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賴清德 台大 兩岸

衛報週評:歐巴馬新團隊顯示,他已遺忘伊拉克戰爭教訓

立報/本報訊 2013.01.15 00:00
節譯■葉興台在1968年4月,美國駐越南第9步兵師的一個班誤觸絆線,引爆了地雷,美軍運兵車上有兩兄弟,楚克.黑格(Chuck Hagel)和湯姆.黑格,楚克從殘骸中救出失去意識的湯姆,兩人成功撤退。楚克事後對越南雜誌表示:「和湯姆一起被救援直升機送出那個村子的晚上,我告訴自己:『若我離開這裡,若我身在可影響政策的位置,我將竭盡所能避險不必要、無意義的戰爭。』」1996年楚克當選共和黨內布拉斯加州聯邦參議員,2002年10月對美國是否對伊拉克發發動不必要、無意義的戰爭,他投票支持。上週,他被歐巴馬總統提名為國防部長。在1971年4月22日,剛從越南戰場退役不久的凱瑞(John Kerry)在聯邦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上作證,強調美軍在越南所犯下的戰爭罪,並反問:「你怎能要一個人為了一個錯誤而成為最後的犧牲者?我們將摧毀村莊合理化成拯救村民,我們看到美國失去道德感,冷酷地接受美萊村大屠殺的事實,拒絕捨棄美軍拿巧克力棒和嚼口香糖的形象。」在2002年10月,凱瑞有機會預防美軍因為一個錯誤而致死,他卻沒有把握這個機會。作為麻州民主黨聯邦參議員,他投票支持美國對伊拉克開戰。上個月歐巴馬提名他為美國國務卿。美國作家提姆.歐布瑞恩(Tim O'Brien)在著名的越戰小說《負荷》(The Things They Carried)中寫道:「如果你不在乎下流,你不在乎真理;如果你不在乎真理,看你如何投票。送一些傢伙去打戰,他們回國後盡談骯髒事。」幾十年後送這些傢伙去國會,看他們如何投票,很多人失去追求真理的慾望,在講台上盡說些廢話。根據英國衛報的一篇評論,美軍在衝突中所流下的血和所花費的金錢,他們所施加的屠殺和混亂,所製造的敵人,政治階層很少從中學得教訓。儘管歐巴馬發表有關扭轉外交關係的一頁說辭,由他最近提名的重要人事顯示,他可能重蹈一些作家所記錄的醜惡戰爭覆轍,甚至創造出新的篇章。歐巴馬反戰是他贏得民主黨黨內總統初選和兩次總統大選的重要原因,這也反擊他缺乏經驗只有野心的批評,並證明他有判斷力和原則。在凱瑞和黑格投票支持美國對伊拉克開戰前一週,時任伊利諾州聯邦參議員的歐巴馬,在芝加哥一場集會中發言反對,並形容:「這是一場愚蠢、草率的戰爭,沒有理由,僅憑激情,沒有原則,只有政治。」由於當時美國有62%民眾支持開戰,歐巴馬的談話對他角逐大位相當不利。但自歐巴馬擔任總統後,他把那些支持愚蠢、草率、沒有原則戰爭的人,拔擢至重要的外交政策職位。他的副手拜登是投票支持開戰的主要民主黨領袖之一,他留任布希提名的國防部長蓋茲,任命民主黨黨內總統初選時表態支持戰爭的希拉蕊為國務卿,現在他又提名黑格、凱瑞和布瑞南(John Brennan)──中情局局長,後者高度參與布希時代的虐囚計畫,負責無人戰機的攻擊行動。因此,歐巴馬的總統任期並未就布希的後911議程提出新論述,在調性上反而是延續舊論述。在總統大選期間,歐巴馬攻擊羅姆尼「想要做我們正在做的事情,只是講得更大聲」,他說出一個悲哀的事實。歐巴馬不加批判地描述凱瑞和黑格在越南的事蹟,足以出任國家重要職位,證明美國在處理軍事衝突後果的不適當。他們可以將投票支持對伊拉克開戰,歸咎於錯誤的情報、蹩腳的領導和不當的計畫,這些問題都是事實,但在戰前就很明顯了,因此都不是適當的藉口。當他們有機會阻止戰爭時,他們卻沒有那麼做。有關外交干預的問題可能很複雜,但伊拉克問題一點都不複雜。在無論道德、軍事、戰略或政治上,這不是一個很難做的選擇。世界上大多數人無論他們的教育程度、宗教背景或國籍,都認為伊拉克戰爭一開始就錯了。那些掌權者不願、不想為過去10年最嚴重和致命外交政策錯誤負責,要委託他們打下一場戰爭,就是遺忘我們如何陷入上一場戰爭。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