙腳也數不完,而我在另處潛點時,也曾被牠們水中優美的前進姿態「電」到,與其說是「游」,倒不如說像在「飛」。

周遭區域發生事故的消息,最早是從幾位華人遊客口中得知,但除了快艇送來一班迷彩保安進駐渡假村外,海島生活著實沒多大緊張感受:去離島潛水的繼續潛水,浮潛的繼續浮潛;不搭船的,都往水上屋外縱身一跳,又是一小時的海上嬉鬧。吃完下午茶,靠著躺椅,讓海風把思緒吹散,飄向周公,等滿天星斗升起,又賺一天放空。

晚餐,朋友們忍不住好奇,問當地華人潛導蘇祿軍始末,菲國、馬國、蘇祿蘇丹、武裝部隊,外加東南亞殖民史,說得清楚,聽得模糊,「就像蔣氏政權到台灣吧!」潛導這一比喻,彷彿點醒了什麼?在某些國家的認知裡,在某些國際的場合裡,在某些外國人眼裡,台灣的角色定位,竟也有著一樣的遭遇:說得清楚,聽得模糊,這也是我們旅行途中,想讓更多人認識台灣的心願。

只是,當一味向世界發聲,希望被理解、被認同、被尊重、被看見,卻不能理解、尊重、看見周邊國家正在發生的事件,那漠不關心國際的我們被漠不關心,不是再正常不過了嗎?

衷心祈求,戰事早息,在沙巴的朋友一切安好。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