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不認錯 不道歉 不改善 千錯萬錯制度錯 學者缺反省能力

中時電子報/李宗祐/特稿 2013.01.07 00:00
彰化地檢署上周針對教學者使用「假發票」請領國科會研究經費,以貪汙罪提起公訴,引起輿論譁然,中央研究院長翁啟惠、教育部長蔣偉寧和國科會主委朱敬一三巨頭並連署發表共同聲明,呼籲檢調「刀下留人」。這種情形只會助長部分學者繼續報假發票,沒出包就暗爽,出包就怪制度的不肖心態。

去年檢調大規模約談多所國立大學教授和研究助理後,台大校長李嗣涔和清大校長陳力俊「敦請」翁啟惠共同發表聲明,指教授用「假發票」報帳是因制度僵硬、缺乏彈性使然,學者不得不便宜行事。昨日教科文三巨頭再對偵辦中的司法案件公開連署發表意見,在我國司法史上,恐怕是空前。

然而,去年陸續傳出「假發票」事件後,學術界大老前仆後繼指責制度使然,卻從未見涉案的學研機構首長為涉案學者的不當、甚至違法行為公開道歉,反而一面倒為「自家人」設想各種推托之詞,向來自覺清高的學者們,反省能力實在太低。

翁啟惠兩度參與連署後,昨日也語重心長說,即使法律不完美、制度不合理,大家也要遵守,並努力推動改革。學術界聽在耳裡,應該汗顏。大學教授、研究所所長連用「假發票」報帳是違法行為都推說不知道,真的是「讀書讀到後背去了」。

其實學者使用「假發票」的心態,跟學生考試作弊的心態差不多,「很多人都這麼做,我也跟著做,應該不會這麼倒楣被抓到吧!」此次大家終於驚覺「假發票」會導致牢獄之災,為時已晚。

面對檢調排山倒海的偵查行動,學界在遊說立法院修法推動除罪化之前,更應發起自清運動,全面拋棄積習報帳潛規則。台灣社會對學者已經夠寬容,學者更應嚴以律己,別再怪東怪西,就是不會怪自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