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NASA 浣熊 吳宗憲

關於 王家衛的三個偏見

蕃騰人物/陳志龍 2013.01.17 14:12

偏見一 電影籌拍時間超長

王家衛給人最深的偏見就是電影籌拍時間超長。

但其實有些國際大導演的兩部作品間相隔多年也不乏其人,如《永生樹》的美國導演泰倫斯·馬利克(Terrence Terry Malick)就曾時隔20年才推出鉅作《紅色警戒》,其後兩部電影基本上也都相隔6、7年。另外《新橋戀人》的法國導演李歐卡霍去年底的巔峰之作《花都魅影》,距離上部作品也有13年之久。所以不論是《2046》或《一代宗師》,拍攝長達8年10年,也不算空前絕後,不過如果放在華語片的市場與製作規模來說,王家衛也的確堪稱第一。不過大家也別忘了,1994年的《重慶森林》只花了2個月時間就拍攝完成,但卻成了王家衛最經典的作品,可見拍攝時間長短與作品品質無直接相關,只能說是導演(作者)個人喜好罷了。

不過對於這次《一代宗師》耗時八年,王家衛有自己的說法,他先用這次電影的主題「功夫」作喻:「很多時候功夫練不好的都是因為捨不得。」

「我的確捨不得。像這戲的最後一天我拍了90小時,連續不斷的90小時,因為我不捨得它結束。我相信這個不是常有的機會,有這樣的機會我當然希望可以再來。但無論如何我非常感恩這次有機會作這件事。」

其實嚴格說起來拍攝時間長很多時候是花費時間在前製的資料收集與影片方向的摸索上。從早前釋出的花絮短片可見,王家衛與演員劇組,用三年時間探訪武林,大江南北巡訪各門各派武林人士一百餘位,過程中將原本只限於葉問一角的人物傳記擴大成為一整個民國武林的描寫。

談起拍攝《一代宗師》的原因,據悉王家衛透露他最早想拍的其實是李小龍,然後因為一段關於葉問的視頻(電視節目),才決定拍葉問。

是「1998年,從葉問一個宗師的背影開始。」。王家衛回憶說那時候互聯網(網際網路)還沒那麼發達,他在1998年看到電視節目上葉問的兒子為葉問拍攝的記錄短片,那是葉問過世前三天的時候。

「我看見一個老人家,就是葉問,在他死前三天,突然把打詠春拳的那個木人樁拿出來,他有108種招式,一個人就在客廳打,一身睡衣。」當時王家衛看著病得很厲害的葉問打著打著突然停了下來,他想要不是累了就是忘記招式了,但因為當時拍的是背影所以也無從得知。而停頓一陣後,葉問又緊接著打下去。王家衛心裡疑惑著:「他為什麼要作這件事?」

後來在他三年的尋訪武術家的過程中他發現:「這不是他(葉問)一個人的行為,在這武林裡面我們看見很多武術家都有這心態,所謂『有一口氣傳一盞燈,有燈就有人。』,他們希望在離開之前 把祖宗留下來的東西傳承下去。」「所以說《一代宗師》,我會說是一個『傳燈』的故事。」

偏見二 無劇本拍攝,以及愛刪演員戲

另外對王家衛的偏見還有無劇本拍攝,以及熱愛刪演員的戲,不管你多大牌。

對演員來說,電影拍攝經年,只要最後演出效果好,就算累死也是「死得其所」,但如果辛苦半天最後竟然戲份全被剪光(春光乍洩的關淑怡),或只剩寥寥幾個鏡頭(東邪西毒的王祖賢與2046的張曼玉),那就有點含冤莫白。這次《一代宗師》的張震就活生生被剪成只剩三場戲,被揶揄從「配角」變成「客串」。不過身為王家衛的固定班底,張震依然全程配合宣傳,與傳聞同樣因為戲份被刪以致拒絕宣傳的韓星宋慧喬大不相同。對於拍攝過程與結果產生的落差,尤其是演員的戲份比例上,王家衛也舉這次電影為例。

