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燈會 走春 賞櫻

美少女資深以後:異性戀霸權是霸道嗎?

立報/本報訊 2013.01.08 00:00
■崔妮前幾天在報紙上看到「異性戀霸權」一詞,突然想到這陣子跟朋友討論的一些事。朋友說,之前因為真愛聯盟,才有機會在公聽會上聽到很多另外一方的說法,才發現我們習以為常的性別論述,完全不在他們或大多數人生活範圍內,而且這差距簡直無可能拉近。就像是使用「異性戀霸權」一詞時,「霸權」二字造成其他人的焦慮,誤會霸權與霸道是不同詞義,以為要說的是異性戀者很霸道,然後就造成情緒上的不滿不安。另外,網路已經是散播與集結各種社運議題的重要媒介,但最大的限制也可能來自網路,透過社群網站散播,速度最快的是同樣關注社會議題的人際網絡,其他更多人依然接收不到。就拿朋友的FB帳號來說,一個親近社運網絡的帳號就常被各式各樣的社會議題訊息洗版(可能捲下來好幾頁都是);另一個以一般上班族、中產階級朋友為主的帳號卻完全看不到那些訊息,而是以商業訊息為主。也就是說,靠網路當然方便,想看的人搜尋一下就找得到,但如果要讓原本漠不關心的人也有機會接觸,光靠網路一定不夠。還是要兼顧紮實的基本功,也就是面對面與人接觸,透過活動、行動,或是在大眾媒體曝光讓人接收。無論是什麼樣的社會議題,大概首要的是讓人能夠產生同理心,除非是原本就能夠認同,或有強烈正義感或使命感的人,才有辦法直接以論述切入。因此,我不得不覺得,如果要跟一般人講異性戀霸權,是不是先試著講「社會制度(或福利、或政策、或服務)往往只用異性戀者的經驗跟標準去思考,忽略其他非異性戀者的處境跟碰到的狀況」,或是說「異性戀中心」,「異性戀霸權」真的很學術用語,常激起的不一定是異性戀者反思他們的既得利益,而是產生對霸權一詞的情緒抗拒。不過,朋友也跟我說,很多異性戀者沒有經歷過自我認同為「異性戀」的階段,而同志或性少數多會經歷(我想在少數族群身上都是吧,像是新移民、原住民等),因此使用「異性戀霸權」或「異性戀中心」對「多數人」來說是很陌生且距離遙遠的詞彙。若是如此,激發同理心就更重要了,多鼓勵人設身處地為不同的人想,總是改變想法的初步。(社工員)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