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社論-公務人員退休改革 不能都是一刀切

中時電子報/陳冠瑋 2013.01.15 00:00
  考試院長關中倡議公務員退休應該從現行的「八五制」再延長為「九○制」,他甚至以「再不改,五年內台灣就會變成希臘!」提醒國人並向公務員喊話:為了避免國家財政懸崖,大家必須共體時艱。   事實上,包括公私部門都面臨了退休年金危機,而這也是舉世各國共同的難題,尤其公部門往往是火車頭,如果不帶動改革,其他產業幾乎沒有跟進的可能。然而,以法國當年為了延長公務員退休年齡,引發遊行抗爭為例,中老年抗議退休年齡延長,年輕人則抗議老人不退休他們進入職場機會更少,兩者如何取得適切的平衡,確實是個兩難。   退休制度所涉複雜,但不能不體認,幸福的退休生活必須考量政府的財政負荷,特別是由於醫療改善等,使得各國平均壽命都有所延長,加上少子化的趨勢,相應的退休設計勢必得要調整。英國《經濟學人》即曾分析,幾乎所有發達國家都有養老金負擔過重的困境,以希臘為例,國民最早五十八歲即可退休,國民平均可享受廿二年的退休生活,而義大利每年創造的GDP裡就有百分之一四.一%用在支付退休金。可想而知,為了緩和政府無力支付退休金的窘況,舉世發達國家無不以提高退休年齡為改革目標。   但這些國家除了退休金赤字增加之外,更重要的是國家財政赤字幾已到了無力挽回的地步。以法國為例,兩年前其政府經常性財政赤字就占GDP的百分之二;美國國債亦達十餘兆美元,超過當年的GDP總額,因而各州政府無不全力推動延長退休年齡和工作年限。根據世界銀行統計,提高退休年齡的國家,其政府財政多處虧損狀態。   台灣早在二、三年前即開始改革公務員退休制度,從過去的「七五制」改為現行的「八五制」,此一變革不可謂不大,但若以廿五歲進入公職,工作卅五年,年紀六十歲者即可退休,還是比法國六十二歲退休要早,遑論如加拿大準備把退休年紀提高到六十七歲;而政府稅收大半都在支應龐大的退休金,偏偏晚近數年政府稅收明顯下滑,人事負荷如此沉重,若不調整改變,政府預算能用於建設者所占的比例只會愈來愈少。   當然,延後退休除了紓解眼前的政府財政負擔,不能不考量政府效率問題。延退公務員的體能、反應乃至對工作的積極態度都是要評估的重點;此外,公務員改「九○制」,教員要不要比照?多數家長或許未必喜歡年紀太大的教師繼續教授其子弟,原因很簡單:擔心他們教書經年,人不老怕心也老了;同樣的,除內勤公務員外,軍人、警察、消防人員等耗費體能或風險高的外勤公務員,是否適合延長退休年紀也不無疑問。   換言之,當政府要推出公務員退休改革方案時,除了人口統計、財政負擔的精算外,還得根據不同部門的不同需求和條件,設定更符合效能的制度,一刀切的改革很可能只緩解了國庫退休金支出,卻造成公部門暮氣沉沉,甚至遺留汰優存劣的弊端,那就得不償失了。   各國都在做退休改革,台灣可以國際為借鏡,如澳大利亞將女性退休年紀從六十歲提高到六十五歲,採取的辦法是每兩年提高六個月,到二○一三年調整完畢;加拿大以六年完成退休改革,美國則是將退休時間每年推遲一個月,從六十五歲提高到六十七歲得花廿四年完成。台灣要不要花這麼長的時間調整可以討論,但看看其他國家對退休年金採從長計議的規畫,台灣務必經過完整的精算、分析,並比較各國方案,從而找出最適合的方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