「這個電影其實是講一個時代,現在兩個小時十分鐘的版本其實就是從葉問的童年開始講,到最後他去世為止,這是一個編年表的講法。當然這電影還有很多其他講法,但我認為現在兩小時十分鐘這個版本是非常合理用這結構去講。」

這回答也某程度解釋了王家衛拍片的手法,大約是先拍出一堆非常足夠的「素材」,最後再用這些素材串接拼組出「最後」他想呈現的版本。所以他的電影充滿許多人物的獨白,這些獨白就是日後他巧妙重組黏接段落與段落間的「膠水」。

他也提到梁朝偉跟張震有一場精彩的對打戲,但最後仍礙於影片長度而必須作出取捨,他也認為非常可惜。問他原本初剪版本是四小時的長度,未來有沒有機會讓影迷看到?他沒有太思考就回答了:「這個目前我還在想,目前沒有答案。」那副招牌墨鏡的確有效地遮掩了這位明星級導演的心思。

偏見三 「不好懂」,但對白又超經典

王家衛的偏見之三是「不好懂」,但對白卻又超級經典。

當年王家衛的「不好懂」,從1994年《東邪西毒》在香港上映時可作例子,當時評論兩極,讓香港影評人召開一次破天荒的討論會,正反雙方各抒己見也互有激辯,最後數小時下來的討論結果在報紙上連登三日,一個網羅了當時華語影壇所有大牌明星拍攝的一部應該理所當然的武俠片,最後卻成了導演個人風格與美學的極端展示,王家衛的出現對當時的觀眾與業內人士都是一種頗具驚駭的挑戰。時至今日,觀眾逐漸跟上王家衛的步伐,而王家衛自己卻也調整了自己的腳步。

過去王家衛電影著重於主角間的情愛糾結,偏重於人物內心景象的風格化呈現,節奏沉緩情猶可原,也成為導演重要標幟。但這次以武林為本,講一個時代下的各路人士間的關係與鬥爭,即使無可避免感情成分,也都較之前「具體」、「明確」。雖然對期待傳統商業武打片的觀眾,王家衛的《一代宗師》恐怕仍然會因為需要花時間多咀嚼幾口才能吞下而遭非議,但一般熟悉王家衛風格的觀眾還是能在影片中找到熟悉的記號。而這次因為許多武打橋段的關係,劇中演員也在開拍前幾年「拜師學藝」,以達到飾演角色的要求。

「我自己希望跟其他武俠電影不一樣。所以在跟八爺(袁和平)武術指導溝通的時候希望所有的武打都可以有根有據,詠春就應該打詠春,八卦就打八卦,把門派的特點體現出來。」

即使早前的預告裡,梁朝偉一身黑馬褂在雨中對付十幾人的場面被諷是「駭客任務」版,但後來在電影裡看起來,裡頭的武打場面仍較現今強調招式花俏刺激的電影來得「硬橋硬馬」。

「詠春之前有很多人拍過了,詠春拳是非常簡單的拳,非常實際、非常有效。但在這電影裡面,我要體現的一點是,在詠春裡其實還有很多手法……,我希望這電影裡沒有看見一個不在常理裡邊的(功夫)。不能丈外打人,可以打人丈外。這是我對這電影的一個看法。」

當然最後王家衛最經典的台詞在這次電影中仍然處處可見,上映後也立刻被影迷在網路傳遞討論,如:「功夫,就兩個字,一橫一竪,錯的,倒下,對的站着。」、「人活一世,有人成了面子,有人成了裏子,都是時勢使然。」、「在我爹身上,我看的不是招,是意。」對這些2013年發燒金句,王家衛則給了一個震撼(也謙虛)的回應:「那些金句都不是我編的。很多武林老前輩。很多話都是我在跟他們聊天時講出來的。聽起來感覺沒什麼,想一下有很多道理在裡面。很多都是我蒐集到的、記下來的。」

我想從這些電影金句中我們找到方便的人生啟示小語,對王家衛來說,這些話對他也有很深厚的力量:「從這些話裡可以看得出來武林有他們的哲學,這哲學其實也是一個理由讓我拍這部電影,也是讓我再重返民國武林的一個收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