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飛翔的種子:當這本書成為一本贏書時

立報/本報訊 2013.01.06 00:00
■黃筱晶每個人對於自己所讀過的每一本書,或許都會有與眾不同的解讀,但有些書從古至今可能很難擺脫早就被貼著牢牢的「標籤」,尤其是被污名化的「淫書」。我不喜歡書被冠上「淫」這個字,因為我總是會想到「萬惡淫為首」這句話,其實每一本書,總是會有發人省思的部分,那就是這本書存在的價值。日前和幾位老師一起討論《金瓶梅》這本被貼標籤為「淫書」的小說,既然是「淫書」,那故事中的女性不論是女主角還是女配角,自然都成了「淫婦」了。然而這樣的認定,其實仍不盡完備,許多讀者往往只把閱讀的層次,停留在書中性愛的情節上,卻忽略了《金瓶梅》所隱含的多層次內容,例如:性別的社會流動、性與權力等更深一層的性別關懷。《金瓶梅》中的女性看似一直在為了西門慶而勾心鬥角、爭風吃醋,但女性的自覺與自主並非全無。就像孟玉樓,是個有主見與智慧的女性,探尋著在社會環境不利女性的狀況下,身為女性應該走的路。書中一開始描述她是一個沒有孩子的寡婦,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是「順天理」,守貞節;二是「應人慾」,再結婚。她自有想法的說:「青春年少,守他甚麼!」且自主選擇再婚對象,她沒有選大家認為「好的」對象,那位「斯文詩禮人家,又有莊田地土」的尚舉人,而是選擇原本經商的西門慶。西門慶與孟玉樓相親時,她表現得不卑不亢,沒有流露出低聲下氣,乞求可憐的樣子,當娘舅張四說了許多阻撓她嫁給西門慶的理由時,她都清晰的說明與辯駁,堅決主宰自己的命運,與所愛的人結婚。雖然孟玉樓再婚後不得寵,但她並不悲觀,處之泰然,繼續等待時機。當西門慶去世,妻妾們死的死,賣的賣,逃的逃,在一片零落之下,孟玉樓很清楚自己的價值,對自己的前途深思考量,自己再擇丈夫,改變命運,顯示出女性的獨立意識。在《金瓶梅》的眾多女性中,似乎沒有哪一個人像孟玉樓那樣自覺且慎重地對待自己的婚姻和命運。我想孟玉樓尊重的是自我的價值,在合禮合法的範圍裡自擇婚配,光明磊落地追求美好的生活。陳經濟來勾引她,甚至拿她遺失的玉簪來威脅她,她都不為所動,機智地拒絕了陳經濟的行為。她不會只知道三從四德,恪守婦道;也不會不顧一切的放縱情慾,在慾望與禮法之中,她既滿足了慾望,又無傷於禮法。書的價值在於閱讀者和書產生了連結,閱讀《金瓶梅》可以思考性別與情感教育、性與愛和性與權力等性別概念,讓人生更加美好,那麼這本書就會成為人生中的一本「贏書」。(高雄市安招國小教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