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網紅 靈堂 坐骨神經痛

庫巴之火:原鄉師資大量減少的警訊

立報/本報訊 2013.02.21 00:00
■pasuya poiconü(浦忠成)近來迭有族人反映:原住民族地區國小的原住民族籍教師日益減少,如果不趕緊提出補救措施,預估不久之後原鄉族籍教師將降到空前的低點,對於民族語言文化的教學勢必造成嚴重衝擊。這是師資培育政策改弦更張以及少子化之後出現的趨勢。早期教育部在省立屏東師專設立「山地師資班」,每年自全省山地、平地「山胞」初中或國中遴選一名畢業生集中一處學習,畢業後規定其返鄉服務至少5年。之後因「山地師資班」標籤明顯,「山胞」學生也曾經與平地籍學生發生衝突,因此後來就有「山地及離島師資保送」計畫,每年由離島及原住民族地區以鄉鎮市為單位,薦送一名初(國)中生到各地師範專科學校;畢業後也必須回到家鄉服務。師專改制成為師範學院之後,仍然延續這樣的制度。不管是集中或是分散式的師資教育,這些當時在同儕中相對而言是品學兼優的原住民師範生,畢業之後返鄉教學,曾經成為原鄉一般教育的重要支柱。早期的原住民族部落學校或在山區、海濱,甚或離島,交通不便,生活條件差,因此大多數教師都視為畏途,即使勉強赴任,不久就會假借進修、婚姻、家計等因素想方設法調離,所以原鄉地區學校最明顯的現象就是教師流動率很高。而這些原住民保送生畢業之後,受到一定服務年限不得轉調的限制,於是認命的在自己的家鄉從事作育英才的工作,即使服務年限已到,絕大部分仍然留在原鄉。本世紀初原住民教師尚有2千餘人,但是隨著師資老化,數量恐已不到千人。由於身分,儘管這一群教師過去在以同化為政為主軸的環境中無法正式習得民族語言文化,卻因幼時封閉的部落依然保有相當活絡的族語、觀念、價值與儀式,大部分皆尚能透過再學習而掌握自身文化語言的內涵;等到多元文化教育的理念逐漸被重視,民族語言文化教學的重擔也理所當然的落在這一群族籍教師的肩上。參與編製語言文化教材並實際投入教學,是這一群教師在學校擔負一般學科教學之後額外的責任;畢竟非原住民身分之教師要賦予其族群語言文化教學的責任,於情於理,俱非合宜。這幾年來原住民族語認證機制逐漸成熟,不少部落或社區非教師身分者也參與族語教學工作,彼等固然也促進語言文化傳承,而在這種「鄉土語言」教育制度尚無法與一般教育分庭抗禮之際,學校教師在這方面的職責仍然無法推卸。10多年前的教改主張普設高中、大學,而師資培育政策的改革,導致師範校院逐漸轉型,不再獨力承擔師資培育工作,而由各大學普遍設立師資培育中心,讓大學生也能有機會擔任中小學教職,卻沒有想到,好景不常,當年努力選修師培學分的學子,最後多數皆無法如願進入學校,而今「流浪教師」有數萬之譜。在這種情況下,恢復過去原住民及離島師資保送制度,教育主管部門可能覺得師資已經過剩而大可不必,而且獨厚特殊族群恐增爭議;惟在政經及教育文化資源俱屬弱勢的原住民族,其教育權利之維護及民族語言文化之傳承,本就有先天的難度,因此國家應特殊考量與設計。當部落的學校找不到原住民教師,全是由並不熟悉族群語言文化、且多半未曾修習多元文化的教師取代,則吾人期望由學校擔負部分語言文化傳承的功能必將落空,而在一般教育中可扮演中介、引導角色的原住民師資不見了,對於原住民學生生活與學習的適應又將是一大問題。如果主管部門不能正視,則這麼多年來立法、編列預算推動的原住民族教育以及語言文化的傳承,勢將全功盡棄。(成大台文所教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