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劉文雄 葉克膜 蔡瑞雪

三少四壯集-害蟲告解室

中時電子報/黃麗群 2013.01.09 00:00
對我們這一群或者不結婚或者不愛異性或者不生小孩、主流社會眼中阻礙人類繁殖大業的全民害蟲而言,這孩子的出現,簡直顯得有一點兒悲壯……

一個很要好的朋友懷孕了。雖然當事人跺著腳說這是個該去吃大便的意外,不過小夫妻年富力強,工作穩定,好像也沒有不生的道理。於是肚子就眼看著一天一天大起來了。對我們這一群或者不結婚或者不愛異性或者不生小孩、主流社會眼中阻礙人類繁殖大業的全民害蟲而言,這孩子的出現,簡直顯得有一點兒悲壯(我們這十年一代人,滿路雜樹生花,最後只長出一顆人蔘果啊),但同時,也為這小男孩感覺有一點兒豪華,畢竟我們大多是已經抵達或正在往中年趕路的一群人了,你想想,日後他將擁有這麼多膝下空虛叔叔伯伯阿姨的關照與注意力,「……馬票之必要/姑母遺產繼承之必要……」我看馬票這下子恐怕是沒必要。

於是我們便像老媽子似的,只要有機會,便時時學月子中心或產檢護士的口吻勸進這位「馬麻」「快吃」「多吃一點嘛」。我們管不了衛道人士的觀感,但可以害蟲的角度騷擾她。她則曉以大義:「才不能吃這麼多。七個月以前都胖不到小孩子身上,他就是每天睡覺和喝尿而已??」「什麼喝尿啊?」「羊水就是尿好嗎。只不過碰到生小孩的事,大家都把話講得很好聽。現在他才1000公克而已,最後兩個月才會一下子把進度統統趕完。」我們感到人類實在奇怪,為什麼要這樣子呢,為什麼不懂得按步就班、停停勻勻地每個月長一點呢?「也不是這麼說,各位想想,我們不都常在截稿前 甚至截稿時間都已經過了,才甘心情願坐下來,打開你的電腦……」我說。大家恍然大悟。這就像一篇預計要寫3300到3500字的稿子,這孩子離截稿期還有兩個月,已經寫了1000字,算是很負責任。

我實在也是非常能拖稿的人,沒到再不交出來會死人的節骨眼,就算急出一頭汗,就是動不了手。有譬喻說「作家/音樂家/或所有所謂藝術家的作品,都是自己的孩子」,我一直覺得這說法非常俗氣,但想想也是有點兒道理……假使寫書就像生小孩……那你一定看過開口閉口都是父母經、想拜託他出去關心一下世界的人,看過滿世界宣傳自己孩兒是不世出英才的人,看過一天到晚在臉書上做他三歲小童嘉言錄起居注的人,看過認為不會生或不想生便缺乏靈魂的人。有人給孩子拜大來頭的乾爹乾媽;有人生不出來,偷抱鄰居的幼兒來養。最可怕的是,知道某孕婦肚子裡似乎懷著一個強健的胎,便等到將近足月把人擄來生剖活剝,警察抓到人時還赫然發現兇手是被害人的閨中密友……呵氣就有活物,從虛空中召喚世界,這擬神的誘惑太強大,無怪乎有那麼多壞掉版的「可憐天下父母心」。

後來某日,另一對在高雄工作、很久沒機會見面的朋友,聽大家討論那孩子,說得高興,丈夫忽然偷偷摸摸地給大家留了言。「本來不想講的,但覺得一直不說也怪怪的,事情就是我和N的兒子,其實剛滿周歲……」眾人簡直是炸了鍋。「這麼長一段時間大家每天嘻嘻哈哈說這說那的,你就沒想到要告訴我們Ν有了,你們生了孩子?」「就有點彆扭……還有,因為我看大家都很討厭小孩的樣子……」

話雖然是沒錯啦……哎!對不起,社會恐怕是對的,我們真是害蟲。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