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AI 假鈔 爆走倉鼠

乘著黑白鍵 黃裕翔逆光飛行

中央社/ 2013.02.09 00:00
青年圓夢系列報導(中央社記者徐卉台北9日電)視障音樂家黃裕翔2歲時初次按下琴鍵,而他的一雙手,也就此註定要為他奏出一段不同凡響的音樂人生。

今年26歲的黃裕翔,一出生就因視網膜病變,失去看見世界的機會,但是鋼琴很快就闖入他的生命中,音樂成為他與世界溝通的媒介,透過音樂,他也能感受到豐富、美麗的色彩。

黃裕翔說,大概2歲多時聽到表姐在彈琴,他隨後就彈出類似的旋律,一旁的媽媽感到很驚訝,也發現他有著音樂方面的天分。

不過,黃裕翔的音樂路,一開始並不順遂。看不見的關係,讓他在找老師的過程中遇到許多挫折,大多數老師不敢教或不知道怎麼教,因此婉拒收黃裕翔這個學生,直到遇見他的啟蒙老師韓芝芬。

當時也毫無教導盲人經驗的韓芝芬,嘗試著讓黃裕翔的小手搭在自己的大手上,兩人「手傳手」的記住琴鍵位置和旋律,漸漸培養出默契後,再改成老師彈一段、黃裕翔彈一段的方式,慢慢讓黃裕翔將樂譜背起來。

黃裕翔表示,韓老師從他3歲多教到6歲,是韓老師帶他走上音樂這條路。

黃裕翔對音樂充滿熱情,一雙手與鋼琴再也分不開,更在高中時立定志向,要進入大學音樂系主修鋼琴,但他的夢想卻被「國內音樂系不接受盲生主修鋼琴」這條不成文的規定給擋了下來。

所幸,黃裕翔高三時,銓敘部長恰巧前往他就讀的台中啟明學校訪視,校長特別安排黃裕翔上台彈奏鋼琴,並為他請命,爭取讓黃裕翔主修鋼琴的機會,受到黃裕翔琴聲感動的銓敘部長也開了先例,讓黃裕翔成為台灣首位音樂系主修鋼琴的視障生。

黃裕翔順利考上他夢寐以求的台灣藝術大學後,卻因新環境的適應問題與人際相處,使他碰上人生最大的難題。

黃裕翔的媽媽許月桂想起當時遇到的狀況說,班上同學還為了要帶黃裕翔到各教室上課的事情開班會討論,但卻把她和黃裕翔請出去,當班會一結束,就有同學對她說「黃裕翔有導盲杖,為什麼還要別人帶路」,讓她感到很心疼。

回憶起剛上大學那段時間,黃裕翔也說,因為同學都是第一次接觸盲人,彼此需要磨合的時間,「當時我一度難過到出現放棄的念頭,甚至打算休學」。

許月桂說,黃裕翔時常和她淚眼相望,她就會告訴黃裕翔,「好不容易考上,回去能做什麼,回去只能發呆,你希望以後人生都只能發呆嗎?」

陷入低潮的黃裕翔能漸漸走出黑暗,除了家人支持,電影「逆光飛翔」導演張榮吉的陪伴、開導也是黃裕翔的人生轉折。

黃裕翔與張榮吉的相識充滿緣分,2005年黃裕翔高中畢業,獲得第3屆總統教育獎,張榮吉負責頒獎典禮側拍,讓兩人開始有了交集。

之後黃裕翔考進台藝大音樂系,張榮吉正好在台藝大念研究所,因此張榮吉就成了黃裕翔傾訴心聲的對象。黃裕翔說,他直到前陣子聽張榮吉講,才知道他剛上大學那段時間,幾乎照三餐打電話找張榮吉出來吃飯。

黃裕翔表示,張榮吉曾鼓勵他說,「你努力考上你自己想要的音樂系,就要堅持下去」,還談到「與人相處是一輩子的,現在逃避,未來還是要面對」。

黃裕翔說,他當時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接著就一路慢慢適應過來,原本來台北陪在他身邊的媽媽也決定退出,他開始放開心胸主動找朋友,最後真的和大家打成一片。

大學快畢業時,媽媽也看到黃裕翔的改變,甚至開玩笑對他說,「上至校長、下至工友都認識你了」。

而黃裕翔的追夢人生能讓更多人看見,則要感謝改編自他真實故事的電影「逆光飛翔」,這部電影不僅獲得觀眾的好口碑,甚至代表台灣角逐奧斯卡外語片資格,黃裕翔更一舉獲得第49屆金馬獎「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獎項。

黃裕翔當時走上台領獎時,講了一句「如果不試,怎麼知道可以做到多少」,這段話不僅是「逆光飛翔」的電影台詞,更真實反映出黃裕翔的人生境遇。

他表示,之所以會說「夢想」,代表「夢想」一定是自己最喜歡、最想要的東西,所以凡事一定要先試試看,抱著努力、堅持的態度去慢慢實踐。

黃裕翔說,他曾在書上讀到拿破崙說「我的字典裡面沒有不可能的事」,他相信任何事只要堅持一定有實現的那一天。

對於未來,黃裕翔更毫不猶豫地說,「要繼續朝音樂路上走」,而他目前也在「爸爸辦桌」、「黑墨鏡」等樂團擔任鍵盤手,持續在這條音樂路上發光發熱。1020209

(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102年2月9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