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公主漫步雲端:金主與政府的好年

立報/本報訊 2012.12.31 00:00
■卡蜜兒即將結束的2012年,驟降的寒流,貼切呈現了勞工的處境。身為工人養育的子女,這一年,我更深刻感受到台灣政府對於勞工的漠視,說是任其自生自滅,很是妥切。已經退休之齡的爸爸,在夏天因為工作意外,險些失去自己的左手。渡過截肢的危險期,經過3次手術,展開漫長的復健之路,他的手部功能嚴重受損,心上的痛,更是復原無期。這半年來,與資方協調、求償的過程,讓我同感無助與沮喪,才終於,切身體會到了勞工的處境。雖然,有《勞基法》的保障,但是那些天書似的文言文法條,很難讓勞工們知道自己究竟適用哪一條。景氣如此不好,除非打算和資方翻臉或是像爸爸失去工作能力,或決意退休,或是實在走投無路,工人們哪會走上與資方正面對決的那一條路?尤其,等到真正翻牌的那一日,勞工才發現,所謂的「勞工局」、「勞委會」,不知道究竟站在誰那邊?在來來往往的互動中,我不時會想,如果只有爸媽自己面對這些複雜的法令、程序,應該早早就放棄了爭取應有的賠償、補償。因為連我這個受過高等教育的人,都覺得困難重重,甚至壓力備增。每當我們遇到阻礙或困頓,向朋友求助時,往往都發現那又是一個制度上的缺失或執行上的疏漏。然後驚心地好奇,在我們之前,顯然已有千千萬萬個勞工遭遇過類似的狀況,但是,為什麼「沒人」知道,或是「沒人」更主動坦誠尋思解決之道?可能勞工們大多只能默默地打退堂鼓……這些問題太過複雜,我們實在不解。不過,我倒是知道,也見過,選舉的時候,候選人都不斷和大老闆、金主見面、吃飯,以便募集更多財源,薪資微薄的工人們自然是當不了「金主」的。那我也當然要合理推斷,候選人當選之後,掌管一個「政府」,這「政府」,恐怕也是要與那些金主來得親近些(畢境他們很需要金主的幫助,怎可能當選後可以來「幫助」勞工)。名義上是說政府保護勞工,不要你要自己上門尋求保護。不過,政府的門很遙遠,有時進了門又幻化為無形,令你永遠捉摸不清,最終,依然無助!在一年的尾聲,勞工們頂著寒風在街頭,又跪又被補。大概只有金主,及金主支持的「政府」,才有快樂的好年!(家庭合作事業協會總幹事)

社群留言