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名家論壇》唐湘龍:逢核必反 會害慘台灣

NOWnews/ 2013.03.01 00:00
文/唐湘龍

我對「核四」議題很小心。這關乎基本的安全意識,沒有必要承受的風險當然不必「以身試『核』」。何況,「核四」不管是設計、興建或是測試過程的專業與政治,都有很多特殊性,在運轉之前,必須做最嚴格的檢視。

「沒有核安,沒有核四」。這是我認為最理智對待核四、核能的態度。重點是:核能安不安?要如何取信於民眾?如果沒有核四,甚至沒有核電,對民眾又會有什麼影響?這都必須誠實以對。

我當然不懂核能,但我是個「科技樂觀主義者」。對核能的看法,一如對不同領域的科技事物(比如基因科技)一樣,雖然存在道德風險,但在國家發展的角度上,不能因為有道德風險,而劃地自限,躊躇不前,把「反對」當立場,把核能想像成無比可怕,一無是處,把反核當時髦,反就對了。

我絕對支持用公民投票決定「核四」的未來,這是公民的集體責任意識。在這之前,我絕對鼓勵「理性反核」與「理性擁核」(或至少是「理性不反核」)之間的充分溝通。因為政黨立場、意識型態框架所導致的不理性言行,雖然不可避免,但這也是公民責任的一部份。公民要有辨識理智與不理智的基本能力。讓核能議題「跟著感覺走」,絕對是跟核災一樣的政治災難。

用最民粹的政治語言做為我陳述立場的標題好了。如果你是真正的「愛台灣」,以台灣這樣的半孤立海島、能源極端匱乏的天然環境,請你思考,台灣應該積極面對核能科技,投入研發,並尋求更廣泛的核能技術自主能力,還是談核色變、逢核必反,讓台灣在核能技術上徹底歸零?。

我唸政治學。碩士論文的題目是「經濟制裁的外交決策分析」。雖然這應該是國內第一本經濟制裁為主題的論文,但碩士水平,不可能是什麼可以藏諸名山的經典作品。重點是,20多年前,我在寫這個題目時,搜集、整理二戰之後國際社會上的一百多個經濟制裁案例,跟台灣有關的,只有一個:1976年,美國指控台灣意圖發展核武,對台灣進行核燃料在內的敏感物資禁運。台灣屈服,在美方的監督下,拆除軍方所屬中山科學院在桃園龍潭秘密興建中的核設施。

台灣確實企圖發展核武。當時仍然是戒嚴時期,訊息完全封閉。一直到張憲義叛逃事件之後,這些內情才漸漸曝光。雖然強權國家對「核擴散」紀律森嚴,但當時的台灣,顯然很有自己的想法和企圖。最重要的,不只是中科院,包括民間,像是清華大學、台大,都培養了不少相當優異、整齊的核工專才。但在「逢核必反」30年之後,「核能」、「核電」成了政治上的壞字眼、髒字眼,政黨、政客避之唯恐不及,連「非核家園」都朗朗上口,台灣的核能,不要說產業,連技術、人才都漸漸流失,學核能、懂核能、參與核能,從熱門變成邪門,連清大核工系都在反核浪潮下改名「工程與系統科學系」,台灣的核能科技近乎滅頂,自我閹割,新人才斷層,老人才流失。這其實是極可惜、極浪費的事。

當下的台電,成了過街老鼠。但到目前為止,台電在國際電力系統的實績和評價是優異的。不必因為反核情緒而漠視這些客觀的評價。但如果「非核家園」是不分藍綠的終極目標,意味著連台電幾十年來運作核電廠所培養的優異技術人力都將成為廢物。這真是太不智了。

我不支持發展核武。寡人無罪,懷璧其罪,小國,非常容易「因『核』賈禍」。但未來,小至醫療,大到太空探測,人類在各個領域裡,對核能的依賴和運用,只會更多,不會更少。核能只會更安全,不會更危險。這些,我們都不假思索就放棄了嗎?從國家發展的角度,這是對的嗎?台灣小而民主,基於自己長遠的未來,掌握前端的技術,尤其是和能源有關的技術,是絕對必要的。。

我知道許多的反核人士(裡頭有不少熟識的朋友),都是真心為後代謀,怕核能電廠會害了後代子孫。但是,我覺得台灣不只不該廢核,更應該積極、正面發展核能,從新啟動對核能技術、人才與產業的思考。我也是怕會害了後代子孫。

但這些基本思考上的差異,都不必妨礙我們共同對台電、對核四的嚴格監督。這個監督裡,一定要包含對政黨惡性政治操作的穿透能力。今天「核四」如此難解,很大的一部份的原因,就是因為這種黨同伐異的惡性操作。

如果當下有任何政黨、政客或是「經過包裝的反核團體」告訴你:沒有核能,電價一定不會漲;替代能源一定可以取代核能;簡單說,這是鬼扯。以台灣能源環境的特殊性,這都是不可能的事。

從人類福祉的角度,對科技的樂觀與悲觀都是好的。我常常這樣比喻:樂觀的人想飛,因此人類有了飛機;悲觀的人怕飛機危險,所以發明了降落傘。樂觀與悲觀不必敵對,唯一要面對的「天敵」,是用不真實數字和不負責任許諾來處理科技的風險。包括道德風險。

三月了。每年三月,台灣瘋媽祖、瘋賞花,今年還瘋棒球。好棒的三月天。但日本311大地震所引發的福島核災也將屆滿兩周年。你還記得核災時那最後留守的福島300壯士嗎?當時媒體報導,他們70%很可能在兩周內死亡,其餘生還者也預後不良,將有非常嚴重的後遺症,真是太可怕了。但後來呢?

就我個人的查証,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個死亡報告。一個都沒有。甚至,連重大傷病病例都還沒有。不過,毫無疑問的,未來,這些人的亡故,不管是什麼時候,什麼原因,一定都會被連結到核災上頭。

我只是遺憾,拿福島做為這一波反核能量的人士,並沒有任何政黨、媒體或是團體去報導這樣的事實。只是放任兩年前恐慌時的殘留印象在恐嚇民眾。

我一個人。我不會都對。我很可能犯錯。請証明我錯。我不會硬拗不認。在核能這件事上,套句龍應台的話:「請用文明說服我。」

(本文作者唐湘龍,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家,NOWnews《今日新聞》名家論壇作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